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霆钧沈优优免费全本小说 周霆钧沈优优章节目录

周霆钧沈优优免费全本小说 周霆钧沈优优章节目录

周霆钧沈优优是著名作者沈钰锦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周霆钧沈优优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现代言情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父亲公司濒临倒闭,后妈设计她替妹妹嫁给周家残废的私生子周霆钧?沈优优识破奸计仓皇逃跑,却意外与陌生男人一夜缠绵。本以为不过是昙花一现的艳遇,却不想男人却口口声声要娶她?外婆病重,她求助无门再遭算计,一夜醒来,终是成了周家的小媳妇。谁料那艳遇对象再次缠上来,人前处处替她撑腰,人后逮到机会就欺负她。直到一场家宴,她和他才突然得知,真相竟是……“老婆,我错了。”男人低声求饶。沈优优不屑冷哼,“不好意思,我丈夫另有其人。”

《替嫁后,我被残疾老公宠爆了》 第1章 免费试读

沈优优缩着身子靠在墙上,酒精让她的身体逐渐变得无力起来。

她那个狠毒的后妈,为了不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周家的私生子,竟然想把她灌醉,然后偷梁换柱送过去,好在她机智,及时识破阴谋然后逃了出来。

“人去哪了?”

“好像往那个方向跑了。”

“那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我追。”

白季莲的声音让沈优优恐惧万分,她心里清楚,一旦被抓回去自己的清白肯定就保不住了,于是她只能咬着牙一路小跑,趁着服务生不注意溜进了VIP区。

这里一般人是进不来的,沈优优随手推开了一间。

进门,反锁,这场危机似乎也随之被化解,此刻她的脑子已经昏昏沉沉,身体也开始发红发烫,她从小就酒精过敏,所以白季莲这一次下手是真的狠。

往轻了说是毁了她的清白,这重了她可是连命都保不住。

沈优优自嘲般地扯了扯嘴角然后忍着晕眩找到一张沙发躺了下来。

睡吧,睡醒了应该就好了。

沈优优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把她提起。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低沉清冷的男音裹着些许愠怒从头顶传来,沈优优惺忪抬头,入目便是一张宛如神袛一般的脸。

狭长的双眸深邃而又明亮,高耸的鼻子如连埂的山脉一般秀美,下颌饱满,轮廓硬朗,不同于大多数男人的黝黑和粗糙,他的皮肤白皙的宛如漫画里的人物,隔着这么近的距离,竟都看不到毛孔。

“嗝~~”沈优优打了个酒嗝,双手也情不自禁地攀上了男人的脖子。

她痴迷地盯着眼前的这张脸,笑的有些喜不胜收,“真好看!”

酒精让她的大脑产生了某种迟钝的错觉,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所以胆大又粗鲁,即便男人的眉头皱得仿佛能夹死一只蚊子,她仍热于享受这种和顶级帅哥的肌肤之亲。

她想这一定是老天对她的弥补,知道她差点就被绑了送给一个恶名昭著的私生子,所以便派了个帅哥来她的梦里补偿。

她怎么可以错过!

沈优优像树袋熊一般抱住了他,“我们亲一下好不好?”

男人带着戾气,黝黑的眸子仿佛是悬崖下的深潭,沈优优看得心悸,却偏偏又喜欢这种感觉,于是像个哈巴狗一样地拽着他的袖子,祈求道:“就一下,就亲一下好不好。”

“滚!”

“我偏不!”

都来了她的梦里,还这么嚣张?

看她怎么收拾他!

沈优优懒得再征求他的同意,直接抱住男人的脖子然后朝着他的嘴唇啃了下去。

直到最后对方反客为主把她压在身下。

……

***累!

她扶着酸软的腰坐起,男人却已经穿戴整齐地立在她面前。

“你到底是谁?”

和刚刚沉迷的表情不同,此刻的男人仿佛来自于地狱的修罗,只一个眼神,就激的沈优优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怎么进的包厢?”

“谁派你来的?”

“是要把你送去警局才肯说?”

男人一连串的追问终于让沈优优回过了神,她看着自己***的身体,再看看对方满身的口红印和抓痕。

难道自己把他给强了?

容不得多想,沈优优操起桌上的酒瓶毫不犹豫地朝着男人的脑袋砸了过去。

她可不能去警局,会坐牢的!

“砰!”

男人应声倒地,左额生出一道口子,沈优优赶紧摸了摸口袋结果一分钱都没,最后只能把兜里没吃完的半包头孢塞进了他的手里。

多少也算点补偿了。

出门,外面已经下起了小雨。

沈优优刚舒了一口气,白季莲的人就从四周冲了出来。

“沈小姐,该回去了。”

回去就回去,沈优优也懒得去反抗,反正她酒也醒了,现在回去白季莲应该也不能把她怎样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她的父亲沈建国也来了。

“你个逆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

“当然知道。”

沈优优冷笑一声,看到沈建国此刻气急败坏的样子胸口像是被什么撕开了一般,“不过就是坏了你卖女求荣的好事。”

“啪!”沈建国直接甩了她一个巴掌,“你不是沈家的一份子?沈家有难你出一份力不应该?”

“对,你说的没错。可为什么是我,沈柔柔她不能嫁吗?”

“当然不能嫁!”

听到沈优优把自己女儿给扯了出来,白季莲立马护起了犊子。

“柔柔是有男朋友的,他和小沈两个人虽然没有婚约,但是青梅竹马长大,我们双方家长早就认可了,而且小沈的公司很快就要上市,一旦成功将来柔柔就是未来沈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她前途无量怎么可以去嫁给一个私生子!”

沈优优冷笑出声,“不,他不光是个私生子,还声名狼藉。听说前不久回国还出了车祸动了手术,外界都传他不能生育,所以你心疼你女儿,自然不会看着她跳进火坑。

但我就不同了,你丈夫前妻的女儿,你的眼中钉肉中刺,我的存在就是你的不痛快,所以如何把我名正言顺地送走一直是你的心愿。”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被沈优优大庭广众之下戳穿心思,白季莲一时有些恼火。

“他周霆钧是私生子没错,但是周家既然认了就不会缺他什么,你嫁过去不说多荣华富贵,至少你外婆那点医药费肯定是不用你操心了。

再者,沈优优你也该好好地找找自己的定位,你可是曾经***被传遍全网的人,有人愿意娶你,你就该谢天谢地了。”

“哦?是吗?”

白季莲果然又用这段往事来践踏她的自尊心了,可她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任人宰割的小姑娘了。

“谢谢您为我考虑,但我宁死不嫁!”话毕,沈优优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车子扬长而去,白季莲也开始暴跳如雷。

“你看到没,这丫头简直目无尊长,毫无怜悯之心。”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优优就是这个性格。”

“那你就不管了?”

“她要是真不肯那就算了吧,周家那边我再去想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怎么想办法?周家是什么身份地位,他们开口结亲你不答应,这要是生气了分分钟断了我们公司的资金。”

“哎。”沈建国自然是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关系,可到底也是自己女儿,这些年虽不怎么相处,但虎毒不食子啊,于是只能疲声道,“总会有办法。”

“可……”

“好了,回去吧。”

白季莲咬了咬唇,有些不服,刚想继续说些什么,可沈建国已经朝着另一辆车走了过去。

看来这次是没戏了。

白季莲握紧拳头,刚做的美甲深深地嵌进了手心。

沈优优这个死丫头,她一定要让她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