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灼月陆知珩哪里可以看 宋灼月陆知珩免费阅读第13章

宋灼月陆知珩哪里可以看 宋灼月陆知珩免费阅读第13章

宋灼月陆知珩是著名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宋灼月被舅妈赶出家门,走投无路时,景城首富陆老爷子送上天价聘金,要她嫁给自己的小儿子。权衡利弊之后,宋灼月答应了。于是,出差归来的陆知珩发现,家里突然多了个美人。“她是谁?”管家如实汇报:“先生,这是您的新婚妻子。”陆知珩:?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结婚了?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妻子,陆知珩只有三个字:让她滚。后来——“老婆你累不累?要不要我抱着你走?”“老婆你别自己生闷气,打我出气吧。”“什么?儿子惹老婆你生气了?我去揍他!”“老婆……”别问,问就是两个字:真香!

《陆少的天价新婚妻》 第13章 曾经的噩梦(2069字) 免费试读

他们两人各有所思,但在一旁看到这一幕的陆老爷子,心里却很高兴,看来知珩也没有多嫌弃他给他挑的媳妇嘛!

“时间也不早了,今晚你们不如都留在这儿过夜吧,晚饭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弄好了就可以过来吃饭了。”

陆知珩用纱布将宋灼月额头上的伤口贴好,拍拍手站起来,“不必了,我们现在就走。”

语气极其冷淡。

陆老爷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陆知珩却仿佛没有看见,顺手把沙发上的小家伙捞起来抱着,迈开大长腿就朝门口走去。

宋灼月没想到陆知珩这么不给他爸面子,不由愣了愣。等回过神,也跟着站起来,对一脸失落的陆老爷子歉意地道:“那……爸,我也先走了?”

陆老爷子勉强一笑,“赶紧去吧,省得那小子把你一个人扔下就走了。”

宋灼月觉得这种事陆知珩绝对干得出来,忙拔腿追了出去。

偌大的客厅顿时变得冷清起来。

“老爷……”徐管家欲言又止地看着陆老爷子。

陆老爷子回头看向满桌的丰盛晚餐,半晌叹了口气,“吃饭吧。”

……

在陆知珩关上车门之前,宋灼月厚着脸皮钻进了后座。

幸好他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没有说出让她滚下车之类令人难堪的话。

小辰辰坐在安全座椅上,软绵绵地缩成一团,大眼睛耷拉着,小脑袋一磕一磕的,就像小鸡啄米般。

宋灼月好笑,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肚子,笑道:“哎呀,小辰辰是不是很饿了呀?肚子都饿扁了。”

小家伙精神了一些,亮晶晶的大眼睛望着她。

宋灼月抓过他嫩白的小手,按在她的肚子上,“你看,我的肚子也瘪下去了,因为我也饿了……”

说着假装扁扁嘴,一脸的垂头丧气。

小家伙的眼里浮起一丝笑意。

见他好像精神了不少,宋灼月勾唇,握住他的小手,“等我们回家,一起吃好多好多饭,把肚子吃得鼓鼓的,好不好?”

小家伙点头点头。

“那小辰辰先别睡哦,不然等你醒来,我已经把所有好吃的都吃光光了。”

小家伙乖巧地点头。

宋灼月笑笑,轻轻捏了捏他的小鼻子,“我们辰辰真乖!”

陆知珩坐在前面的副驾驶座上,眸光不经意地掠过后视镜。

女人肌肤白皙如雪,眼睛又圆又黑,鼻梁挺俏,两瓣红唇像樱桃般鲜嫩,有种诱人去咬一口的冲动。

不可否认,她长得很漂亮。

但也仅此而已,算不上特别。那她又是凭什么,在短短一天之内让辰辰对她卸下所有心防,任她随意触碰的?

要知道,辰辰自小除了他,抗拒所有人的触碰。

就连一向把他当成宝贝疙瘩的陆老爷子,每次碰他,小家伙都能马上炸毛的。

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本领?或者说,她到底对辰辰使了什么手段?

陆知珩心底疑惑,面上却丝毫不显。

这时,助理谢临的电话刚好到了。

陆知珩把电话接通。

“先生,您上次让我查的那位把小少爷送到派出所的小姐终于查到了,她的名字叫宋灼月,今年二十二岁,刚毕业不到半年,目前在……”

“你说她叫什么名字?”

“宋灼月。”

“我知道了。”

陆知珩将电话挂断。

这下他总算明白小辰辰为什么会对她那么亲近了,原来一周前他们就已经见过了!

只是,他们那一晚的相遇,真的只是意外吗?

陆知珩的目光透过后视镜,落定在宋灼月的脸上,黝黑的瞳眸冷了下来

回到家,张阿姨已经准备好晚餐了。

宋灼月把小家伙抱上餐椅,他虽然才三岁,但已经学会自己吃饭,根本不需要人喂。

“原来小辰辰已经会自己吃饭了呀?真棒!”

宋灼月摸了摸他的脑袋,夸了一句,也就专注吃饭。

这期间,陆知珩始终冷冰着一张帅脸,头顶就要笼着一层厚厚的乌云。

害得她连吃饭都不敢出声。

吃完饭,宋灼月在楼下陪辰辰玩了一会,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拿起睡裙走进浴室。

只是,在洗澡的时候,突然“啪”的一声,灯一下子全灭了。

整个浴室变得黑压压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就像一张巨大的血盆大口,仿佛下一秒就能将她整个吞噬了!

宋灼月心一慌,胡乱抓起自己的睡裙套上,惊慌地往外跑去。

黑暗中,那些被她努力封存的记忆,一股脑全涌了上来。

大雨滂沱的夜晚,汽车鸣笛的声音疯了一般地响着,几欲要刺穿她的耳膜。

闪着强光的轿车,突然从岔路口冲出来,直直朝她撞了过来……

那么多的血,她的,她的孩子的……

疯狂地往下涌流。

好痛,身体好痛,心好痛!

而她的痛苦,没有得到舅妈半分的同情。

“死丫头,不就是死了个野种吗?幸好他死得好!不然我的脸都要让你丢光了!你这样要死要活的,是要给谁看?晦气!”

“死丫头,你以为你还是原来的小公主呢?整天在床上躺着,这些活都多久没人干了?我告诉你,我们家可不养闲人的,还赶快给我滚起来干活去!”

“死丫头,家里的碗不要钱的啊,都让你砸烂多少了?今晚你别吃饭了!给我滚进去反省!”

她失去孩子没几天,就被舅妈关进暗无天日的仓库里,冰冷的冬夜寒气入骨,她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仓库里到处都是老鼠,黑影在她的脚下跑来跑去,她吓得哭出来……

可不管她怎么拍门呼喊,舅妈一家就是无动于衷。

老鼠越来越躁动,毛茸茸的擦着她的脚踝穿过……

“啊!”

……

慌乱中,宋灼月撞上了一个温热的胸膛。

宋灼月几乎是一颤,下意识抱住自己的脑袋,“不要,走开!走开!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不要把我关起来!”

她再也不要关进那个可怕的仓库里了!再也不要!

“你……”陆知珩蹙眉,扯住宋灼月的胳膊将她拉过来。

他原本只是想把她拉近一点,结果她却一头扎在了他怀里,女孩柔软娇嫩的身躯紧贴着他,一种异样的触觉钻入他的体内。

莫名的使人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