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今泽江岁小说全文阅读 陆今泽江岁第2章

陆今泽江岁小说全文阅读 陆今泽江岁第2章

陆今泽江岁是作者安浅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咱们接着往下看一场早有预谋的婚姻,他图利益图她的脸,她图权势图自由。陆今泽,“你要乖要听话,要认清自己的位置。”一天当中,有二十三个小时他们都在试图弄死对方,剩下的一个小时在互撩。后来,他的白月光回来了。江岁笑了笑,“陆总,离婚请签字。”离婚过后,陆今泽开始看心理医生,开始发疯,开始跌落神坛。直到江岁挽着新欢的手,重新出现在他面前。陆今泽,“岁岁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江岁,“为什么要重新来过,我就喜欢看你心有愧疚,为爱面目全非的样子!”

《离婚后,前夫跪求复合》 第2章 免费试读

凌晨两点,车子停在了林氏庄园外面。

江岁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满头大汗的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心脏因为窒息般的疼痛而隐隐发麻。

神智还没清醒的江岁用手抵着额头轻笑出声,沙哑而阴冷的笑声在车里显得有些渗人。

陆今泽静静的看了她好好一会儿,冷声道,“该下车了。”

江岁抬头看着眼前灯火通明的别墅,艰难的推门下车。

在庄园外面守株待兔的江锦承立马带着人冲了上来,“把她给我抓起来。”

江岁倒退一步,紧紧贴着车门。

陆今泽下了车,助理为他撑开一把黑色的大伞,他双手插兜神情危险的看着江锦承,“江二少大晚上的这是要抓谁?”

江锦承脸色变了变,神情诧异,“陆总,你怎么在这里?”

陆今泽警告的看了他一眼,和他擦身而过径直向庄园走去,江岁快步跟上,却一把被江锦承死死拽住,“跟我去医院。”

江岁看着陆今泽冷漠的背影,带着哭腔喊道,“今泽哥哥~”

陆今泽终于停下了脚步,回头冷冷的道,“还不快跟上。”

江锦承权衡利弊,到底不敢阻拦,不甘心的松了手。

“今晚算你运气好,我们来日方长。”

江岁跟在陆今泽身后,直到进了客厅,这才松了一口气,老管家迎了上来,恭敬的道,“陆总,老爷子在上面等您。”

看着狼狈不堪的江岁,关切的道,“小姐去换身衣服,处理好伤口在来吧。”

江岁一回到房间关上门,就浑身酸痛的滑坐在地上。胸口闷痛的不行,头脑也开始变得昏沉起来。

缓了几分钟,还是强撑起来去快速的冲了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看着镜子脸色苍白的像鬼的自己,打开冷水往将脸埋了进去。

冰冷的刺激让她的头脑格外清醒,也让她重新打起了精神。

二楼,陆今泽跟着管家推门而入,曾经叱咤风云的江家老爷子,正虚弱的躺在床上,浑身插满了管子,医生护士随行在身旁。

“你们都出去吧,周律师留下。”江老爷子看到陆今泽来了,硬撑着开口。

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两人了。周律师给陆今泽递上一份文件。

陆今泽翻了一下,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波澜,这是他一直想要的一块地和江家在海外的产业。

“老爷子什么意思?”陆今泽问,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

“只要你和我的外孙女江岁结婚,帮我护住她,这些都是你的。”江老爷子直接给出了自己的要求。

他还没死呢,不孝子孙们已经把江岁搞去精神病院待了三个月。要是他死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欺负人。

而且不幸的是,江家这一代唯一的女孩江晚病重,而江岁的骨髓刚好能匹配上。

对于江家其他人来说,当然是从小捧在手心看着长大的江晚的命更重要。

江岁在江家基本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

江老爷子叹息般的道,“是我对不起她,把她接回来了却护不住她。”

江岁的母亲已经去世,她暂时也不能回国外。

陆今泽把文件合上递回给周律师,抱歉的对苏老爷子道,“抱歉,我对这桩交易没有兴趣。”

虽然这些东西他是挺心动的,但是他陆今泽还不至于为了这些,和一个又丑又爱演的女人绑在一起。

“你…咳咳咳…”

江老爷子情绪激动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如果陆今泽不愿意出手,他走了以后岁岁要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外公我可以进来吗?”

得到允许后,门被推开,穿着白色毛衣米色长裙,削瘦苍白的江岁走了进来,神色淡然的站在床前。

陆今泽瞳孔震动了一下,目光落在江岁洗干净的脸上,收不回来。

是苍白纤细又动人的少女,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就让人感受到了满身是刺浑身棱角,最重要的是侧脸像极了那个人。

原来不仅不丑还挺漂亮,陆今泽突然觉得事情变的有趣了起来,轻笑一声,“老爷子刚才说的事情,看在两家过去的交情上我应了。”

江老爷子看了一眼站在那里虽然苍白,但是依然漂亮的很倔强的江岁,一点都不意外的道,“这是你未婚夫陆今泽,我去了以后,你就跟他走吧。”

两人一起走出江家大门,下了一天的雨终于停了。

江岁忍着膝盖处传来的疼痛,挺直了背跟在陆今泽身后,心里思绪翻腾。

她真的要和他结婚结婚了吗?

走到车前,陆今泽突然转身,“你今晚要跟我走吗?”

江岁受惊般的抬头,“我要留下来陪外公。”

“怕吗?”

江岁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摇摇头:“不怕。”

“真有勇气。”陆今泽的声音里染上了一丝笑意。

路灯下,少女看似易碎似琉璃,眼睛却特别特别的亮,闪着不服输又执拗的光。

像极了那个人十七八岁时的神态。

陆今泽心神一动,突然伸手给她整理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神情温柔的问,“今年多大了?”

“快要十九岁了。”江岁垂下眼眸。

真是年轻,陆今泽目光深邃的审视着她,“有没有想过去剪短发,短发更适合你。”

江岁抬头故作不解的看着他。

陆今泽轻了笑道,“我更喜欢短发的女孩子。”

忍了一晚的江岁,突然对他粲然一笑,猝不及防的伸手抓住他的手,用力一口咬了下去。

直到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才放手,不屑的看陆今泽,“别用看小猫小狗的眼神看我,你喜欢短发的女人,关我屁事!”

“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的契约婚姻,老男人少高高在上的指使我!”

江岁发泄完心里的恶气转身就跑。

在进屋之前之前,还特地对陆今泽做了个鄙视的手势。

反正协议都签了,她才不要继续忍着他。

一旁的助理看的目瞪口呆,这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陆今泽低头看着手上明晃晃的牙印倒是没有生气,“原来是有利爪惹急了会挠人的小猫。”

他这个人最喜欢训“猫”了,她可不要让他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