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晚薄云深夫人跑后,偏执薄少杀疯了小说完结在线阅读

沈星晚薄云深夫人跑后,偏执薄少杀疯了小说完结在线阅读

热门好书《夫人跑后,偏执薄少杀疯了》是来自糖果小蜜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星晚薄云深,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沈星晚自幼罹患眼疾,刚接受完移植手术,重见光明,就成了他眼中谋杀妹妹的真凶。原来她最爱的妹妹一直是她的移动血库,她的眼角膜,也来自妹妹。父母的设计,让她百口莫辩。“乖,别哭了,别把瑶瑶的眼睛哭坏了。”她深爱的男人抚摸着她的眼睛,却透过她的眼睛看着另外一个女人。误会,折磨,让她迫切的想调查清楚妹妹死亡的真相。只是越往下查,事情越扑朔迷离,妹妹真的死了吗?既然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她的解释,那这桩已经变成噩梦的婚姻不要也罢。后来,沈星晚从薄云深身边逃离。所有人都说,那天之后,薄少疯了。

《夫人跑后,偏执薄少杀疯了》 第2章 免费试读

陆之初把针***她的血管里,可因为她乱动,针头插歪了,血液倒流。

陆之初将针头拔了,重新插了一遍。

陆之初看了眼她苍白得没有血色的脸,眼底划过一丝不忍:“沈小姐,你不要为难我,这件事,我帮不了你。”

沈星晚并未在乎他言语间的怜悯,苦笑一声,不肯放弃,反扣住他的手腕,任由针头刺进肉里。

她感觉不到痛,恳求道:“求求你了……”

她几乎卑微到尘埃里。

她没有杀人,也没有做错任何事,她就是做了个手术而已!

陆之初放开她的手:“薄少吩咐过了,我不能把你带出去!”

“那你让我用用你的手机好不好?我给我父母打个电话,求求你,就用一下手机……”

陆之初拗不过她,拿出手机,沈星晚报了一串数字,电话隔了一会儿才接通。

那边传来一道憔悴的女声:“谁啊?”

沈星晚听出来了,是她的母亲戴问秋,她急忙开口:“妈,是我,我是晚晚。”

戴问秋声调猛的拔高,激动得声音都在颤:“你这死丫头,从医院出去怎么也不打声招呼,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爸爸找了你多久?”

沈星晚微怔:“你们不知道我出来了?”

戴问秋低声哭着:“你现在在哪,我来接你!”

“妈,我现在没事,我就是想知道,瑶瑶怎么样了?”

电话那边瞬间沉默了。

“妈,你说话啊,瑶瑶怎么了?!她跟你们在一起是不是,她还好好的是不是?!你让她接电话啊!”

她嗓音嘶哑,情绪近乎崩溃。

“你,你先不要管你妹妹,你先告诉妈妈你在哪,妈妈带你回家。”

沈星晚心里一个咯噔,身体泄了力般,颓丧道:“瑶瑶是不是死了?”

“妈,你告诉我,她怎么死的?”

戴问秋支支吾吾的,最后只说了一句:“她得了突发性疾病,病死了。”

沈星晚凄凉一笑,手机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里面不断传来戴问秋的声音,可她什么也听不见。

脑子里嗡嗡的,只有那一句,病死了。

刹那间,黑暗世界里那唯一一点希望的光,都灭了。

她浑身冰凉的坐在床上。

她不过做了个手术,她以为自己可以看到光明,却没想到……看到的,是一个满目疮痍的世界。

陆之初重新给她换了针头,沈星晚坐在床边,长发散乱,脸色苍白,身体不断轻颤着……

陆之初是医生,知道不打镇定,她的眼睛有多疼。

他叹了口气,随手把镇定扔进了垃圾桶里:“沈小姐,好好休息吧。”

沈星晚最后是痛晕过去的。

眼睛看不到,中途醒了两三次,可又很快睡了过去。

直到再一次醒过来时……

口干舌燥,喉间像是着了火,胃也不舒服,她没有时间观念,距离她做手术,好像有两三天时间了……

而她,滴水未进。

她苦涩的笑了笑,拖着这一副病躯,摸索着走出了房门。

薄云深的家,她很清楚布局,手扶着栏杆,一步一步的走下楼梯,佣人们似乎在忙碌。

她跟薄云深家的佣人很熟悉,只不过现在她跟薄云深的关系恶化,她不愿意让她们为难。

她绷着唇,慢慢摸索着往厨房走。

脚下忽然出现障碍物,左脚绊上去,没站稳,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紧接着一阵阵窃笑声在耳边响起。

“呀,沈小姐,眼睛看不见,走路要小心点啊。”

大理石的地板,没有任何预兆的摔倒,沈星晚本就虚弱,此时,浑身的骨头都在叫嚣着疼痛。

估计是新来的见风使舵的女佣,人性就是如此。

她拧了拧眉,重新爬了起来,一言不发的去了厨房。

“沈小姐,饿了吗?”

是吴妈。

“来,这里有一碗吃的,专门给您留下来的,您快吃点。”

沈星晚嘴角扯出一抹笑,对于这一点点的温暖,竟有些感激:“多谢。”

沈星晚摸索着碰到了碗,可是在碗的旁边,并没有筷子。

“吴妈,怎么没有筷子?”

吴妈似乎在旁边笑了下,语气温柔的说:“狗吃饭,用什么筷子啊!”

沈星晚身体一僵:“你说什么!”

“我说,狗,只配吃狗粮!”

“你放肆!”

沈星晚气得发抖,手摸到碗的边缘,直接就砸在了吴妈身上。

吴妈气愤的叫了一声:“沈星晚,你竟然——!”

“即使我现在眼睛看不见了,我也是薄云深的未婚妻,未来的薄太太!我的名字,也是你一个佣人可以叫的?”

这几天的屈辱,压抑,愤怒,所有的情绪都压在胸口,此时彻底爆发了。

嘶哑的嗓音,吓住了为非作歹的女佣。

在一旁窃窃私语的佣人们也都不敢再说话。

顿时,整个房间里安静异常。

沈星晚粗重的喘着气,冷漠的勾了勾唇:“狗仗人势!”

“你——!”

这些人,不过是看到薄云深对她的所作所为,就觉得他们也可以对她做这些事!

只要她还是明珠集团唯一的掌上明珠,海市的沈家大小姐,旁人就别想对她指手画脚。

沈星晚没了吃饭的心思,也不屑和她争辩什么,重新摸索着回了房间。

进入房门的一瞬间,脱力一般,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她没有力气站起来。

只能将自己抱成一团,缩在墙角,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她想大喊,想说这一切都和她无关,可一切的话,都那么苍白无力。

她强逼着自己睡过去,等睡着了,不渴了,不饿了,也就没有薄云深的冷脸相对了。

沈星晚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那一年的盛夏,碧蓝的湖水,她站在湖边,看着不远处正在玩闹的沈月瑶和薄云深。

阳光正好,风景如画。

可就在这时,忽然狂风骤雨,薄云深不见了,只有沈月瑶在笑着看着她,笑着笑着,她的眼睛里,就淌出了血水……

沈星晚瞳孔震颤,眼睁睁看着沈月瑶朝她扑了过来。

“晚晚,我的眼睛好疼啊!”

“啊——!”

沈星晚猝然惊醒,瞳孔狠狠颤了一下,心脏像是被一双巨大的手攥住,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她恍惚听到楼下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好像是有什么争吵。

她一手扶着墙,慢慢撑起僵硬发麻的腿,好一会儿,才有了知觉。

往门前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眼睛,好像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东西。

透过纱布,不是特别清晰,但隐隐约约能有个轮廓。

可这个想法,并没有让她有多开心,因为这是瑶瑶的眼睛……

她推门而出,楼下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

是她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