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要休妻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楚岚牧山川全文无广告阅读

世子要休妻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楚岚牧山川全文无广告阅读

世子要休妻中主要人物有楚岚牧山川,由红色榴莲倾情著作的一部古代小说,目前正在网络连载。全书主要讲述牧泉信看起来,不久脸色就变了。“你能理解吗?”牧山川纤细的手指有节奏地敲着书桌。“世子放心,下属会调查清楚。”牧泉正色道。第二天早上,应该轮到牧泉休木了,但他还是有点担心牧山川。他早早来到侯府,给牧山川带来了食物。

《世子要休妻》 第2章 自欺欺人 免费试读

奈何穿雨费劲力气挣脱开,眼神飘忽不定,当即跪了下来,言语间颇有咄咄逼人之势,“世子妃蛮横恶毒,将我们家夫人推下水,世子一定要为我们家夫人做主啊!”

少女的额头一下下砸在地面,就连楚岚都忍不住在心底赞一句好一出忠仆戏码。

“你究竟要做什么?”

许是方才的几处痕迹的原因,牧山川的不耐淡化几分,眼底浮出几分疑云。

楚岚居高临下地看着穿雨,眉眼间尽是冷色,“那你倒说说,当时是怎么个情况?”

“当时奴婢正在为夫人探路,是世子妃从后冲出来,将夫人拉入水中!”

“你撒谎!”楚岚厉喝道,指着地面上凌乱的鞋印,说道,“此处的鞋印分明显示的就是我在前面!”

穿雨身子一颤,伏得更低,“是……是奴婢情急记错了,是从前面冲来的。”

楚岚嗤笑一声,“那你明知你的主子有危险,身在前方而不拦,难道是有意想让主子去死?”

“不是!奴婢没有啊,世子明鉴!”

穿雨面色大变,身子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楚岚慵懒地掏了掏耳朵,“你当然没有,因为你根本什么都没看到,当时你正在园子外巡逻,许多人都瞧见了,还需要我给你叫人证吗?”

“你!”

穿雨杏眸瞪大,她竟然被这个蠢货套话了!

楚岚淡淡地看向神情复杂的牧山川,皮笑肉不笑道,“世子爷看明白了吧?”

空口白牙都能编出一通胡话,这不就是摆明了是要诬陷她?

牧山川轻轻皱眉,冷漠地声音宣告着残忍的结果,“穿雨护主不力,拉下去乱棍打死。”

呵,自欺欺人。

楚岚轻轻拨弄鬓发,打了个哈欠,“若是无事,二位自便吧。”

“慢!”牧河渠紧握拳头,冲上前去拦住她的去路,沉着脸,“一个蠢笨的丫头护主不力,可到底还是嫂子处处针对我家夫人,还是请嫂子屈尊,以下人的身份伺候到她身子痊愈!”

“本夫人伺候她?!”

楚岚心底生了不悦,这男人要不要点脸皮,竟是如此无耻!

正要开口辩驳一通,谁料那道低沉的嗓音一锤定音,“弟妹身子弱,你照顾她时仔细些。”

她恨不得一口咬断牧山川的脖子,恶狠狠地剜他一眼,阴阳怪气道,“好,本夫人自是会好好照顾!”

说罢,便大步往温月如的院子走去。

她倒要好好会一会,究竟是什么样的狐狸精!

……

“夫人!”穿云惊喜地迎上床榻,“您总算醒了,可叫奴婢担心得很。”

温月如撑着身子坐起来,苍白的脸色却是难掩的喜意,“楚岚是不是被休了?呵,总算让这女人滚出侯府了,只是可惜没看到她那狼狈的模样。”

穿云面色一僵,眼神有些躲闪。

温月如咧嘴一笑,“快同我仔细说说,她是如何被赶出去的?”

“原来弟妹这么希望本夫人被休啊?”

楚岚悠然踱步而入,眼神戏谑,调笑道。

她环视一圈,忍不住咂嘴,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眼前的房间被各式各样的名贵器具所装饰,只怕整个侯府值钱的东西都在这里。

一想到她那快赶上陋室铭的小院子便心觉不平衡。

温月如眼中的欣喜顿时结了冰,指尖攥得发白,冷哼一声,“世子妃说得哪里话,弟妹只是看你在这侯府里过得并不畅快,倒不如出府去,不过是名声坏了点,想必世子妃早已习以为常了。”

阴阳怪气的讥讽听得实在刺耳,兰心气得发抖。

楚岚不怒反笑,微扬下颚,“你说的是,但是在外的名声再烂,我依然还是世子妃,你那些龌龊的小心思,还是藏着的好。”

“你!”

温月如蹭的一下从床上站起来,瞪圆了眼睛。

这死女人何时变得如此牙尖嘴利?

“夫人,世子和二公子来了。”

门外的穿云话音一落,温月如立马躺回了榻上,在二人进入的那一刹那,故作委屈道,“我还是个病人,又不是故意的,世子妃如此咄咄逼人,当真是恨极了我?”

楚岚眉梢微挑,心觉不对劲。

果不其然见到牧河渠扑了上来,护着温月如,厉声指责道,“没想到嫂子应下了照顾之责,背地里竟是怀着这样的小心思!”

难道这不是强逼着她而做的?

楚岚摇头轻笑,一个无耻一个虚伪,还真是天作之合。

“门外的小厮自然是长耳朵的,小叔子当真想知道事情真相去问一问不就知道了?”她轻扯嘴角,转身离去。

闻言,温月如缩在牧河渠的怀里的脸色微变。

“世子爷……”她抬起头,楚楚可怜的望着他。

牧山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广袖下的拳头紧握而起,“好生休养,本世子自会同她说清楚。”

那张娇颜在看到远去的背影顿时冷了下来,判若两人。

……

楚岚的房门被生生推开,兰心被吓了一跳,一见是牧山川,看向楚岚的眼神带着几分担忧。

“世子爷又来替弟妹主持公道了?”

楚岚翘着二郎腿,一条腿随意乱晃,看着慵懒随性,出口却满是讥讽。

“月如身子骨不好,怀上子嗣本就不易,又刚落了水,难免情绪波动比较大,你作为长辈自然是要多谦让,多关心照顾些,今后收一收你那刁蛮的性子,免得又让她的身子雪上加霜。”

牧山川自顾自的坐下,抬手为自己倒了杯水。

楚岚傻眼,“世子爷说这话还真是有趣,我这个明媒正娶的世子妃倒是得处处让着她,就连住所都比不上她院子的十分之一,所有人都捧着,不知道的还以为弟妹是玉做的。”

她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合着整个侯府就只有温月如是女的?

就只有她能生孩子?

能生怎么也没跟兔子似的一窝一窝下崽儿呢?

牧山川眉头轻皱,看着她的眼神中透着浓浓不悦,重重地放下杯子。

“楚岚,你在府中横行霸道的刁蛮行径本世子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就是欺负月如性子软弱善良,话就放在此处,若是月如的身子出了问题,你便想想该如何面对牧家祖宗。”

牧山川心下无奈,铁青着脸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