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植物人老公他不装了钟玄清沈灵均小说全文完整章节app内阅读全文

已完结植物人老公他不装了钟玄清沈灵均小说全文完整章节app内阅读全文

精选热书《植物人老公他不装了》由著名作者顾清清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钟玄清沈灵均,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在这里为大家带来植物人老公他不装了小说结局。想不到钟玄清阴差阳错让沈灵均磕了头,倒是意外让他有了反应。听到这话钟玄清反倒有些心虚,如果沈灵均真醒来知道自己对他偷偷做的那些事,恐怕也要被气晕吧?不过借着沈母如今情绪恰好,钟玄清连忙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植物人老公他不装了》 第2章 植物人 免费试读

唉,他只是个植物人,就算自己和他同床共枕也发生不了什么。

“你放心,我不会乘人之危非礼你的。”

不知不觉中,钟玄清已经觉得困意来袭,接着就套上了睡衣,躺在了男人的身边,中间隔了一条三八线。

殊不知,在她没看见的时候,男人的长睫毛竟然扑朔的闪动了一下。

一夜无梦。

次日清晨,钟玄清梳洗完毕就下了楼,沈母正在院子里做着瑜伽。

心中不禁感慨,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沈母虽然年过五十,却一点也看不出来,和她站在一起倒是像一对姐妹花一样。

“阿姨早。”钟玄清笑着打着招呼。

沈母见着钟玄清过来,又听见她的话,皱了皱眉头就收了功,“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时间还早。”

“睡不着了。”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似乎也意识到了称呼不太多。

从昨日起,她便是嫁到沈家的媳妇了。

“钱已经到账了吧。”沈母拿过旁边的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漫不经心的说道,钟玄清点了点头。

夜里的情况,管家早就已经跟她说过了。

钟玄清一夜都没出过房间,这让沈母非常满意,“走吧,去吃早饭,今天沈家的人都会过来。”她转过头说道。

沈家的人都来?

这句话让钟玄清有些不知所措,或者是很尴尬,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为了钱而嫁给沈灵均的。

昨天已经被沈书恒那么羞辱,今天不知道别的人会怎么说她。

不过她在选择这一步的时候,就决定要接受这一切了,只要能够让钟家脱离困境,这些都是小事。

“嗯,好的。”钟玄清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

“不必紧张,有我在。”沈母拉过她的手拍了拍,示意安慰,这让钟玄清一颗紧张的心顿时得到了舒缓。

来到餐厅时,方书恒已经坐在了餐桌上,一个***能够起这么一大早吃早饭,也着实令人惊讶。

紧接着也陆陆续续的进来了一些人,钟玄清都是不认得的,但是也猜的到是沈母口中所说的沈家长辈。

“恭喜二嫂啊,终于了了一桩心愿了,瞅着这均儿的媳妇可真不错。”一个身材曼妙浓妆艳抹的女人看到沈母就立马凑了过来。

“哪里,这都是她跟均儿的缘分罢了。”虽然是奉承的话,沈母却也听着很是开心。

“一个如花似玉年龄的姑娘为了钱和一头牛结婚,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一个中年男人摇了摇头说道,紧接着就被刚刚那个女人扯了一下衣袖,剜了一眼。

钟玄清对于这个男人倒是有所耳闻,沈灵均的叔叔沈远杰。

为人清高,说话不过脑子,好在娶了一个情商比较高的老婆,虽然因为那张毒舌的嘴得罪了不少人,却也有她老婆帮忙打着圆场。

“均儿躺在床上不方便,不过我看这娶了这么好看的媳妇儿,用不了多久就醒了。”女人笑眯眯的说着。

“好了好了,先吃饭吧。”沈母好像也习惯了,不去计较,随后大家就一起坐在了餐桌上。

当钟玄清正要落座时,旁边的沈书恒却直接将她的椅子拖到了一边,这家伙昨天就给自己难看,今儿个估计是不想放过自己了。

但是今天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儿,她自然是也不好发作,随后就换了个地。

“你有什么资格坐?”沈书恒见她不搭理自己更是恼羞成怒。

……

“书恒,平时你怎么我就不管你了,但是玄清现在是你大嫂,不许胡闹。”沈母看他的样子,本来还和颜悦色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

“没事,妈,书恒是跟我开玩笑的。”钟玄清也跟着打圆场。

“谁跟你开玩笑,妈,你看她周身上下哪有什么名媛的样子?”

“我看就是个冒牌货,平时在外面立的一副好人设。”

“现在你们钟家都那个样子了,现在装给谁看,你不过就是我们沈家花钱买来的一个奴仆,凭什么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饭?”

沈书恒一生娇生惯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无论他在外面玩的多么花,沈母都会给他摆平,从未训斥过他半句话,今天却因为一个钟玄清,当着三叔三嫂的面竟然说自己,这更让他来劲了。

“二嫂,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女人见状,拉着旁边的男人就撤了。

这种场合,他们在反而更尴尬。

沈书恒见没了外人,也就更加来劲儿了,“钟玄清,你平时在圈子里一副清纯玉女的样子,对谁都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现在怎么样,还不是为了钱,和一头牛结婚?”

啪——

只听桌子一响,是沈母。

这一声吓得钟玄清和沈书恒两个人全身一激灵。

“沈书恒,平时是我太惯着你了是吧,以至于你现在说话这么放肆,你给我滚回去好好反省,如果反省不出来一个结果,你以后都别再想我给你一分钱。”

钟玄清看得出沈母是真的生气了,她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着,手忍不住发抖,向来娴静的五官都有些狰狞。

这个沈书恒可真是个草包,如果不是因为他姓沈,饿死街头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

而且这些难听的话,她听听就过去了,影响不了她。

“妈,你既然为了她骂我?”沈书恒气的扭头就走。

“玄清,书恒是被我惯坏了,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计较。”沈母根本不在意他的话,只是又转头安慰钟玄清。

“不会的阿姨、妈,您放心。”钟玄清礼貌的笑了笑,今日的场合,若是当着‘外人’的面叫阿姨,属实不太合适。

“公司的事情快处理完了吧,有事跟我说,实在不行我让我秘书去给你处理。”

“不用,妈,我自己可以的。”钟玄清立马回绝。

“好,我也相信你,我看得出你是个好孩子,以后沈家就是你的靠山,事情结束后,好好陪陪均儿。”

“我也忙,他在床上躺了那么久,我也从来没有好好的陪过他。”沈母说完,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

早饭就在这么一场闹剧中结束。

其实公司的事儿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钱已经到账,钟玄清将后续的事儿全部交给了助手。

吃过早饭后就回了房间。

钟玄清看着躺在床上的沈灵均和自己早上出去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么好看的男人,可惜造物弄人,偏偏让他成了植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