天秀王朝全文目录 方秋沈翠竹小说无删减无弹窗阅读

天秀王朝全文目录 方秋沈翠竹小说无删减无弹窗阅读

最近非常有名的小说天秀王朝讲述了方秋沈翠竹的事情,作者红日东方通过对主角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穿越到古代,开局被绝世丑女逼到高粱地,要么还债,要么成亲;这还了得,方秋卖酸梅汤,制作香水,炼制精盐,开办酒坊……努力赚钱,还债当天才知婚约之女另有其人,竟然是临山县第一美女???

《天秀王朝》 第3章 免费试读

常小水因为担心常小山的安危,便立刻往高粱地里冲。

方秋想要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跟着常小水跑进了高粱地里。

当他们靠近声音的来源,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二人,常小水的脸唰的一下就红到了耳根部,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只见透过高粱的缝隙,看到前面有一大片的高粱被压倒在地。

周围衣服凌乱的扔到的到处都是。

最让人在意的是高粱地里的一男一女。

这两个人,方秋还认识。

一个就是借口肚子疼跑到这里的常小山,另外一个竟然是赵瘸子的女儿赵姝彤。

赵姝彤十八岁,比方秋和常小山都要大三岁,几年前嫁到了隔壁的青竹村,丈夫是一个小商人,有点家资,不过因为丈夫经常外出做生意,赵姝彤会经常回娘家小住。

方秋真是没想到,常小山什么时候和赵姝彤给勾搭上了。

常小水正值花季,哪里面过这种场面,早就面红耳赤,呼吸急促起来,捂着脸转身就跑。

方秋还想再看一会,毕竟这种真人秀他也是第一次见。

然而突然胳膊一阵疼痛袭来,定睛一看,竟然是常小水在掐自己,而且大眼睛还凶狠的瞪着他。

方秋叹了一口气,只能跟着常小水一起退出了高粱地。

两个人站在田埂上。

常小水脸上透着红晕,又羞又怒:“呸,狗男女,我哥太过分了,怎么能和姝彤姐在一起呢,她可是有夫之妇啊。”

方秋作为后来人,倒不在意,这种事毕竟是你情我愿。

他只想着多挖一些甘草,赶明儿去县城多换些银钱。

因为常小山的事情,常小水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心情,便一个人气呼呼的下山去了。

方秋转身去了山坡,又挖了一会甘草,粗略估计有个两三斤,这才美滋滋的回家。

还没到家,就看到一个穿着干净整洁长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堵在自家院门口。

在中年人身后,跟着四个仆人,抬着两口大箱子。

“你是谁?”

方秋走过去,打量了一下对方,看对方穿着,不像是普通农夫,便问道。

中年人看了看方秋,笑道:“你是方秋方公子吧,我是九道湾村李府的管家李全,今日前来是给方公子下聘礼的。”

“什么,下聘礼,谁要结婚?”方秋一时没转过弯来。

“自然是公子和我家小姐了。”李全说道。

方秋差点没一头栽倒,什么情况,我什么时候打算娶妻生子了,我怎么不知道?

“李管家,鄙人正直二八年华,青春正茂,没有娶妻生子的打算,您还是令觅良婿吧。”

九道湾李家,方秋自然知道,住着大院深宅,出行不是马车就是大轿,还有良田百亩,妥妥的九道湾首富家庭。

按道理,能成为李家的乘龙快婿,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可是方秋人间清醒,自己一介布衣,身无分文,凭什么这种好事会落在自己头上,这里面肯定有他不知道的事情,说不定就是个陷进,自己才不会傻乎乎的往里跳呢。

说不定这李家小姐奇丑无比,嫁不出去了,才想出这招来?

那自己更不能往火坑里跳了!

“方公子,这可由不得你,秀才公去年借了我李家五十两银子,再过一个月就是约定的还钱期限了,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如果逾期不还,就让方公子入赘我李家,卖身抵债,方公子作为读书人应该不会抵赖吧。”

“当然啦,方公子如果能够还的上这借款,这件婚事也可以作废。”

李全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借据契约递给方秋。

秀才公说的自然是方秋的老爹方清之。

方秋吃了一惊,拿过来一个看,果然是自己老爹的笔迹,还有老爹的签名和画押。

五十两银子,按照现在夏王朝的行情,能够买近百石大米,相当于上万斤的粮食,这得够自己吃多少年呢!

坑儿货啊,方秋悲呼!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如今父亲成了失踪人口,这债务自然要落在自己的头上,即便是现在的律法也是这样认可的。

要是方清之在场,方秋恨不得直接一巴掌给呼上去,自己才穿越过来没几天,就天降横债,这老爹怕不是亲生的吧?

“急什么,这不是还有一个月吗,一个月之后,五十两银子双手奉还。”

此时的方秋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场债务,不过还有一个月,那就还有赎身的机会。

李全张了张嘴,惊讶的说道:“方公子,我家小姐美若天仙,你可别执迷不悟啊,再说要是入赘了李家,你从此锦衣玉食,衣食无忧,可以安心考取功名,岂不是两全其美?”

方秋白了李全一眼,他现在愈发的肯定这李小姐是丑八怪了,要不就是身患残疾,否则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自己入赘呢?

再说入赘这么不光彩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李管家,请回吧,我方秋堂堂七尺男儿,不会做入赘这等受人唾弃之事,不就是五十两银子吗,一个月后我亲自登门送还。”

见方秋态度坚决,李全也并不生气,似乎胸有成竹,而且言语中还带一丝嘲讽。

“五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不是小老儿瞧不起方公子,再给你几年恐怕也还不上,你这样拖延时间注定是徒劳的。”

“这就不劳李管家操心了。”

李全摇了摇头,也没有纠缠,带着四个仆人抬着箱子回去了,在他看来,方秋入赘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只是迟早问题,五十两银子对于方秋目前情况来说,那可是一笔巨款,他不相信方秋能搞到。

目送李全离开,方秋的心沉入了谷底,他清楚这笔债务躲是躲避掉,他就算想跑,没有官府出的路引证明,恐怕连临山县的地界都跑不出去就会给逮回来。

不行,就算偷抢也要凑够钱来,让自己娶一个素未谋面的丑八怪,还是入赘的形式,老子宁死不屈。

晚上,方秋搜刮干净了整个米缸,煮了一碗稀粥喝下,巨额的债务让他愁的睡不着觉。

“秋哥儿,睡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来了沈翠竹的声音。

方秋心里一动,这么晚了沈翠竹找自己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