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掌心娇娇在线阅读全文 季繁星陆梵文小说微信内阅读

陆少的掌心娇娇在线阅读全文 季繁星陆梵文小说微信内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季繁星陆梵文的名称叫《陆少的掌心娇娇》,是作者宝木栖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陆梵文讲完这话,陆梵行毫不示弱的就在表明着谁的内心究竟是什么样,唯有自己最清楚。有的人明明已经沉沦到了无可救药却在以为自己是一个审判员审理着他人。究竟真相怎样,陆梵文却不愿意再听陆梵行多说一句话。

《陆少的掌心娇娇》 第2章 让你生不如死! 免费试读

季繁星收拾好情绪,回到季家,就发现爸爸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一个一个的核对着宾客名单。

季繁星心中一酸,缓缓走到季建元身边,抽出了他手中的名单,声音低落,“爸,不用看了,我跟叶燃,分手了。”

“哦,这次又准备分几分钟?”季建元好笑的摸了摸季繁星脑袋,“马上就结婚的人了,还想一出是一出呢!”

“我认真的。“季繁星忍了一路的眼泪,此刻终于夺眶而出,“爸,叶燃他,出轨了!”

“哦。”季建元的笑容瞬间收敛,神情不怒自威,“谁?”

“顾锦书。”

“你说谁?”季建元神情一愣,有些不太相信的再次询问。

“顾锦书。”季繁星咬着唇,“就在半个小时前,我亲眼看到她和叶燃睡在一起……”

季建元的神情彻底严肃起来,刚想开口,‘啪嗒’一声脆响,打断了他没说出口的话。

季繁星父女俩人转过头,就看到顾锦书站在台阶上,她的面前是一个碎裂的相框。

顾锦书双眼噙泪的望着季建元的方向,无辜的好似一朵纯洁的白莲花,“爸,我没有!姐姐她肯定是误会了!”

季繁星看向嘴里说着误会,身上却穿着那袭被她抓奸在床时,穿着黑色抹胸长裙的顾锦书,只感觉到了浓浓的挑衅,眉目间凝聚着冷意,“我不是说过,不想在季家看见你的吗?”

“姐姐?”顾锦书的眼泪掉的越发凶狠,“是妹妹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你要这样……这样……污蔑我。”

季建元的脸色,在顾锦书的这番话后,彻底沉了下来,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顾锦书后,严厉开口,“星星,你要知道,说这种话,是要讲证据的!”

季繁星觉得自己要炸了!

证据?

她顾锦书身上穿的那身衣服就是证据!

未婚夫和继妹的联手背叛、陌生人的未知要挟、还有爸爸话里话外的不信任,种种情绪,像一根导火索,将季繁星的情绪彻底引爆,她哽咽着大吼出声,“证据,证据!我都亲眼看到了,还需要什么证据?你要我当场拍下来给你看吗?”

季建元神色莫名的看了眼季繁星,沉声道,“星星,你冷静点。你跟叶燃在一起五年,他从来没爆出过任何花边,现在你们要结婚了,你却突然发现这样的事……”

“够了!爸,就算是有心人特意发给我的又如何?他出轨是事实!”听到爸爸的话,季繁星心都凉了半截,“这婚我是绝对不会结的!”

季建元也来气了,他看着完全听不进解释的季繁星,狠狠的拍了一把桌子,“季繁星,我也告诉你,婚姻不是儿戏,容不得你在这耍小性子!这婚,你不结也得结!!!”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吵起来了?”后妈董曼青一脸焦急的从二楼的房间里跑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碎在地上的相框,当即惊讶开口,“锦书,这不是你说要送给星星当新婚礼物,今天赶了一整天才绣完的百福图吗?怎么这么不小心?”

听到这话,季繁星整个人如坠冰窟,看着悄悄对自己露出得意笑容的顾锦书,气的双眼通红,一把推开了她,埋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留下一脸莫名的董曼青,她小心的捡起地上的绣布,一脸心疼,“你们两个也是的,星星都要结婚了,还吵什么吵?就不能让着她点?”

顾锦书柔顺的偏过头,没让她看到自己脸上的泪痕,轻声道,“我知道了,妈。你先回房,我把地上的玻璃扫一扫。”

直到董曼青回了房间,季建元才深深的叹了口气,疲惫的躺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道,“抱歉啊!锦书,星星她太任性了!”

“没关系的!爸爸,我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才会每一次姐夫上门时,都找理由躲开。只是,没想到……”顾锦书苦笑了一下,“姐姐她,还是误会了。”

季建元沉默的摆了摆手,直到整个季宅都安静了下来,他才沉吟的拨出一个号码,“老福,二小姐今天,有出门吗?”

等了一会,那边传来一句答案,“老爷,没有查到二小姐的出行记录。”

“知道了。”

“倒是夫人今天有点奇怪的连续出去了两趟。”

电话那头还想再说,只是看着已经挂掉的电话,想了想,还是没有回拨过去。

毕竟,老爷问的,只是二小姐。

季建元沉默的放下手机,面色沉重,所以,这是有人盯上季氏了?

———————————————

季繁星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雪白的房顶,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幕幕,只觉得身心俱疲。

明明一个小时前,她还对这场婚姻满怀憧憬。

可那个不知名的男人,仅仅用一条短信,一个视频,外加一份‘礼物’,就把她对未来的美好畅享,搅和的支离破碎!

说曹操,曹操到。

季繁星才刚刚想到那个男人,那个诡异的电话号码就打了过来,“怎么样,这个礼物,你还满意吗?”

男人漫不经心的语气,像一把尖锐的匕首,将季繁星的心再次戳出一个大洞,她又恼又怒的开口,“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当然是让你生不如死啊!”

说着,电话那头的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状似体贴的开口,“看来,季家大小姐的承受力需要再锻炼锻炼了!我这才刚开始,你就受不了了,那接下来的,你还怎么熬的过去?”

季繁星一惊,手中的电话越攥越紧,嗓音不自觉的发哑,“你还想干什么?”

“请你欣赏一段录音。”

说着,话筒那边,就传来了一段极为暧昧的录声音——粗重的呼吸,啧啧的水声,以及她断断续续的“轻,轻点…”娇喘。

明明是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季繁星的脸色却肉眼可见的变得苍白。

这是她的声音,可为什么跟那段视频一样,她没有有半点印象?

“你说,我把这段录音,发给你的妹妹,如何?”

“不行!”季繁星顿时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