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别叫我大郎小说在线阅读 李承宗李建成郑观音小说章节目录

可不可以别叫我大郎小说在线阅读 李承宗李建成郑观音小说章节目录

高质量小说《可不可以别叫我大郎》是来自作者南山堂著作的古代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承宗李建成郑观音,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如今只是不知道李承宗折腾出的东西,是不是真的跟鸡鸭自己孵化的情况一样。”萧瑀这一生算是博学多才了。因此接受能力也算是比较高的。“孵化鸡蛋这种事情,就算最终成功了,可是皇上喜爱牧丹,结果他便大规模栽种牧丹。

《可不可以别叫我大郎》 第2章 逼迫褚遂良 免费试读

东宫的一处偏殿,褚遂良有点烦躁的坐在那里吃茶。

他出身名门贵族,武德元年才被动的进入到李唐效力。

最开始的时候,他是跟在李世民身边做事,也就是去年才被调到了门下省任职。

可是才干了不到一年,就突然被任命为东宫崇文馆校书郎。

关键是这还是自己的恩师欧阳询向太子殿下推荐的,他就是想要表达不满都不知道怎么说。

他的父亲褚亮是李世民的人。

虽然李世民跟李建成之间的矛盾还不算特别突出,但是褚遂良却是比较清楚。

如今父子两人各在一个阵营,处境就有点尴尬了。

“见过世子!”

门外护卫的大嗓门,一下把褚遂良拉回了现实。

很快的,一名孩童就从门口走了进来。

不用谁提醒,褚遂良知道眼前的肯定就是大唐皇长孙李承宗。

他的大名,长安城里许多人都是听过的。

“见过褚教谕!”

“见过世子!”

寒暄的过程之中,彼此都在打量着对方。

历史上,李世民驾崩的时候,褚遂良可是被托孤的三大臣之一。

另外两个是长孙无忌和李勣。

可想而知,他应该就有几把刷子的。

“你们都下去吧。”

李承宗挥一挥手,把仆从全部都赶走了。

“久闻褚教谕博学多才,精通文史,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听李承宗在那文绉绉的跟自己说话,褚遂良觉得很是不习惯。

不是都说这个皇长孙很难相处,不喜文学吗?

怎么感觉有点不一样呢。

“世子过奖了,陛下安排微臣担任世子教谕,我想知道世子的《论语》等书籍都已经学到哪本了?”

褚遂良显然没有要跟李承宗继续寒暄的想法。

不过,事情可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老褚啊,我们做一个交易怎么样?”

“啊?”

听李承宗说出这么一句话,褚遂良心中一突。

刚刚还彬彬有礼的说了两句话,怎么这么快就换了画风?

“《论语》等书籍我是看不下去的,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

过几年本王开府之后,太原郡王府长史的位置给你留着。

你呢,这几年就好好的跟在我身边做事,也别提什么《论语》等书籍的事情了。”

太原郡王是李承宗现在的封号。

作为大唐皇长孙,从封号上面就能看出跟其他人的不同。

就像是后世大家熟悉的晋阳公主,人家的封号是使用了“晋阳”两个字。

晋阳是曾经的太原郡治所,是李唐的龙兴之地。

所以不管是晋阳公主还是太原郡王,都比同级别的其他封号要来的尊贵。

“世子,微臣不是很明白您在说什么。”

感觉今天的事情有点脱离自己的掌控,褚遂良心中有点慌。

“东宫和秦王府之间的关系,你怎么看?”

李承宗今天显然没打算放过褚遂良,屏退了仆人之后,就开始放大招了。

“太子殿下和秦王殿下都是大唐的栋梁。”

纠结了好一会之后,褚遂良嘴里冒出一句和稀泥的话。

“听说你父亲褚亮跟我二叔提议要尽早的对付东宫?”

“哐当。”

褚遂良一紧张,手中的茶杯都给打掉了。

“谣言!绝对是谣言!世子,我敢保证,我阿耶绝对没有说过类似的话。”

刚刚还比较沉得住气,现在却是有点慌了。

没办法,这话要是传开了,褚家就完了。

“如果我跟人说你今天劝说我阿耶先下手为强,除掉秦王府,彻底解决储君之位的争夺,你说别人信不信呢?”

李承宗站在褚遂良面前,虽然身高差了不少,但是两人的气势却是完全不同。

“世子,您不想读书,以后上课的时候,微臣就自己讲自己的,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但是请不要这样子吓微臣。”

满脸苍白的褚遂良,脸上露出一个哭笑。

说实在的,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今天居然会碰到这样的局面。

果然,皇长孙顽劣的名声,不是浪得虚名啊。

“怎么?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还是觉得没有人会相信这样的说法?”

李承宗玩味的看着褚遂良。

虽然他也很想靠着日积月累的才华展示来让褚遂良心服口服的追随自己。

但是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磨。

所以才干净利落的直接逼着褚遂良做选择。

事实上,褚遂良也根本没有选择。

但凡是外面要是流传了褚亮或者是褚遂良挑拨李建成、李世民兄弟的话,他们褚家就完了。

至于这话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

“世子,长安城里比我有名气的人多去了,东宫之中也是能人辈出,为何您就一定要微臣追随您呢?”

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褚遂良,沉默了好一会之后,无奈的反问了一句。

“怎么,你是觉得我这个皇长孙,将来没有希望登基?

要不然此时此刻,你不应该是要感到开心才对吗?”

“外面都传您不懂事,现在看来,传言果然是信不得啊。

世子能够看重微臣,那是微臣的福气。

从今往后,但凡是世子有什么吩咐,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搞清楚了自己面临的局面,褚遂良倒也是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就今天这个场景,自己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再说了,眼前的世子,虽然做法让自己很难接受,但是如果是作为自己追随的人的话。

这反倒是一个惊喜。

历朝历代,皇位的争夺都是很残酷的。

如果不能早早的认清现实,早做准备,那么哪怕你是太子了,也不见得能顺利登基。

更不要说你只是皇长孙。

“老褚,恭喜你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世子倒是很自信呢,可是如今秦王府的实力,其实不容小觑。

特别是秦王殿下如今大胜归来,声势比东宫还要盛。”

褚遂良的角色转变的很快。

既然自己注定要成为东宫,成为皇长孙的人,那么就要替东宫考虑问题。

至于自己的父亲现在还是秦王府的人,那根本不算个事。

满朝的世家勋贵,有一家算一家,基本上都做过两边押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