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宠上榻将军克制点沈晚宁萧承渊无广告全本免费阅读

强宠上榻将军克制点沈晚宁萧承渊无广告全本免费阅读

《强宠上榻将军克制点》中主要人物有沈晚宁萧承渊,是作者顾清秋最新为大家著作,已上架网络。沈晚宁马上坐在窗前,这儿能看见下边拍卖的高台。的确是品相上好的紫叶兰。很快价钱早已被叫到四百五十两。“五百两!”沈晚宁不假思索拍下了。菱香瞪大了眼睛,着急地拉住沈晚宁,“小姐!我们只有一百两银子啊!”

《强宠上榻将军克制点》 第2章 我打死你这狗杂碎 免费试读

接着黑乎乎的墙边传来沈晚宁的吼声,“我打死你这狗杂碎!”

尽管见惯沈晚宁的嚣张任性,可此刻萧承渊还是身子一顿。

他眼底明显有错愕,还有一丝庆幸。

墙边,穆子恒捂着剧痛的手臂,不敢置信地看着沈晚宁。

“晓晓你怎么了?我是子恒啊!”

“你昨天还说这辈子非我不可,嫁给那个冷面煞神只是不得已!”

“你到底怎么了?你快醒醒!”

……

这话让萧承渊的眸子再次暗沉,如同不见底的深渊。

是啊,他差点忘了,沈晚宁说过,他是她这辈子最恨的人。

秋嬷嬷忍不住了,提醒道:

“将军,沈晚宁这次不知道又搞什么名堂,不能再放纵她乱来了!”

不等萧承渊开口处置,沈晚宁冲上去,对穆子恒补了一脚,动作狠厉至极。

“敢对将军夫人出言不讳,你找死!”

穆子恒本就不会武,毫无反抗能力。

他也发觉不对劲了,顾不得再说什么,立刻喊人来接应他离开。

沈晚宁怒火未消,抓起一把花坛里的鹅软石,冲逃跑的穆子恒砸过去。

“王八蛋!再敢来!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还没缓过气,听到后面的脚步声,沈晚宁立刻回头。

没想到,撞进那双如墨般的眸中。

前世沈晚宁厌恶极了萧承渊,也怕极了他。

看着萧承渊站在她眼前,沈晚宁仿佛一瞬间坠入深渊。

心里的悔恨和内疚缠绕着她,让她喉咙梗着难受。

太好了,他还活着。

她咬牙,仍然忍不住颤抖。

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还带着哭腔。

“萧承渊,对不起,之前是我蠢,是我笨,是我眼瞎……”

“我错了,错得离谱,我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只想做好你的妻子……”

萧承渊眸子微沉,冷声道:

“夫人病了,送夫人回去养病。”

萧承渊这个语气好像根本不信,也是,刚刚他一定看到她私会穆子恒了吧?

沈晚宁焦急解释。

“萧承渊!我是真的来和你认错,我以后和穆子恒再无瓜葛,我保证再也不会见他!”

见萧承渊还是没说话,沈晚宁急声道:“萧承渊,你怎样才会相信我?”

萧承渊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这个女人,有时就像只狡诈的小狐狸。

突然,他抓住沈晚宁的手腕,脸色讳莫如深。

不等沈晚宁反应过来,她已经被萧承渊拖进一旁的空屋。

砰地一声,门被萧承渊反手关上。

昏暗的屋子,只有一点月光照进来。

沈晚宁还没开口,就被萧承渊推倒在冷硬的木榻上。

“既然你说没有骗我,那就证明给我看。”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即直接扯开她的嫁衣。

沈晚宁脸一白,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她脑袋嗡得一声,全身都下意识绷紧了。

她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给萧承渊,可并不是这样。

黑洞洞的屋子,强迫的动作。

她只有恐惧和害怕,这根本不是她恒待的洞房花烛承渊!

在嫁衣快落地的瞬间,沈晚宁下意识反抗,推开了萧承渊!

“不要!”

萧承渊眼底划过讽意,果然,这女人又是在骗他。

他冷冷转身,要向门外走去。

见萧承渊生气要走,沈晚宁心里一空,急忙伸手从后面抱住了他。

“萧承渊,我没有骗你,我只是不想敷衍你。”

“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我愿意慢慢了解你,努力爱上你。”

被抱住,听她软软糯糯的声音,说着这些,萧承渊的身体一顿。

他眉宇间的凉意散了些。

哐当一声,有东西从沈晚宁的衣裙间掉落。

看清是什么后,沈晚宁脸色煞白。

匕首……

她差点忘了,前世嫁过来之前。

她听信沈若兰的话,在身上放了把匕首。

说要为穆子恒守身如玉。

沈晚宁的脸色越来越白。

见萧承渊转身,她立刻抬头。

果然,在萧承渊眼底看到了嘲讽和寒意,冷得刺骨。

“萧承渊,你听我解释!”

“我之前是昏了头,我……”

萧承渊径直走出屋子,吩咐一旁的秋嬷嬷道:

“将夫人送回屋养病,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踏出房门一步!”

秋嬷嬷知道将军向来说一不二,这摆明了就是要保住沈晚宁,让她不被老夫人处置。

秋嬷嬷又是无奈又是生气。

进去后,看到沈晚宁脚边的匕首,这明摆着是要刺杀将军啊!

秋嬷嬷愤然看着沈晚宁,吩咐婆子将她带走。

沈晚宁被一群婆子围住,看着萧承渊的身影快要消失,她心急如焚。

突然,看到脚边的匕首,她不假思索就捡起来。

举着匕首推开婆子,沈晚宁冲萧承渊跑去。

“萧承渊!等等!”

秋嬷嬷吓坏了,喊道:

“她要刺杀将军!快拦住她!”

一群婆子也被沈晚宁不要脸的举动气坏了,急忙追过去。

可谁知道,沈晚宁停在了半路上,举着匕首割向自己的手心!

一瞬间,白兮的手鲜血如注,让众人都愣在原地。

萧承渊回头的时候,看到身形单薄的沈晚宁举着手。

承渊色下,不断流血的手让人触目惊心。

也让他那双如深潭般死寂的眸子一紧。

沈晚宁目光灼灼地看着萧承渊。

“萧承渊,我以血起誓,如果我今晚和你说的话有半句假的,就让我不得好……”

“死”字还没说出口,萧承渊冷厉地打断了沈晚宁,“够了!”

萧承渊还是令人将沈晚宁关起来。

由于主院被烧,沈晚宁暂时被安置在梧桐苑。

看着秋嬷嬷铁青着脸给自己包扎伤口,沈晚宁一言不发。

秋嬷嬷心里带着怨气,动作狠厉,可她见沈晚宁始终没发作,好像真的变了个人一样。

想到原先隔三差五上门找茬的沈晚宁,秋嬷嬷刚要心软,顿时又警惕起来。

是不是沈晚宁又有什么阴谋了?

包扎好,秋嬷嬷拧眉看着沈晚宁。

“沈姑娘,我家将军不是坐享其成的公子哥。”

“他自小受尽磨难,刀光剑影里才挣来将军之位。”

“你若再闹,别怪老奴对你不客气!”

沈晚宁眼眶发红,声音哽咽。

“嬷嬷,以前都是我的错,我真的知道错了。”

秋嬷嬷见沈晚宁这般态度,更觉得不对。

沈晚宁闹了几个月了,刚刚还那么放肆地纵火,哪可能转眼就变了?

她心里叹气,不想再看沈晚宁演戏,转身出了屋门,又按吩咐落锁。

正要走,秋嬷嬷看到院子里立着的冷峻男人,她再次叹了口气。

这一承渊,被锁住的屋子烛火长明。

沈晚宁顾不得手上的伤,她急切地按照记忆写着药方。

她记得,前世大婚之后,萧承渊为处理她的烂摊子,急火攻心下,在战场留下的余毒失控,毒发昏迷。

那时候她被萧承渊提前送去别院关着,她对萧承渊的恨也越积越多。

现在她才明白,萧承渊关着她不是折辱她,是要保护她。

然而她却不断地给萧承渊惹麻烦,在别院闹得天翻地覆。

害他拖着病躯赶去,最后终身留下了病根。

由于手指用力,手心的伤又崩开了。

血浸透纱布,滴落在纸上,混着眼泪……

天色微微发白,守了一承渊的萧承渊进屋,却看到沈晚宁趴在桌上睡着了。

她虽然睡着,眉头还是紧紧拧着。

手下压着的纸已经被血和眼泪糊得看不清字迹。

萧承渊自嘲一笑,他不用看也知道,这又是沈晚宁写给穆子恒的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