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沈音音秦妄言的小说 生崽后,舔狗前夫总想强撩我在线阅读全文

主角叫沈音音秦妄言的小说 生崽后,舔狗前夫总想强撩我在线阅读全文

《生崽后,舔狗前夫总想强撩我》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沈音音秦妄言,是作者鹿桃千岁打造的现代言情小说,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离婚那日,沈音音倒在血泊中,在冰天雪地里生产,也记起了自己真正的身份。沈老爷寻回掌上明珠,越城一半的权贵正襟危坐,等着给沈音音塞红包。大哥收购娱乐公司,问她想不想进娱乐圈,二哥带她参加拍卖,为她买下豪华衣服和珠宝首饰,三哥给了她几千万零花钱,让她随便玩。有这么多亲人团宠她,她还要狗男人做什么?某狗男人却在等待她回头……“总裁,夫人回复你了!”“她知错了?”“不,夫人把你们的聊天记录曝光了,现在新闻上都说您是舔……狗!”

《生崽后,舔狗前夫总想强撩我》 第1章 免费试读

“妄言,你今天必须和念晚圆房!”

老太太让人把门锁上,十几名佣人把手在外面。

秦妄言满身热汗,用拳头中重重敲击房门。

“妄言,我把自己洗干净了。”

秦念晚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

秦妄言转过头,看到女人圆圆的脸蛋上,布满紫红色的可怖疤痕。

男人俊美的容颜上,戾气横生。

秦念晚这个名字,是秦妄言取的,她长得丑又痴傻,不记得自己的名字,被秦奶奶捡回来后,有大师说她和秦妄言八字相合,老太太立即拍板决定,让她嫁给秦妄言冲喜。

当时秦妄言已经病入膏盲,秦念晚被送入洞房时,秦妄言还真的醒了!

三个月来,秦妄言身体好转,两人之间始终没有夫妻之实。

面对秦念晚那张脸,他难以下手。

老太太给他吃了虎鞭鹿血,烈火焚烧,这一次,秦念晚终于能如愿以偿,成为他的女人了!

“把灯关了,躺上来。”

“嗯,好。”

秦念晚乖巧的关了灯,往男人所在的方向摸索去。

她走近,沐浴的香气扑鼻而来。

秦妄言把她丢到床上,不带一点怜惜。

现在她如愿以偿了。

结束后,男人没有一丝留恋,他起身进了浴室,等到他出来后,他才开了灯,

秦念晚披上衣服,下了床。

秦妄言不喜欢她,出现在主卧里,她双脚打颤,强撑着离开。

突然,秦念晚双腿一软,整个人跌倒在地。

“腿断了?”男人没有要上前扶她的意思,他从秦念晚身旁走过,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叠纸质文件。

“过来,把这个签了。”

“妄言,我肚子好疼……”

“我让你过来!”男人长着一副好皮相,脾气却不好,“站不起来,你就给我爬过来!”

灯光照亮了秦念晚如鬼一般难看的脸,丰盈的身体上,全是被人蹂躏过的痕迹。

她跌跌撞撞的爬到秦妄言身边去,纸质文件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明晃晃的摆在上面。

秦念晚痴傻,她不识字。

“这是什么?”

秦妄言只将价值不菲的钢笔,塞进她手里。

他俯下身来,沐浴后清新的水汽,和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笼罩在秦念晚身上。

“在这里,写你的名字,我之前教过你,你的名字怎么写。”

他一只手撑在床头柜上,仿佛是把秦念晚圈在自己怀中。

秦念晚看到文件上,写着秦妄言的名字,他们领结婚证之前,秦妄言教她写自己的名字,她也认得秦妄言的名字。

这一次,她再一次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秦妄言名字的旁边。

签下两人名字的离婚协议书,被重新放回抽屉里,他交代这个女人,“我让你签字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秦念晚脸上满是精喜的情绪,她和秦妄言居然有了,独属于他们两人的小秘密。

她重重的向这个男人点头,天真浪漫的问,“我和妄言的名字写在一起,是不是代表着,我们是夫妻,我们会生儿育女,白头到老!”

男人看她的眼神里,只有嘲弄的情绪,他扯起性感的薄唇,笑了声,“你真是个傻子!”

八个月后:

秦家老太太病逝。

“我想去见奶奶,我要见奶奶!!”

秦念晚挺着大肚子,却被佣人拦在楼梯口。

“念晚小姐,你是孕妇,去了灵堂,会冲撞老太太的!”

佣人不让她去前厅参加丧礼,又说道,“念晚小姐,你还是回房间收拾一下,秦三爷安排你去红枫别墅待产。”

秦念晚茫然的问,“妄言会陪我一起去吗?”

佣人不屑冷笑,“傻子啊!你知道吗,夏晚晴小姐回国了,而且她也怀孕了!

如今,老太太仙逝,再也没有人能阻止秦三爷娶夏晚晴小姐了!所以你啊,该带着你的孩子滚蛋了!”

秦念晚鼓起腮帮子,愤愤不平的说,“我是妄言的老婆,妄言不会娶别人的!”

佣人被她的话逗笑了,“你知道秦三爷为什么给你取名念晚吗?念晚就是想念夏晚晴的意思!

你这个傻子,自始至终就是个劣质的替代品!像你这种丑八怪,根本不配生下三爷的孩子!”

“你胡说!我要去找妄言,让妄言告诉你,他跟我一样,期待着宝宝从我肚子里出来!”

秦念晚眼眶绯红,她挺着大肚子,出现在大门口。

她看到,秦妄言扶着一个女人进了大门。

秦妄言看见了秦念晚,他的眉心就皱起来了,“怎么还没送她走?”

身为管家的秦朝低着头说:“佣人在准备念晚小姐的行李……”

“现在就立刻把她送走!”

秦妄言冷声低呵,秦朝立即带着保镖走到秦念晚面前去。

“念晚小姐,三爷安排您去红枫别墅待产,请随我上车吧。”

秦念晚摇了摇头,她满怀期盼的问,“妄言,你会陪我生宝宝吗?”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保镖捂住嘴,秦念晚想去到秦妄言面前,却被保镖越拖越远。

夏晚晴疑惑的问男人,“刚才那位是?”

秦妄言清俊的容颜上,没有一丝情绪起伏,他的声音淡漠到了极点,“一个傻子罢了。”

秦念晚被强行塞进轿车里,她趴在车门上敲打玻璃,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秦宅越来越远。

奶奶说,等她把宝宝生下来了,她和秦妄言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他们今后永远都不会分开。

秦妄言不会不要她的,等孩子出生了,她肯定能回到秦妄言身边去。

黑色的迈巴赫沿着盘山公路前行,秦念晚晕车的厉害。

突然,整辆车冲出护栏,往下坠落!

秦念晚下意识的蜷缩起身体,护住自己的肚子。

“砰!”一声巨响,整辆车翻倒在半山腰上,

秦念晚几乎昏死过去。

她睁开眼睛,涓细的血液,沿着她的额头,流淌而下,混合着汗水,落进她的眼睛里。

瞬间,无数画面如走马灯一般,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她什么都记起来了!

她是越城豪门沈家的掌上明珠——沈音音!

若不是被***暗算,她也不会失去所有的记忆。

她对秦妄言一见钟情,老太太就让她嫁给当时成了植物人的秦妄言冲喜。

她怀了秦妄言的孩子,满心欢喜的等待孩子降生。

而她早已经被秦妄言哄骗着,签下离婚协议书。

秦雯雯说,秦妄言给她取名“秦念晚”,是在想念另一个女人!

自始至终,她不过是个临时替代品。

他爱的那个女人回来了,她就该让位,连同她的孩子,一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她从扭曲变形的车厢里爬了出来,驾驶座上的司机,早已被挤压成肉泥。

下雪了,雪花一片片覆盖在她身上,羊水沿着大腿,泊泊涌出⋯⋯

沈音音看到不远处,落着一部布满裂缝的手机。

她伸出扎满玻璃碎片,血淋漓的手,拿过那部手机,按下自己烂熟于心的号码。

数秒后,越城金贸大厦,总裁办公室内,沈天明接起电话。

“喂。”

“爸爸,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