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北皇秦熙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冰山美女总裁大结局阅读

陈北皇秦熙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冰山美女总裁大结局阅读

这本已完结小说《我的冰山美女总裁》主要是描写陈北皇秦熙之间一系列的故事,作者龙天南通过对人物情感冲突的描写不断拓展剧情,受到读者一致好评。屠敌百万意外重生,陈北皇多了一位天姿倾城的绝色美妻,上一世他以战神之名威震八方,这一世却背负废婿之殇受人唾弃,不仅如此,陈北皇很快发现妻子竟然还有更加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的冰山美女总裁》 第3章 免费试读

秦家祖宅。

一群人正举杯言欢,热闹非凡。

“杨少,我敬您一杯,今天您能来,我们秦家真是蓬荜生辉。”

“我也敬您一杯,感谢杨少能看得起我们秦家!”

“你们说什么呢,怎么还叫杨少,过了今晚就该叫姐夫了,对不对姐夫?”

杨少坐在饭桌主位享受着秦家人轮流献殷勤。

“杨少,秦熙嫁给你以后,你可以多多提携秦家啊!”

滴酒不沾的秦老太太此刻也举着酒杯,满脸堆笑说道。

“看你这话说的,你都要把秦熙嫁给我了,怎么还喊杨少?”

秦老太太一愣,急忙改口:“瞧我这岁数大了,脑子都不中用了,奶奶敬贤婿一杯,给你赔个不是。”

二人碰杯瞬间,一道绝美身影出现在门口。

“秦熙!”

见来人是秦熙,杨涛立刻放下酒杯,示意秦老太太给秦熙腾位置。

“快来,坐我旁边!”

“宋主任说只有国医泰斗龙克行能治好我妈,我求求你帮帮我,我可以给你付钱!”

秦熙没有过去,站在原地说道。

杨涛脸色立马拉了下来:“钱?你觉得我会缺钱?我想要什么,你难道不清楚?”

杨涛目光盯着秦熙傲人身材上下游走。

秦熙咬咬牙,为了母亲,她只好走过去坐在杨涛身边。

“我让你坐,你就真坐啊?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杨涛玩味看着秦熙,眼里满是戏谑。

你秦熙不是一直都高冷不理人吗?

今天他倒要看看秦熙还怎么高冷!

秦熙脸色涨红,但是为了给母亲治病,她还是忍了。

端起桌上一杯酒,朝杨涛说道:

“以前是我不对,我给你赔不是!”

“这才对嘛!来来来,坐下陪我好好喝,喝高兴了我立马就打电话。”

杨涛端起一杯酒,另外一只手就要去搂秦熙肩膀。

“杨少,我老公就在外面,请你放尊重些。”

秦熙推开杨涛胳膊,为了给自己壮胆,她谎称陈北皇和她一起来的。

“你老公?就是那个瘫痪了三年的废物吗?他来了,我好怕呀!”

“哦,差点忘了,他已经醒了对不对?人在哪呢?喊我前夫哥进来,我敬他一杯!”

杨涛故作惊讶道,表情却是十分不屑。

“别说他今晚没来,就是他真的来了,你以为我会怕他?”

秦熙一听杨涛竟然识破她的谎言,起身就要离开。

“你要走?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个门,请龙老的事你就别想了!”

“你想清楚,整个东江,只有我杨家才有实力请到龙老!”

杨涛坐在那里,食指敲打桌面,一副吃定秦熙的姿态。

就在秦熙走也不是坐也不是,陷入两难之时,一个愤怒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

“秦老鬼,你给我滚出来!”

众人愣住。

回头望去,却见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朝别墅走来。

男人气势如山,怒气冲天。

陈北皇是瘫痪了三年。

但秦老将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明明都已经把秦熙嫁给他了,如今却又逼秦熙嫁给其他人。

陈北皇倒要问问秦老将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在他秦老将眼里,堂堂护国龙尊真的就是个废物!

在场众人被冷冽的气势吓到,有些胆小的甚至忍不住打个哆嗦。

“叶城!”

看到陈北皇走进别墅,秦家众人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陈北皇没有理会惊愕的秦家众人,朝饭桌扫了一眼,厉声喝道。

“秦老鬼呢?立刻滚出来给我跪下,我需要一个解释!”

此话一出。

房间里一片安静。

随即哄笑一团。

“叶城,你是瘫痪了三年瘫傻了吧?让爷爷给你下跪?”

“就是,这个傻子在说什么?他以为他是谁?”

“哎,我真是替爷爷可怜,他捡回来的废物竟然要他下跪,多么讽刺啊!”

“叶城,别以为你现在醒了就可以放肆,你算醒了又能怎样?废物永远都是废物!”

刹那间,冷嘲热讽之声将陈北皇淹没。

秦熙站在那里,俏脸憋得一片通红,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着。

她本以为陈北皇醒了,从此有男人可以依靠了。

但她错了!

陈北皇醒来就满嘴大话,完全的不着边际。

在医院里为了面子也就算了,没想到来到祖宅,他竟然还要爷爷给他下跪!

秦熙彻底失望了!

走到陈北皇面前,小声提醒道:“别说了,爷爷已经去世了!”

“去世?”

原本来兴师问罪的陈北皇,当场愣住。

秦家人见陈北皇一时无话,嘲笑声再起。

“怎么?不装了?是不是爷爷去世了,这下你不能再混吃混喝了?”

“叶城你可真是有本事啊,爷爷救了你的命,你不谢谢就算了,竟然还让他老人家给你下跪?”

“你还要解释?你一个废物要什么解释?”

“快省省心吧,爷爷已经去世了,你就别演了,赶紧收拾收拾东西,滚出我们秦家!”

……

陈北皇无视秦家人的嘲讽,一步步来到旁边的灵堂。

将熄灭的香火点燃,认真拜了拜。

心里对秦老将的愤怒顿时烟消云散。

陈北皇甚至有些愧疚,为什么他没能早点醒来,或许还能再见秦老将一面。

秦老将护国有功。

死后却被后辈如此糟践!

看看简陋异常的灵堂,又看看旁边大鱼大肉的饭桌。

陈北皇顿时怒从心生。

转过身,陈北皇指着刚才笑的最欢的几人:

“你们几个,过来,跪下。”

“叶城,你算老几,你只不过是我们秦家捡来的废物。”

“就是,凭什么你让我们跪,我们就得跪!”

“不跪!老子就是不跪!”

那几个秦家后辈一个比一个嚣张,满脸的不屑。

一个废物也敢让他们下跪,真是天大的笑话!

秦国栋刚才在别墅挨了打,此刻仗着秦家人多,又有杨少撑腰,直接来到陈北皇面前挑衅。

“叶城,要不你跪下求我,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给爷爷跪下了!”

秦国栋戏谑笑着,其他几人立刻跟着哄笑。

“不跪是吧?”

陈北皇话刚出口,照着秦国栋膝盖就是凌厉两脚。

伴随着膝盖被踢碎的骨裂声,秦国栋直挺挺跪在灵桌前。

其他几名秦家后辈见状,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下一秒,他们飞快离开座位,来到灵桌前跪成一排。

紧接着,是秦熙父辈那些人。

最后,秦老太太见陈北皇盯着她,也颤颤巍巍起身来到灵桌旁上香。

秦熙看着这一幕,眼睛不由的泛红。

她知道爷爷走的不甘,她也想为爷爷做点什么,但母亲的事却让她心力交瘁无暇顾及。

如今,陈北皇竟然给了爷爷最后的体面。

秦熙既欣慰又感动。

见秦家全都去跪下,杨涛顿时气的将面前的酒杯摔到地上。

“好好吃个饭搞成这样,***晦气!”

起身就要离开,肩膀却被一只大手摁住。

陈北皇居高临下看着杨涛:“我让你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