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繁星陆梵文小说免费试读 季繁星陆梵文第3章

季繁星陆梵文小说免费试读 季繁星陆梵文第3章

季繁星陆梵文是著名作者宝木栖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内容主要讲述陆梵文讲完这话,陆梵行毫不示弱的就在表明着谁的内心究竟是什么样,唯有自己最清楚。有的人明明已经沉沦到了无可救药却在以为自己是一个审判员审理着他人。究竟真相怎样,陆梵文却不愿意再听陆梵行多说一句话。

《陆少的掌心娇娇》 第3章 我怀孕了,是叶燃的! 免费试读

第二天,季繁星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打开门。

就看到顾锦书趾高气昂的站在她的门口,身上依旧穿着昨天的那一套,简直被膈应坏了,伸手就要关门。

顾锦书面上一僵,急忙一屁股挤了进去,看着脸色黑了下来的季繁星,心底越发畅快的坐到了她的床尾,“我亲爱的姐姐,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呀!”

季繁星心底一个咯噔,面上却不显的指着门口,“滚!”

“别呀!妹妹我昨晚上收到了一个东西,我觉得必须让姐姐先听一下,毕竟这个东西的威力,会闹出多大的动静,我还真没把握!”

说着,顾锦书打开了手机,将那段录音放了出来。

赫然是那个男人昨天晚上放的那段!

季繁星双手死死的攥成拳头,心底幸存的那点侥幸,在这段录音下,荡然无存。

只听了个开头,季繁星就再也听不下去了,恼怒道,“够了!”

顾锦书‘咯咯’的笑着,按掉了录音,“姐姐,你说这个录音,一旦不小心被叶燃听到,或者妹妹一时手错,发到了群里……”

季繁星咬着牙,目光锋利的看向顾锦书,一字一顿的开口,“你想干什么?”

顾锦书笑着,摸上了自己的肚子,“我怀孕了,是叶燃的!”

听到这话,季繁星的脑海轰然炸裂,她死死的盯着顾锦书,双目猩红,“顾锦书,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我不过是想嫁给姐姐你不要的男人,哪里欺人了?”顾锦书歪着头,一副想不明白的样子,嘴角扬起娇俏的笑容,“你会帮我嫁给燃哥哥的,对吗?姐姐!”

“凭什么?就因为这个录音里面的声音像我?”季繁星被顾锦书不要脸的话给气笑了,连眼中都带上了泪花,开口反问道。

“当然!”顾锦书的笑容更甚了,“你可是季家的大小姐呀!”

季繁星顿时气结,胸口起伏不定的看着面前,一副胜券在握的顾锦书,面色冰冷。

她季繁星,是季家的大小姐,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季家的形象,这份录音一旦暴露,不管真假,在有心人的眼里,这都是攻击季家的有效武器。

她从小就引以为傲的身份,在这一刻反而成了桎梏她的最有力手段!

所以,顾锦书她是笃定了自己没法拒绝!

季繁星心中气急,面上却不疾不徐的看向顾锦书,淡淡开口,“你别忘了,你五岁就跟着董姨来到季家,我们之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所以,我只想嫁给燃哥哥啊!”顾锦书当即亲热的起身去挽季繁星的手,“反正姐姐也不想嫁,不是吗?”

季繁星屈身一避,躲过了顾锦书的动作,转而问了她一个问题,“只要你嫁给叶燃,这个录音,你就会给我,对吗?”

“当然!”顾锦书毫不犹豫的点头,还想再说,就听到楼下董曼青喊她们两吃早餐的声音。

季繁星淡淡点了点头,先行离开了房间。

在下楼梯的时候,季繁星心中很是忧虑,她不过稍微试探了一下顾锦书,结果却让她止不住的心寒。

没有人会轻易放弃手中的把柄,就像尝到了甜头的狐狸,又怎么可能舍得放弃唾手可得的猎物?

季繁星深深的后悔起起昨天晚上,她没有拍下视频或者录个音,以至于现在这么被动。

不过,她在知道叶燃出轨的那一刻起,确实完全打消了跟叶燃那个渣男结婚的想法。

更何况,顾锦书还怀了他的孩子。

怀了……

孩子!

季繁星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顾锦书。

“姐姐怎么不走了?”顾锦书看着突然停了下来的季繁星,轻轻的按着她的肩膀,笑意不达眼底的开口道,“只要姐姐帮我达成心愿,这段录音,我双手奉上!”

“我想跟你确定一个问题,你……啊!——”说着,季繁星脚下一空,整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顾锦书当即瞳孔一缩,双手死死的捏住裙摆,接着换上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焦急大喊,“来人啊!快来人啊…姐姐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

季繁星再次睁开眼,就发现她躺在医院病房里,叶燃一脸深情的坐在她的床头,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抵在他的唇边。

这温馨的一幕,季繁星却恶心的连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她急忙抽回手,恨不得拿酒精洗它个十七八遍。

看到季繁星睁开眼,叶燃装作没有察觉到她的抗拒,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紧张和惊喜,声音极尽温柔,“繁星,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的?”

“有!我看到你就不舒服。”季繁星厌恶的偏过头,皱着眉头道。

叶燃脸上的笑容裂了一下,接着马上反应了过来,耐心的开口解释道,“繁星,我没有对不起你!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昨天晚上……”

“滚!”季繁星打断了叶燃未说完的话。

“星星,你怎么能这么无礼!季家的教养都被你丢哪去了?!”季建元训斥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季繁星一抬头,就看到顾锦书提着保温盒跟在季建元身后,走了进来。

季建元的指责,让季繁星鼻头止不住的泛酸,她闭上眼,藏在被窝里的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才没有在那两个人面前掉出眼泪,“我就是不想看到他们两,恶心!”

“你怎么说话呢!他们两一个是你未婚夫,一个是你妹妹!”季建元气呼呼的坐到了床头的位置。

叶燃看到季建元过来,急忙起身扶着他坐到了椅子上,面露苦笑,“季伯父!繁星现在心里有气,我还是先离开吧!”

“等一会!你把昨晚的情况,给她好好的解释一遍,我倒要看看她要给我犟到什么时候!”

叶燃急忙点了点头,态度既诚恳又认真,“繁星,昨天晚上,真的就是个误会。我当时喝多了,被一个服务员扶着送回房间,她刚把我送到床上,你就冲了进来,还误会那个服务员是二小姐。我当时拉着你想解释,你却转身就跑!”

季繁星整个人都懵了,她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就看到了他眼中划过的得意。

他就这么当着她的面,欺骗她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