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琛苏晓晴最后结局 程琛苏晓晴完结版免费阅读

程琛苏晓晴最后结局 程琛苏晓晴完结版免费阅读

程琛苏晓晴是作者佚名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刚刚留学回家的程琛,就被家里弄了一个包办婚姻,一大家子坐一起开了一下午会,就是说这个事,他死活都不想娶这个暴发户的女儿,都没见过面,怎么会有感情呢!但是奈何家里态度强硬,拗不过他们的程琛,只好暂时答应这个事。他没想到的正是这个她之后会跟她还有孩子。

《婚约已定甜妻难逃》 第003章 无理的指责 免费试读

顾不得是真是假,程琛丢下工作,一路飙车回了家。

公司离家不远,不消二十分钟,程琛就赶回了家。停好车,他一路小跑,慌乱中出了一身汗,额头汗津津的进了家门。

一步跨出三四个台阶上了楼,父母卧房门前已经乌泱泱围了一群人。

程光门,姐姐姐夫们,家庭医生,全都堵在了门口。程光门正在和林医生商议着什么,看见他过来,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这么多天不回家,是想逼死你妈。"这绝对属于无理的指责,可程琛当下没时间在意。孟慧心脏上的毛病是生了他以后才有的,平日里轻易不发作,可一旦发作,不能得到及时的医治,是有可能会要了她的命的。

"怎么回事?妈不舒服,为什么林医生还站在外面!"程光门感觉怒火一下冲上头,脸色憋的通红,走上前推了程琛踉跄几步,罪魁祸首还在这明知故问。

"你妈不让别人进去,现在里面就只有你大姐陪着。"正说着,门打开,他大姐走了出来,她们在房间里面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她先是瞥了一眼被挤在角落里的程琛,才转头对程光门说"爸,你别着急,先下楼坐着休息一下。""麻烦林医生在门口稍等一会儿,其他人全都陪爸下去。

"程愿成又指着角落里的人,"你,混账东西,妈要见你,现在马上进去。"程愿成是家中长女,是个十分沉稳的人,从小弟妹便很依赖她。

听到孟慧要见他,程琛不敢耽搁,马上进了门。

床上的孟慧脸色苍白,透出病弱,见他进来,用手肘撑着坐了起来,平静的望着他。程琛借力扶起孟慧,满是着急与无奈。

"妈,你怎么能用自己的身体胁迫我呢?"

"你觉得我这是胁迫你?"孟慧声音虚弱的没了往日的气势,扭过头不想再看他。"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就出去吧,我没什么好说的。""先让林医生帮你看看。"时间耽误不起,他不能让母亲陷入危险,"有什么事情我们等你好了再谈。""不用了,你还在乎我的死活吗。就这样吧。"

"妈!我答应了,我答应你,行吗?"孟慧的生命远比他的婚姻更重要,他本来是没有成婚的打算的,可既然现在家里已经为他安排好,他接受便是了。

结婚了,不是还能离婚嘛。

"当真?"自从他知道要和苏晓晴结婚后,这是唯一一次松口,即使是她走了极端换来的。

"我去喊林医生进来。"看着孟慧隐隐兴奋的样子,程琛有些说不出话,起身离开了房间。

全家人一通手忙脚乱,幸好虚惊一场。孟慧吃过药躺下了,程琛面对大家长们站着,听了一顿骂,也没心力反驳。

晚上他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晒月亮,手里的烟一根接着一根,内心抑郁,胸中堵着一口气上不来也下不去,没地方发泄,今晚他被明令禁止出门。

孟慧披着藕荷色披肩缓缓走来,在他身边坐下,程琛把烟掐灭,丢在一边,两人都静静的不说话。

"妈,我一个男的就算了,怎么样也不会吃亏。可是对方呢,就这样嫁给一个相当于陌生人的丈夫,她是怎么想的。

"他还想说,苏晓晴是愁自己嫁不出去了吗,连这样陈腐的包办婚姻也能坦然接受,还是她也被家里人逼着结婚。

"晓晴从小到大,日子过的简单,被保护的太好了,别人娶了她,我不能放心。若是她往后过得不好,妈妈死了,也没脸面对九泉之下的好友。"孟慧眼里含了泪水,"娃娃,只有把她养在身边,我这颗心才能放下。""养在身边不是只有结婚这一个办法。如果嫁给我不是她愿意的呢?

"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都是抗拒的,他母亲这样在意她,如果知道她是被迫的,那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可不结婚,我们有什么名分把晓晴留在这里。你不要担心,我亲自问过晓晴,她愿意嫁给你。

若不是询问过她的意见,怎么会便宜了你。"孟慧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夜里风凉,回去睡吧。"孟慧进去了,程琛独留在原地,想着刚才听到的话。

她愿意,她愿意?她凭什么愿意。对自己的人生那么不负责,还想顺便毁了别人的人生吗?

一夜无眠……

第二天工作的程琛简直变成了一个炸药桶,一点就炸,手下的员工都怕被他无名的火牵连,不敢靠近办公室一步。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他手底下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今天的程琛,谁碰上谁折寿。

安佳敲了门,等里面的人应声,才打开门,"程琛,一起吃饭吧。"他们去的店生意很好,等了一会儿才排到位置。

"你不是最喜欢吃这家的菜,怎么今晚不见你动筷子。"安佳吃好后,用纸巾擦着嘴,问对面的人。

"没胃口。"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妥协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想到就烦。

"对了,家里亲戚给我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年纪有些大,不过听说家里条件不错。"安佳有意观察他的反应,眼睛沉沉的看着他。

闻言,程琛有些用力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亲戚?什么亲戚。追着你要钱的亲戚吗。"读书时,他并不知道安佳家里的情况,回京城工作以后,有一次,几个庄稼人模样的人闯进公司。他们吵吵嚷嚷闹了好一会儿,说要找一个叫安佳的白眼狼。

那一次,安佳很狼狈,也是那次,安佳第一次对别人说自己的家庭。

原以为她只是个要强的人,没想到她厉害到,能一个人半工半读攒够了留学的费用,又养着吸血鬼一般的家人。

从前困难时,无人问津,现在有了一些成就,能自己挣钱了,各种各样的亲戚就找上门来,纷纷述说自己对她的成长做出了多大的贡献。

那天,是程琛报了警,把那群人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