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爷家的小妖精撩翻了天全文目录 温傅丞应泽南小说无弹窗阅读

温爷家的小妖精撩翻了天全文目录 温傅丞应泽南小说无弹窗阅读

主角是温傅丞应泽南的名称为《温爷家的小妖精撩翻了天》,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沉安安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送出温傅丞时,应泽南笑的可璀璨了,哪里还有开始时的阴阳怪气。“下次再来啊温总。”张漾禁不住再一次叹气。诶!应景起床后接到哥哥的五十二万转账有点懵。见到哥哥发的消息后更懵。

《温爷家的小妖精撩翻了天》 第2章 应景实在是太想他了 免费试读

‘咔擦’一声洗手间镜子碎裂。

伴随着碎裂声的响起,平躺在床上的应景缓缓睁开双眼。

她先是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包裹精致的纱布。

又放下。

随即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从床上惊坐起来。

内心一片惊涛骇浪。

眼前的场景如此熟悉,她还来不及思考太多,房门就被人从外朝里快速推开。

下一秒面色憔悴的应母急匆匆进屋,泪眼婆娑。

应母在楼下听见声音赶上来。

语气满含关切:“宝贝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在女人询问下,应景摇摇头。

她现在脑子有点乱,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

她该是死了才对啊!

在三十岁那年。

想到什么应景赶忙掀开被子,连鞋都顾不上穿径直奔向厕所。

连地上碎玻璃扎进脚底都无动于衷。

剩下一半的镜子粘在墙上,无数的裂口张牙舞爪,应景从裂缝中看见自己的脸。

看着无数个碎片里的残影,她满腹心事。

指尖下意识抚摸过脸上娇嫩的肌肤。

在应母的尖叫下狠狠的掐了一把身上的肉。

疼的她立马流出了眼泪。

应母跟过来心疼的拉过她的手,气的不行。“你说你又犯什么傻,咱们家又不是没有钱,你怎么就非那个穷小子不可呢?还为他绝食割腕。”

是了。

现在应景可以确定,她重生了,重生到了二十岁这一年。

应家还在、父母安康,哥哥也还在。

是上辈子她刚穿来不久的时间。

应景喜极而泣转身紧抱住应母。

“妈,对不起。”

应母只当她是在为这次犯傻道歉,并未多想。只有经历过一次生死重活的应景明白。

她这一声对不起横跨两辈子。

“没关系,只要你没事。”母亲不断的安抚着应景的情绪。

“妈,我有点累。能不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她现在需要好好缓缓。

应母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总归都是为她好的话。

母亲走后,应景呆呆的坐在床上。

毕竟重活一次她不知道自己还需不需要按着剧情走,上辈子不走剧情就死回剧情点的感觉她再也不想经历。

脚底的疼痛拉回她的思绪,应景小心翼翼摘掉玻璃碎片扔到垃圾桶。

擦过药后百般无聊的她躺在床上刷手机,刷着刷着就看见了好友温越几分钟前发的朋友圈。

【温越:二叔来沪城,小聚。[图片]】

照片中那露出的戴着手表半截白皙的手,应景一生都不会忘记。

她有些激动的直起身。

上辈子的原剧情里温傅丞不该是年底才来的沪城吗?怎么现在才九月就出现了。

不怪她记得这么清楚,实在是温傅丞留给她的印象太深刻。

这位原著小说里背景身份神秘莫测的温家掌权者一直都是强大的存在。

比男主的光环还重。

可惜在小说里对他的描述不多,仅有的几次出场作者都用尽了所有华丽的辞藻。

看的应景一度以为温傅丞才是主角。

难道因为重生剧情也跟着发生偏差?

还是说现在她已经摆脱剧情的控制?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应景高兴的都快蹦起来。

收拾好的应景提着包飞速从楼上狂奔而下。

原本在楼下的应母吩咐家里的阿姨做了一桌子好吃的。

正打算叫她吃饭,看见人已经下来,精神还不错,笑着叫住应景。

朝着她招招手。

“景宝起了?刚要去叫你,快来吃饭。”

“妈,我有急事要出门,你自己吃。”鞋穿好,推开门,人都挤出去一大半。应景站在门前想到什么回头朝着屋内一脸担忧正在往门前的应母开口。“妈,你放心吧。我不是去找陆子书。”

“你身体才刚好就乱跑,我怎么好放心啊!”

人追出去应景早跟兔子似的跑的飞快,哪里还有影。

这孩子,一点不像为男人要死要活割腕***的迹象啊!

跑出家的应景站在马路边累的气喘吁吁。

出来的太着急,差点忘记正事。

她真的是太想他了。

想到有认识的人在场,她立马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许逸接到应景电话正在和几位好友会面。

今天这个局是温越组的。

当突兀的铃声在包房内响起,顿时吸引在场人的视线。

许逸起身划开电话温声喊了句。

“应景?”

旁侧的好友打趣道:“应家那位小公主的电话?”

都这么明显了。

“叫景宝一起出来玩啊!好久没见她,难道小姑娘还没出息的跟在陆子书身边?”江城和许逸是好友,与应家往来甚多,对应景也熟。这几大家族这一辈里女孩子少,她倒是成了这几位少爷捧在心头上的小妹妹。

一路走来顺风顺水。

除了到了高二那年应景脑子不知道抽了什么疯非得倒追一个穷小子。

“陆子书?”

“对啊,陆子书。”说起这陆子书,江城就是一肚子气。“也不知道这陆子书有什么好的……他……”江城还以为问话的是谁,正打算滔滔不绝吐槽一番时。

扭头一看,温傅丞眼神冷冽的看着他,那眼神仿佛在说,怎么不继续说了。

“二叔,你也喜欢听八卦啊!”江城冷汗直流。

“恩,喜欢听。”

暗黄的灯光下,男人不急不慢的回答。

温傅丞如此直言不讳,隔得远的只知道他们在聊天,隔得近的比如像江城这种眼神就开始耐人寻味了。

这话说的就有意思了。

今夜在场的几个男人,都是人中龙凤,将来也是沪城的半边天。

这温傅丞可不一样,虽然年纪比他们大了几岁,可这地位可直接高了一段。

温家是帝都首富,帝都又是整个华国的经济中心地带。近些年温家的产业已经遍布全国。

在温傅丞上位后,更是不得了。

至于这位今儿怎么会在这里,纯属他那位侄子温越说漏风。

想要结识温傅丞的人太多,这位名声在外,可牛了。

该胡闹的时候胡闹,该正经的时候正经。

见到偶像般的人物,这些平时打打闹闹的少爷们都收敛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