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乔薇纪临寒的小说 纪爷的小祖宗又掉马甲了在线免费阅读

主角叫乔薇纪临寒的小说 纪爷的小祖宗又掉马甲了在线免费阅读

纪爷的小祖宗又掉马甲了小说主角名为乔薇纪临寒,是以安兮乐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已完结。乔薇惯常低调做人做事,可总有渣渣上赶子找死。摊牌了,姐不装了!“一夜之间火爆全网的曲谱,我作的。”“博物馆收纳的现代绝世名画,我画的。”“最高权威国际研究院TKK,我创的。”“宅男的精神粮食漫画,哦,那我随笔。”众人以为她脑子受了刺激,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你没事吧?”直到老画家亲临拜访。直到TKK研究院院长当众弯腰敬请直到最年轻帅气多金的国民男神纪临寒跟乔薇并肩离开。“这是真巨佬!”

《纪爷的小祖宗又掉马甲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抬头,便看见纪临寒双臂间抱着昏迷中的女孩,自一片废墟中大步行来。

所有人呼吸微滞。

我去,这是在拍电影?

不对,重点是……纪爷他居然抱个女人?!

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位传闻中不近女色好男风的纪爷,这是……要力证谣言的既视感啊!

P国北部的七月,中午地面如同火烤。

医院院子里的绿植,也被晒得萎靡不振。

乔薇是被闷醒的。

看着自己身上盖的厚厚一床棉被,她有些无语。

哪个脑子有坑的,七月份还给病人盖棉被?

想把人活活闷死吗?

好在房内开了空调,身上的汗液得到挥发,乔薇才睁着一双静默的眼眸,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消毒水味道很重,这里是医院病房。

从四处一应俱全的摆件来看,应该还是属于上等病房。

没死么?

乔薇敛了敛眸,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底的神色。

哪怕知道自己捡回了一条命,镇静的黑眸中依然没有几分情绪流露。

不喜,不悲。

实际上,前后也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

乔薇下床穿起鞋子,她一米七二的身高,手脚纤长,标准的女性病号服穿在她身上显小,露出一截纤细骨感的脚踝。

趿着鞋跨步朝门口走去。

掰动门锁,门刚拉开一条缝,一道低低的声线便骨碌碌地传进来。

“不过一条地头蛇,胆子倒挺大,去查查京白背后谁在撑腰,必要的话,全部清理干净。”男人浑厚的声线极冷,语气中携着怯人的杀意。

嘭!

刚拉开一条缝的门被合上。

似有所察觉,纪临寒停下步伐,看着病房门微微挑了下眉。

勾了下唇,他大掌推开门。

一眼便瞧见站在病床旁的女孩。

她手里正捏着一杯水在喝,扬起的脖子修长雪白,阳光洒下,能清晰可见布着青紫色的血管,美艳到近乎妖异。

听到门被推开,乔薇停下喝水,扭头看去。

四目相对。

一双镇静淡漠,一双携风带雨。

纪临寒的五官深邃而立体,天庭饱满,鼻梁高挺,眸色偏深,天生就给人一种面相凌厉的压迫感。

平日里,还真没有几个敢和他对视超过十秒,每每都会情不自禁的错开目光,缴械投降。

而乔薇,那双淡漠疏冷的眸子中,平静的看不出半分情绪。

纪临寒觉得饶有兴致,于是就这样盯着她,一时未动。

似乎想看看她能坚持到何时。

乔薇也回看着他,目光不避不让。

两人好似在用眼神暗暗较劲,看谁先服输。

一时间,空气安静极了。

然而,只有江洋的受伤达到了……

他只感觉两股巨大的压力直冲天灵盖,就像是两座火山同时喷发挤压的冲击感!

吞了口口水:“那,那什么爷,我先去查京白的事,您有什么事情就call我,我先退下了。”

说完,逃也似的溜之大吉。

江洋开口后,也打破了空气的僵持。

纪临寒浅浅勾唇,继而跨着大长腿朝病房里走去。

坐在了乔薇醒来时,打量到过的黑色沙发上。

几十平的病房随着男人的介入,瞬间变得极为逼仄。

通常的,纪临寒不习惯在前面开口。

于是等了等。

却没有等来少女的话,他挑了下眉。

巧的是,乔薇也不喜欢在前面开口。

特别还是和陌生人。

“乔小姐。”在长久的沉默后,终于,纪临寒出口打破了僵局。

男人嘛,总得让着点女人才能体现风度。

乔薇将杯子里剩余的水一饮而尽,才抬了抬眸子,略有几分沙哑的声音道:“唐影呢?”

纪临寒未曾想,她出口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

还以为她会先问他的身份,倒是让他意外。

略微诧异后,他启唇道:“没注意,大概死了。”

“她不会死。”乔薇坐到床边,身高与沙发上的男人持平。

“哦?此话怎讲。”纪临寒下意识掏了掏口袋,想抽根烟,可想到有个病人,他又问,“介意抽烟么?”

“不介意,”乔薇身上带伤,有点累,于是后背靠在床头,淡漠的道,“驾驶舱的构造,我的位置最危险,唐影身旁有堵墙,可以抵消大部分惯性,我都没死,她更不会。”

喀嚓。

纪临寒点燃一根烟,夹在修长的指缝间,抽了一口吐出烟圈,才隔着烟雾望向床边的女孩:“你倒是分辨的仔细。”

乔薇没理会他的话,出声问道:“你救的我?”

男人笔挺身躯往后一靠,翘起二郎腿,烟雾中朦胧的身形慵懒不羁,眸中衔着似笑非笑看她:“不明显吗?”

“谢谢。”乔薇垂着眸子,想了想又问,“你要什么报酬?”

这回,没等来对方的回答。

她以为他在思考,于是等了一会儿。

可视野范围忽然出现一双长腿。

乔薇抬了抬眸,看见男人此时就站在距离她不过半米的地方。

伸出手臂就能轻易够到的距离。

她盯着他,未动。

在她的目光下,纪临寒缓缓地弯下了腰,半米的距离迅速缩短。

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扑面而来。

还有一丝极淡的雪松和香草根的味道,萦绕在乔薇的唇鼻之间。

他一双黑眸低低的凝着女孩的脸,淡薄血色的唇微启,清冷尊贵:“乔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

乔薇靠着墙,黑色的瞳仁盯着他,不动声色。

这人浑身危险的气场,谈吐气度不凡,能在P国这种地方住得起豪华医院的,身份定然也非同凡响。

再联想到刚才走廊的对话,运筹帷幄,发号施令的语气,加上男人进门就称呼她乔小姐。

估摸早就已经把她是谁,怎么来的P国,以及船祸始末,摸得门清了。

他的社会地位,保守些算,少说也在财阀往上走。

理清思路不过瞬息,乔薇开了口:“船祸确实因我而起,靠岸时撞毁了一座洋楼,商业海岸洛可可风格的装修,价值约在五百至七百万,轮船的意外保险金额在五百万,你可以将剩余还欠下的零头告诉我。”

乔薇说完就站起了身,离开男人的气场范围。

纪临寒未曾回头,而是大掌一挥,便准确无误的抓住她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