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少狠宠妻》章节目录by茶忆安无弹窗全文阅读

《靳少狠宠妻》章节目录by茶忆安无弹窗全文阅读

火爆新书《靳少狠宠妻》由知名作者茶忆安最新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靳西泽秦乔,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这场婚姻里,你注定是个失败者。”生下孩子的当天,肖扬领着个气焰嚣张的女人站在病床前,逼我离婚,逼我净身出户。曾经,我对他深信不疑,没想到在他眼里,我只是个利用完就可以随手丢弃的工具。忿恨过,也绝望过。直到后来,我认识了靳西泽,才知道:如果有人曾不屑一顾地把你踩进泥泞,那么终将会有一个人,心甘情愿把你捧在云端。只是西泽,也许我脚下这条早已走偏的路,永远也无法和你相交……

《靳少狠宠妻》 11 越来越像一个谜 免费试读

  我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样,心潮涌动。

  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我心中的结却好像开解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能有这种感悟,又或者仅仅是出于一个人的敏睿善感。

  夜里的风带着院子里青草特有的香味,从半开的落地窗外灌进来,凉意驱散了我脸上的热度。

  我轻轻转动杯子,盯着挂在杯壁上的暗红色酒痕,突然问出了心中的好奇:“靳总,那你……你的妻子呢?”

  “我?”他侧头看看我,嘴角很快漾出一抹玩味低笑,“我没结过婚,哪来的妻子?”

  但很快又说:“你是想问,Angela的妈妈吧?”

  我点了下头。

  他抿了一小口酒,丝毫没有犹豫地回答:“Angela没有妈妈。”

  这句话可以说直接把人拒于千里之外。我愣了愣,很快明白了,他并不想跟我谈起他自己的事。

  我也不敢多问,只说了声:“对不起。”

  沉默开始在客厅里蔓延,看着他端起酒杯一口一口喝着红酒。

  想到何婶说他寂寞。看他现在的样子,或许真是如此吧。

  我不禁更加好奇,他身后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他们要分开?是有误会,还是有什么别的隐情?

  我发现,身旁这个人的经历,他的过往,他真实的内心,他那双深邃沉郁的眼睛底下,藏着的是什么?

  所有这些,我一概不知。

  靳西泽对我来说,越来越像一个谜……

  不知过了多久,靳西泽喝完酒,放下酒杯。

  “时候不早了,去睡吧。”

  “不客气……靳总也早点休息。”

  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放下杯子刚要离开,低沉声音又轻风一样掠过耳畔。

  “秦乔。”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都能把我的名字念得这么好听。

  我顿住脚步回头。靳西泽看我一会,只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陪我。”

  回房间时,可能是因为喝了酒,我头有点晕。

  躺在床上脑子里乱糟糟的,半天都抓不到一点头绪。

  夜里,很晚我才睡着。睡梦中好像出现了那个她。

  她背对着我,站在层层雾霭后……

  -

  靳西泽并不是那种普通意义上容易相处的人。虽然刚开始接触,他总是给人温和,彬彬有礼的感觉,但也仅止于此。他从不向人表露他的情绪,更加不会轻易敞开心扉。

  他就像夜空里最耀眼也最遥远的那颗星,你觉得触手可及,实际它远在亿万光年之外。

  我觉得,应该很少有人能走进他的内心,真正了解他吧。

  那晚的事我放到了心底,日子再次平静了下来。

  直到这天Angela突然张口叫了“爸爸”。

  这本也是平平常常的一天。下午她睡醒了,我抱着她坐在沙发上读绘本。

  何婶在厨房忙,客厅里很安静。她靠在我怀里,听得很认真。

  六点半窗外准时传来汽车引擎声。

  靳西泽迈进屋子时,Angela抬头看看他,突然脆生生说了声:“爸爸。”

  发音虽然稚嫩,但很清晰,在淡淡的阳光里像咬碎了一颗葡萄。

  不过叫完就Angela埋下头,自顾自又去看绘本没再理他。

  靳西泽立在那儿,有那么一会儿没说话。

  他的司机阿恒拎着公文包站在他身后,连忙陪着笑脸客套:“靳总,您女儿都会叫爸爸了,可真快啊!”

  他嗓子里“哦”了一声,转身头也不回上了楼。看起来好像并没有高兴的迹象。

  阿恒瞅瞅我,做了个无奈的手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惹了他。

  我也弄不懂他眼里的神色。从没想过Angela终于会叫“爸爸”了,他会是这样的反应。

  晚饭靳西泽没下楼来吃,甚至没有从书房里出来过。

  八点多我陪Angela在她房间的垫子上玩了一会,她玩累了,我便把她放到床上,哄着她睡着了。

  我蹲在窗边,轻抚着她的额头,想起下午的事,心里很费解。

  直到听到有人敲了两下门,我才回神。

  靳西泽倚在门边,目光定定落在Angela身上。那种深切,跟他刚回来那天晚上一样。

  “靳总……”我轻轻叫了一声。

  他伸手松了松领带结,走过来,看着Angela,半晌低声叹道:“小孩子长得太快了。”

  我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这才发现他眼底有些红,可能刚才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直在喝酒。

  也许看到Angela一天天长大,他又想起某些伤心往事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好说:“是啊,她现在能说不少字了。其实Angela很聪明,别看她才一岁多,很多事她都懂……”

  “是吗?今天听到她叫‘爸爸’,我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我必须,为她的一生负责。”

  他用手指碰碰Angela的脸蛋,说这句话时,声音是沙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