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霆钧沈优优小说章节目录 周霆钧沈优优免费阅读第5章

周霆钧沈优优小说章节目录 周霆钧沈优优免费阅读第5章

周霆钧沈优优是著名作者沈钰锦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周霆钧沈优优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现代言情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下面看精彩试读!父亲公司濒临倒闭,后妈设计她替妹妹嫁给周家残废的私生子周霆钧?沈优优识破奸计仓皇逃跑,却意外与陌生男人一夜缠绵。本以为不过是昙花一现的艳遇,却不想男人却口口声声要娶她?外婆病重,她求助无门再遭算计,一夜醒来,终是成了周家的小媳妇。谁料那艳遇对象再次缠上来,人前处处替她撑腰,人后逮到机会就欺负她。直到一场家宴,她和他才突然得知,真相竟是……“老婆,我错了。”男人低声求饶。沈优优不屑冷哼,“不好意思,我丈夫另有其人。”

《替嫁后,我被残疾老公宠爆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沈优优在见过Halee后心情显得更糟了。

第一次的包厢偶遇加上卫生间的囧事,让她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可能真的有什么孽缘的存在。

于是为了掐断孽缘,一回家她就吞了避孕药。

杜绝后患,永保安康!

洗了个澡沈优优准备睡觉,结果刚躺到床上医院的电话就来了。

说她外婆的情况不太好。

火急燎原地赶了过去,外婆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怎么会这样?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嘛。”沈优优瘫坐在地上,害怕和恐惧涌遍了全身。

护工阿姨赶紧来搀扶,沈优优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两眼红肿、披头散发的样子。

“沈小姐,你别太担心,老太太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没事的。”

与此同时手术室的门也被打开了。

“我外婆怎么样了?”沈优优赶紧跑上前。

“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因为都是同事,所以主治医生也不绕弯子。

“原发性的脑梗,右脑有一块6nm左右的血栓,微导管取出了三分之一,剩下三分之二卡在旁支的小血管里,微导管操作难度太大,所以我们建议是做开颅手术,但你外婆现在的情况别说是开颅了,怕是第一关麻醉都过不了。”

“是因为心脏问题吗?”

“对。”医生点了点头,“老人家一直躺着,身体各项指标都不是很好,心脏那里的缺口也一直没补上,所以供血功能很差,刚手术的时候心跳已经停了两次,这要是直接开颅肯定是熬不过去的。”

“那该怎么办?”

沈优优的声音有些抖。

医生叹了口气,直白道,“只能先补缺口,等她心脏供血正常再做开颅。”

“时间上来得及吗?”

“百分之六十的把握,但是你如果不补心脏的缺口,那就几乎没有可能了。”

“好,我知道了。”沈优优努力让自己冷静,然后继续问道:“需要多少钱?”

“四五百万吧。”医生做着解释,“补缺口的时候心脏还要装个支架,你外婆年纪大了,材料肯定不能差,后续还有ICU和康复,所以四五百万是要的。”

“好,我想办法去筹钱。”

简简单单的对话,却几乎把沈优优逼上了绝路。

四五百万,对于她年薪十五万左右的人来说这简直是天文数字!

她要去哪里筹这些救命钱呢?!

“沈小姐,你也别太为难自己。”护工阿姨出声安慰,她知道沈优优的不容易,

“五百万不是个小数目,要真凑不到,老太太不会怪你的。”

言下之意就是尽力而为。

若救不了,便是放弃。

沈优优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她反手握住了护工阿姨的手,声音沙哑却字字坚定。

“我不能筹不到,因为外婆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了。”

沈建国对她而言,早就不是父亲了。

外婆被推出来的时候还没醒,沈优优在医院陪护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她去科室请了个假然后便冲冲忙忙地回了家。

家里有个首饰盒,里面藏了一些首饰,都是外婆给她买的,沈优优找了一家靠谱的当铺,然后把首饰连同盒子都卖了。

但也就卖了十七万。

她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只能硬着头皮去了沈建国那里。

沈柔柔今天也在家,看见她来,立马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这不是平日里总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姐姐嘛,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白季莲也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沈优优,眼睛里仿佛立马淬上了毒。

前两天才坏了她的好事,害得她被周家大夫人重重地数落了一顿,今天这丫头还敢上门,白季莲气的立马咬着牙就要赶人。

“这里可不欢迎你。”

沈柔柔也跟着帮腔,但沈优优一点也不在意,直接道:“我是来找我爸的。”

言下之意和她们两个无关。

所以别掺合。

可白季莲怎么可能让沈优优称心如意,她拦住沈优优的去路,恶狠狠地告诉她:“你爸不在家。”

“是吗?”

沈优优的目光一下子落在楼梯口的男鞋上,半响之后忽的扯开嗓子大吼道:“沈建国,我知道你在楼上,你有本事生下我,怎么就没本事下楼来见我啊。”

“沈优优你可真的是个泼妇。”

眼看白季莲拦不住了,沈柔柔立马跑过来帮忙,谁知人还没到面前,就被沈优优伸出来的一只脚给重重地绊在了地上。

沈柔柔瞬间大哭:“妈,她打我。”

“你这个***,竟然敢动我女儿。”

话毕,白季莲梅超风一般地朝着沈优优扑了过去。

客厅瞬间鸡飞狗跳起来。

“好了!都给我住手!”

沈建国终于出来了,他站在楼梯拐角,眉头紧皱。

沈优优见状立马松了白季莲的头发,然后朝着沈建国走了过去。

“爸,我有事找你。”

“所以就一边打架一边直呼其名?你还懂不懂规矩了!”

“是唐突了些。”沈优优一边整理着自己松掉的头发,一边解释道:“但不这么喊,你肯定不会出来。”

“你!”沈建国气的说不出话,半响后才道了句:“跟我上楼吧。”

这是沈优优在母亲走了她第二次进沈建国的书房。

上一次是八岁。

那时候白季莲刚进门,沈优优拿臭鸡蛋砸她,说她是杀人凶手,沈建国暴怒,然后就把她拎进书房揍了一顿,打完第二天就把她扔在了外婆家。

后来沈优优就一直跟着外婆生活,这些年也没怎么联系,直到沈建国公司周转出了问题才来找她,一找就是提出要她替嫁的事。

现在想来也是可笑。

“说吧,找我什么事。”

沈建国的询问让沈优优回过了神,她也不遮掩,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要问你借点钱。”

“多少?”

“五百万。”沈优优解释,“外婆生病了,要做手术。”

沈建国倒不意外,很早之前他就知道老太太身体不好,但却没想到要花这么多钱。

他朝着沈优优看了看,对于这个女儿他也说不出什么心情。

前任走后这孩子就和他离了心,时间长了感情也就淡了,可毕竟是自己的血脉,见死不救多少有点狠心。

于是犹豫再三才开口:“公司有难处你也是知道的,你不肯替你妹妹嫁过去,周家直接就撤了资金,所以五百万现在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困难的。”

“那你能给我多少。”

“一分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