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被我休了全文免费阅读 云卿轩辕翊目录

王爷你被我休了全文免费阅读 云卿轩辕翊目录

《王爷你被我休了》是由作者君迁子创作的古代类小说,书中内容真实,情节描写细腻,扣人心弦,非常好看。王爷你被我休了小说试读:云卿的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是巫力!她前世培养出来的巫力,竟然跟着她穿越。云卿有个秘密。即使在前世,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她是巫医双修,从很小的时候巫力。

《王爷你被我休了》 第1章 地狱开局 免费试读

华灯初上,夜色阑珊。

渗人的冷风拂过肃穆而暗沉的宫殿,传出压抑的喘、息声。

“给本王下毒,爬上本王的床,云卿,这就是你苟延残喘的手段?!”

云卿只觉得自己脖子一痛,肺里的空气几乎被挤压出去。

迫的她从昏睡中醒过来。

一睁眼,便是一双赤红的,完全失去理性的眼睛。

紧接着,撕拉声响。

云卿感觉身上的衣服被扯了个干干净净。

她惊恐地踹出一脚,翻身拼命地往床下爬。

可刚逃出少许距离,就被一只滚烫的手拽住脚踝,一把拽了回去。

云卿咬紧牙关,捏紧拳头朝着身后男人的腰侧穴道狠狠捶去。

但在碰到男人身体的瞬间,手腕就被大手牢牢抓住。

骨头几乎被折断的疼痛传来。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俊美无俦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沉溺,只有浓浓的厌恶。

“既然你那么怕死,那本王成全你!”

“从现在开始,本王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男人的怒气如狂风骤雨般而来。

在失去知觉前,云卿只有一个念头——

这一定是一场噩梦吧?

===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

“是卿儿她自作主张给您下的药,跟我们母子没有关系啊!求求您放我们母子一条命吧,……不要杀我们啊!呜呜呜呜!”

好吵!

云卿奋力睁开眼,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旁边那个吵得她耳膜生疼的女人。

然而一睁开眼,她就被吓得一声尖叫差点冲口而出。

因为就在她的眼前,竟然悬挂着五具尸体!

她,云卿,作为21世纪全球最顶尖的中西医双料圣手,没少跟死人打交道。

见过死状恐怖的尸体没有上千,也有上百。

但是却从来没用见过有比眼前更加血腥惊悚的。

这些尸体,有的被砍掉了四肢,有的被生生扒去了一层皮,更有的一个被直接腰斩成了两断。

“呕——!”

云卿再也忍不住,扑到一旁,发出剧烈的干呕。

几乎与此同时,她的大脑中传来剧烈的胀痛感。

仿佛有什么东西一股脑儿涌入了她的脑海中。

原来,她不是在做梦,而是穿越了。

她现在占据的这具身体也叫云卿,是沧澜国的前相府千金,第一美女。

可惜好景不长,一场政变,让云家曾经的死敌轩辕翊上位,成为沧澜国一手遮天的摄政王。

而云家作为轩辕翊最仇恨的对象,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此时吊在云卿眼前的这些尸体,正是云家的所有成年男子。

其中被做成、人棍的,是云卿的父亲。

而旁边在尖叫哭泣的妇人和瑟瑟发抖的小男孩,则是云卿的母亲和弟弟。

云母为了保住自己和小儿子的命,逼迫云卿去给轩辕翊下毒,趁机爬上轩辕翊的床,希望能借此苟延残喘。

接收完这些记忆,云卿简直想骂娘了!

让她穿越就算了!

竟然还给她一个地狱开局!

老天爷你是不是故意玩我啊?!

……

啪——!

突然,一个鞭子朝着云卿狠狠抽过来。

云卿正头痛欲裂,猝不及防之下,鞭子落在身上,带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

她惨叫一声,抬头看去。

就见一个身穿红衣,眉目张扬的少女,正挥舞着鞭子,朝她身上狠狠抽过来。

看到这个人,云卿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个名字。

安王府郡主许婉婷!

“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竟然敢给翊哥哥下毒,你怎么不去死啊!!”

啪——!

又一个鞭子抽过来,直接抽碎了云卿身上本就单薄的衣衫,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痕。

“云卿,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不要脸的婊、子,也敢染指翊哥哥!”

尖锐刺耳的声音中带着丝疯狂。

许婉柔目眦欲裂地看着被她抽的血淋淋,但是依旧美的不可方物的少女。

尤其是看到她倮露在外的肌肤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一看就是欢、爱过后留下来的,心中更是嫉妒的发狂。

手中的鞭子再次高高举起,狠狠挥下。

但这一次,鞭子抽、打在身体上的声音却没有传来。

云卿闪电般地出手,一把抓住了挥下来的长鞭。

鞭子上的倒刺落在她的手上,渗出股股鲜血。

但是云卿好似感受不到疼痛,抓着鞭子猛然一扯,从许婉婷的手上夺走鞭子,随即反手抽回到了许婉婷身上。

啪——!

许婉婷惨叫一声,硬生生被抽倒在地上。

“***,你好大的胆子……”

话音未落,许婉婷就对上了一双冷冽深邃,让她胆寒的眼睛。

许婉婷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生生给吓得僵住了。

云卿扬起鞭子就要抽下第二鞭。

就在这时,一个杯子朝着她飞射而来。

速度之快,让云卿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看着它砸中了她的手腕。

钻心的痛楚从手腕直接蔓延到全身,让云卿再也拿不住手中的鞭子,掉落在地。

她咬紧牙关,生生把冲到唇边的痛呼咽回去,冷眼朝杯子掷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玄色绣暗纹长袍的男子正朝她缓缓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