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后被阴郁病娇大佬宠成小废物全集在线阅读 云倾墨厉霆渊小说免费看

错嫁后被阴郁病娇大佬宠成小废物全集在线阅读 云倾墨厉霆渊小说免费看

小说角色名是云倾墨厉霆渊的小说叫做《错嫁后被阴郁病娇大佬宠成小废物》,是作者兔芽儿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为了弟弟的救命钱,她答应代替堂妹嫁给那个传说中丑陋暴力的历家少爷,嫁过去发现人果然怪,脾气也不好,倒是长得没传说中那么丑,还有点好看,就这样渐渐地居然让这个暴躁男爱上她了,云倾墨“我何德何能啊”…

《错嫁后被阴郁病娇大佬宠成小废物》 第3章 狐假虎威 免费试读

她几乎下意识地转过头,瞥见男人的脸,她的脸一红,心脏砰砰直跳。

眼前的人,长了张过于惊艳的脸,犹如天神般,完美得近乎令人可望不可及。

只是长眉微凛,薄唇抿出冷厉的弧度,狭长的凤眸带着几丝深寒之气,一下子让屋内降低了好几度。

云倾墨磕磕绊绊地答道:“拉……拉窗帘。”

一大早坐了私人飞机回到厉家,厉霆渊已经有些不耐烦和厌恶。

现在还碰上个不知道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丫头,私自跑上三楼。

未经他允许,擅自拉开三楼的窗帘!

他的眼底敛出如冰刃般寒冷的眸光,冻得云倾墨几乎成了冰:“谁允许你拉开窗帘的,滚出去!”

拉个窗帘怎么了!

又不是吸血鬼。

云倾墨咬咬牙。

紧锁的眉头显示着男人的心情很差。

云倾墨缩着头,脑中灵光一闪。

忽地想起这是厉霆渊的地盘,瞬间有了底气。

她灵动的眼睛一亮,掀着樱唇,质问道:“你是谁啊?你知不知道这是厉少的地盘?厉少从不让外人进,要让他知道你擅自上了三楼,你知道下场有多惨吗?”

狐假虎威。

话落。

男人唇角忽地勾起丝莫名的冷笑,反问道:“厉少的地盘?”

怕了吧?

云倾墨抬着头,洋洋得意地哼了声。

还不等她反应,男人摁下一旁的电话,嘟嘟几声响起后,男人冷声砸出句话:“上来,把这里的女人给我丢出去!”

云倾墨一愣,秀眉挤到一起,眸底闪过丝疑惑。

这男人到底是谁?

半分钟后。

门口站着个全身穿着防护服的男人,对着男人猛地鞠了个躬,恭敬唤道:“少爷!”

少爷?

云家只有一个少爷

云倾墨的眸子紧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他是….厉霆渊!

沉浸在震惊中,云倾墨倒吸了口气,傻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传说中的厉少?

那个貌丑不堪,肥头猪脸的300斤基佬?

她看着男人帅得令人发指的脸,震惊得哑然失声。

直到冰冷的声音让她惊醒过来。

“牧溟,把她给我丢出去,再把第三层给我彻底打扫遍!”

厉霆渊嫌弃地扫了眼她在的位置,收回了眼神朝书房走去。

名叫牧溟,穿着一身防护服的男人公式化地朝她走开,对着她客气地比了个请的手势。

她被赶出来了?!

云倾墨看着被推出门外的自己,气的跺脚。

这个混蛋!

她又不好意思离开第三层,不喜欢声音,光线以及有严重的洁癖,所以还请您下次不要轻易拉开窗帘,对少爷的身体不好。”

这位厉少,怪癖还真够多的

她嘟哝了句。

整个第三层很大,除了厉霆渊所在的地方勉强算是主卧,其他地方也有几个房间。

天色渐晚,云倾墨实在有些累和困,迷迷糊糊的坐在柔软的毛毯上,靠着墙睡了过去。

牧溟收拾完屋内后,扫了眼正歪着头睡过去的女孩,扯了扯嘴角,换了身衣服走进书房。

书房内。

厉霆渊正蹙眉看着手中的玉佩,眸中藏着幽冷晦暗的光。

牧溟走进后,将自己调查的内容如实报告:“少爷,那天的事是厉长平下的手,应该是怕您调查出什么,才下的药。”

厉霆渊眼底闪过丝冷光,讥诮地说:“厉长平还真是不死心!”

“至于那个女孩是个意外,那天的快递并不是送给您的,送快递的女孩也是代班,一时还没办法找到她是谁。”

“继续找。”

那晚,他被厉长平算计中了药,厉长平送来的女人被他丢了出去,可却意外闯进来了个小东西。

不仅味道甜美,而且胆大包天

竟敢拿他的台灯把他砸晕!

他晕倒前,只依稀看见女孩的身影无助而慌乱,却在他的心上落下了重重的沉影,他发誓,他一定要找到这个女孩!

厉霆渊收了收思绪,似乎想到什么,一脸厌恶地问:“刚才那个就是云家送来的人?”

“是。”

牧溟恭敬地点了点头,应声道。

厉霆渊眯着眼,冷声讽刺:“三百万买这么个女人….爷爷还真舍得。”

牧溟没敢插话,他心说,三百万现在还在门外睡着了。

厉霆渊想到刚才的女人,那女人从头到脚没有一丝能看的地方,粗鲁不堪,狗屁都不懂,让他娶这么个女人,不知道爷爷是怎么想的。

厉霆渊交代了些庞杂的事宜后,挥手让牧溟离开。

随后,厉霆渊回到了房内,沐浴后,躺在床上。

夜色渐沉。

一片黑暗内,厉霆渊没有半分睡意。

他爬起床想喝口水,走到门外,却被什么重物狠狠绊了脚。

厉霆渊眉头一皱,脚下的重物传来柔软的触感,他挪了挪步,想要将重物踢开,却被抱得更紧这是什么东西?

他俯下身,想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却被一团柔软忽地抱住厉霆渊脸色一黑,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会在这!

他想一把甩开云倾墨,却被缠得更紧

厉霆渊力道极大,想要掰开她的手,女人却像牛皮糖一样黏了上来。

睡梦中,云倾晚朝着温暖的源头不断靠近,汲取着男人的暖意。

厉霆渊用了些力道掐着她的下巴,逼迫她醒来。

痛!

云倾墨只觉得有人想要掐断她的下巴,痛呼出声,倏地从梦中惊醒。

她一睁眼,茫茫一片黑,想到刚才的触感,她冷不丁打了个颤不..不会是什么脏东西吧?

直到男人满是嘲讽的嗤笑声:“呵”

任谁被人从睡梦中叫起,还吓了个半死心情都不会好,云倾墨压低声低吼道:

“厉霆渊,你有病吗?!”

“我让你滚出第三层,你没听见吗?”厉霆渊如修罗般脸色阴沉的可怕,云倾墨总感觉下一秒他会扑上来掐死自己!

“我又没有妨碍你,其他房间都锁着,我睡地板不行吗?”

云倾墨真是气炸了,她都委屈求全到这个地步,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过分!

“不行。”厉霆渊眸一凛,语气冷的能结冰,冷笑着说“你的呼吸妨碍到我了,现在从第三层给我立刻马上滚出去!”

“…”

她忍!

云倾墨想了想,现在这里黑漆漆的,只有主卧点了盏幽暗的灯,她再待下去不被厉霆渊气死,也要被自己吓死,她气鼓鼓地瞪了眼神经兮兮的男人。

这个死变态!

云倾墨无奈之下,只得回到客厅内在沙发上睡一晚。

折腾了一天,她实在困得很,几乎瞬间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她是被管家叫起来的。

“云小姐,您怎么睡在这?”

云倾墨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地说:“厉霆渊那个变态不让人上第三层,管家大叔,你能给我找个客房吗?”

她正说着,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影走下来,他的容貌俊美,气质矜贵冷漠,让人望而生却。

管家看向她身后咳了咳,云倾墨一转身,就见厉霆渊扯了个嘲弄的冷笑,显然不想理会她的模样,扭头走到餐厅。

云倾墨松了口气。

管家另外给她安排了间客房,云倾墨回到客房洗漱了番后,神清气爽地去餐厅吃早餐。

“今天你和倾墨先去把证领了。”厉夫人声音轻柔地说。

厉霆渊头都不抬,“不急。”

厉夫人姿态优雅地放下餐具,目光落在厉霆渊身上:“你爷爷刚才打电话来,说让你和倾墨把证领了,然后快些生个孩子,要是死前能看到重孙,也就满足了。”

“咳..”

云倾墨咳出了声。

厉霆渊讥诮地看了云倾墨眼,云倾墨被他盯得背后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