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初言薄湛免费全本小说 秦初言薄湛章节目录

秦初言薄湛免费全本小说 秦初言薄湛章节目录

秦初言薄湛是著名作者纸沅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声音,听听。”秦初言说。薄湛仔细观察,声音他确实听到了,只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等一会。”薄湛走到厨房灯箱听。我知道声音来自里面。薄湛打开一看,发现灯箱里已经烧黑了。

《偏执薄少娇妻惹不起》 第1章 你很紧张? 免费试读

酒店总统套房。

男人将娇小的女人桎梏在怀中,在他的动作下,秦初言无力反抗……

情到深***人深深地呢喃,“阿瑶……”

一瞬间,秦初言僵硬住了。

事后。

她看着面前这个俊朗不凡的男人,想着自己在酒店做兼职赚生活费,昨天正好是夜班,检查客房,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种禽兽!

这个男人长得好看,有钱,又有什么用,到底都是轻薄的二世祖。

秦初言想着如果去***他,肯定斗不过这种有权有势的。

那就只能当自己是被狗咬了!

眼泪一滴滴的落下,打在衣衫和床单上,她机械性的将凌乱不堪的衣服一件件的套上,落荒而逃。

……

第二天

秦初言卡点去了酒店兼职。

还没进门,就看见一批又一批的保镖四处走动,似乎在找什么。

“初言,你没事吧?你看起来好累的样子,是不是昨天夜班太累了,我怎么感觉你走路比以前都慢了很多……”好友禾月友善的开口。

“我没事。”秦初言脸色微变,想起昨晚,脸不有自主的红了几分。

“没事就好,走吧,今天主管点名!”

大厅中聚满了人,保镖们成排的站在一起,只有些许员工交头接耳……

禾月八卦的推了推秦初言的胳膊,“你听说了没,昨天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今天一大早薄总,就是薄氏集团的二世祖薄湛居然大发雷霆,这么大张旗鼓的居然是为了找一个女人。”

“找一个女人?”秦初言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

还没来得及多交流几句,前面来人了。

男人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装,但是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寒冷让在场的人都深呼了一口气,纷纷低下了头。

秦初言看着楼梯上缓缓走下的男人,死死的攥紧了拳头。

就是他,薄家的二世祖,薄湛。

昨晚她去检查客房,就被他拉了进去。

然后……

薄湛眸中不带一丝的温度,“昨晚十一点之后,还有谁在值班?”

主管谄媚的抬头,指了指秦初言这一行,“昨天晚上是她们十个人还在值班。”

“除了这十个人,其他人都可以离开了。”

话音刚落,偌大的大厅中只剩下十个人。

“你们昨晚谁在888房间?”

众人都摇头。

秦初言将头埋的更低了些,双腿间的疼痛让昨夜的一幕幕再次在脑海循环播放。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她就当做昨晚就被狗咬了,斗不起她躲得起。

这样的男人最喜欢***,她绝对不会成为被玩的那个可怜虫。

“都不是么?”薄湛慵懒带着几分随意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清晨的时候我就已经让人调了监控,监控视频现在就在我手里,最好主动出来,不要……逼我逮人。”

听了这话,秦初言浑身一震。

监控……

对啊,酒店都有监控的,她怎么能够逃得掉……

要被发现了吗?

秦初言抬头,男人淡灰色的眸子正好悠悠然的从她身上扫过。

她觉得呼吸都要停止了,脸色越来越白,死死地低着头,她想拔腿逃跑,脚步微微的探出些。

一步,两步……

突然一双增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秦初言瞳孔紧缩,一抬头,赫然对上男人微怒的眸子——

“你跑什么?”

他的话语轻飘飘的,像一片羽毛,扫在她的心海,骤然荡起了千层波浪。

但很快,秦初言回过神来。

如果他真有监控不可能还大张旗鼓的找人!

就在一时僵持间,包里微微的震动将她的思绪填满。

秦初言一把掏出包里的手机,“有人给我打电话。”

薄湛眸光微缩,一眼就看出她在撒谎,刚想揭穿她,却被门口一声清脆的女声打断了。

孟迎真低着头,一脸娇羞,“薄总,你要找的人,是我。”

“是你?”薄湛放过了秦初言转头看着孟迎真,薄凉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打量。

孟迎真点头:“是的,昨晚我在886套房打扫,听见隔壁888有声音,看见门是开的,我刚走进去,就被拉了进去……”

她眸子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

“那你昨天跑什么?”

孟迎真垂眸,眼泪恰到好处的落下,声音带着几分颤抖,无比的真实:“我……我害怕,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情虽然讲究你情我愿,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只是一个快毕业的大学生,而薄总您是什么身份,怎么是我高攀的起的。”

薄湛眉头紧锁,掏出一张空白支票递给面前正在垂泪的女人,眸中的寒冷消失了些许,“昨晚的事情,我会负责,这只是对你的一点补偿,数额你随便填,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对你负责,我们可以试着交往看。”

这话说完,孟迎真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的惊喜。

而这个时候,秦初言已经跑的老远了。

有人替她背锅也好。

她知道惹上这些富二代的下场,之前邻居家的姐姐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她不想成他们这些有钱人的玩物。

薄湛以及薄家都不是她惹得起的,等拿到工资,她就辞职。

想到这里,秦初言松了口气,定了定心神。

下一秒,却迎面碰上了风尘仆仆的薄湛。

秦初言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连声音都小了几分,“先生……您请这边走。”

说着,带着客人就快速的朝客房走去。

可刚走出去两步,男人富有磁性却又冰冷的嗓音响起——

“站住。”

“薄……薄总,有什么吩咐。”秦初言没来有的有些紧张。

“我没记错的话,你昨天晚上值班?”薄湛悠悠然开口。

秦初言应声:“是……”

薄湛低垂着眸子,看着面前微微发抖的女人,似乎要将她看出一个窟窿,他薄唇轻启,话语轻飘飘的。

“你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