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知意斐承晟小说目录 秦知意斐承晟完整免费版阅读

秦知意斐承晟小说目录 秦知意斐承晟完整免费版阅读

秦知意斐承晟是作者画青栀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娘不喜欢吃甜食,大家吃。”

《带崽种田被糙汉宠翻天》 第2章 打你天经地义! 免费试读

秦知意看出他们的畏惧,继续道:“今天族长在这里,我就把话说明白了,我可以走,但是有条件。第一,我被李钱氏打伤,必须得休息一晚上,所以明天早上走,而且你们不得败坏我名声。第二,我要20两银子。”

说完,她一双眼睛毫无畏惧的扫向周围一圈人,最后视线落在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身上。

“族长,您说说看,我就这两个要求,不过分吧?”

族长也被她的气势哄住了。

当即点头:“不过分,不过分,你受了伤,休息是应当的,另外只要了20两,又不多,也合情合理。”

秦知意听了这话,总算安了心。

这地方不能呆,留下来无疑是自掘坟墓。

至于钱,她也不能多要。

要多了怕被贼人惦记,要少了不划算。

最重要的是,她从原主的记忆得知,原主偷偷攒下的一百多两银子还藏在家里呢。

这个时代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一文钱相当于她那个时代的一块。

20两银子就是两万块,再加上原主存下来的那一百两银子,就相当于十几万块了。

倒不如先休息一晚,把伤养养,理清楚局势,然后拿了钱带着两个小家伙从长计议。

李钱氏听到这话可不服气。

她刚刚才被这个贱蹄子打成这样,连槽牙都打掉一颗,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尤其是二房,这会儿看她这副模样,笑的嘴角都快到耳朵根了。

她把视线看向李满贯,希望他给自己做主,可李满贯却跟没看见似的,一声不吭。

眼看自家男人不管,李钱氏直接扑到族长面前:“老太爷,她的事弄整齐了,冤的还有我啊。您可得给我做主,这小***把我打成这样,我以后可怎么活啊……”

这话一说出口,站在一边的双胞胎兄妹立马急了。

他俩虽然年纪小,可也看得出来大家都怕族长。

这会看到坏女人告状,李承第一个站起来道:“族长,是她先打我娘的!”

李桃也在这时候奶声奶气道:“是她先打阿娘,她坏!”

秦知意看到两个小家伙虽然害怕,却还是挺身而出想保护她,心里不禁暖洋洋的。

再看李钱氏,就更觉得厌恶。

于是上去又是一脚踹在李钱氏屁股上:“你小叔子说得对,是你先动的手。没大没小的东西,我是你婆婆,要是再敢胡乱喊叫,看我不抽烂你的嘴!”

说罢,秦知意又问面前的族长:“族长,族里您最德高望重,您说,儿媳妇能打婆婆吗?先不说谁动的手,我就问问,婆婆教训儿媳妇,是不是天经地义?”

族长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说不是吧,可人家就是婆婆,哪怕比儿媳妇小几十岁。

要是说是,怎么都有些怪怪的。

最终族长把心一横,冷声道:“你婆婆说得对,就算是打你,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们婆婆受了伤,还不赶紧扶回房间好生伺候着!”

这话说完,二儿媳妇李吴氏立马上前将她搀扶住,甚至还殷勤的喊了句:“娘,我扶您回房休息。”

她现在头开始晕了,再耗下去指不定要倒。

趁着这会功夫回去休息也行,反正今天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横竖又不能明着捅死这窝狼心狗肺。

便道:“还是老二媳妇有心。”

其余几个干瞪着眼,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进了睡房。

直到秦知意的身影再看不到,李钱氏才一瘸一拐的走到李满贯身边,低声愤愤道:“瞧吧,这***赶不走,还硬生生想当咱们娘,指不定是想让咱们给供着,今天赶不出去,肯定就赖着不走了,我看,家里是多了个活祖宗!”

李满贯阴沉着脸道:“急啥,她不是说了等明天早上吗?族长在这,今天的事他老人家可都看着呢,今晚上,你可甭再去招惹她!”

李钱氏心有余悸:“那明天早上要是还不走呢?”

李满贯冷哼一声:“这用不着你管了,要是赖着不走,我有的是法子!”

送秦知意回了房间,李吴氏就离开了。

秦知意扶着额头小心翼翼坐在床上,然后才躺下。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母子三个,兄妹俩一瞬不瞬的守在她身边。

“阿娘,你疼吗?”

小丫头盯着她,奶声奶气的询问。

原主后脑勺被打出那么大个窟窿,不疼才怪。

可看到这么可爱一个小女娃,她当真没觉得有多疼了,而是伸手捏了捏她肉乎乎的小脸:“阿娘不疼了。”

刚刚她也只是看着小丫头可爱,这会上手摸了那肉呼呼软嘟嘟的小脸,就更加觉得可爱了。

她下意识像摸一下小男孩的脸,谁知道小男孩的脑袋却往后微微一偏。

就在她以为摸不到了的时候,小家伙却又主动凑上来,把脸凑到她的手边。

看着这个小傲娇,秦知意的一颗心,瞬间就被融化了。

这兄妹俩,她真是喜欢得紧。

躺下休息的时候,她总算是把这个时代摸透了。

原来她所身处的位置,是大荔国靠北方的云阳县李家村。

大荔国皇帝年老体弱,各个皇子为了皇位明争暗斗,就连各地藩王也一样蠢蠢欲动。好在虽然上面动荡不安,对小老百姓的影响不是很大。再加上李家村更是一个偏远地区的小村镇,影响就更小了。

至于原主之所以知道这么多,全都因为她爹四年前带着她去了趟云阳县城,拉着她公然叫卖,这才导致原主十八岁大好年龄,就被迫嫁给瘫痪在床的李员外冲喜。

想起原主还在床铺下藏的银子,秦知意立马又开始摸索,好在凭着记忆,终于找到了一百两银票、一点碎银子,以及几十个铜板,外加零星几个珠钗首饰。

有了这些,就算日后出了李家,她也能带着两个孩子活下去。

她把这些东西重新藏好,加上脑袋实在是晕得慌,便学着原主的语气,喊李承小名:“大宝,娘头有点晕,想睡一会,你好好看着妹妹,一定不要出房门。”

眼下李家兄弟各怀鬼胎,就算她找了族长要保证,也不能掉以轻心。

李承应了一声,秦知意就昏昏沉沉的睡下了。

等她睡着以后,李承小小的眉头跟着蹙起来,这让他一张娃娃脸不禁多了分英气。

他一本正经的小声问李桃:“二妮,你有没有觉得阿娘有些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