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无忧君瑾尘哪里可以看 孟无忧君瑾尘免费阅读第3章

孟无忧君瑾尘哪里可以看 孟无忧君瑾尘免费阅读第3章

孟无忧君瑾尘是作者一起看月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末世医学大佬孟无忧一睁眼,发现自己穿越古代,成了为假千金替嫁的窝囊真千金。真千金命苦,泥腿子养父母虐待她,侯府亲人算计她,王爷夫君嫌弃她,太妃恶婆婆诬陷她。真千金还受人挑唆,成了货真价实的恶毒继母。孟无忧撸起袖子一番凶猛虐渣后,想要悄悄溜走,不想便宜夫君是个狠角色,一次一次套牢她。“本王愿意与你暂时做假夫妻!”“王妃若与本王和离,皇帝或宣你进宫为妃,不如继续合作……”“照顾孩子一年,期满还你自由!”为了能在这个皇权世界安咸鱼养老,孟无忧兢兢业业养崽崽。不料,一不小心养出一个又一个狠人。一年期满,她卷了包袱要走。俊美冷酷的男人将她圈住怀里振振有词,“这些都不是本王的孩子,王妃任务未达成,不能走……”

《穿成恶毒王妃:我靠养崽儿逆袭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一闭眼再一睁眼。

孟无忧再醒来,发现她在原身卧室的大床上躺着。

竟然没有再穿越,她有些遗憾。

不过,再差也比末世强,她幽幽叹口气,挣扎着坐起来。

还没坐稳,一道凉幽幽的声音兀地响起,“说!你是不是对月儿用了巫蛊之术?”

孟无忧一个机灵,循着声音望过去,发现她的便宜夫君君瑾尘捏着一卷书坐在不远处的软榻上。

这厮白天的黑色紧袖长袍现在换成了月白色的广袖长袍,泼墨般的长发松散的垂在脑后,在烛光的映照下,特别精致魅惑。

但孟无忧现在对他的美颜无感,被吓到的她没好气的怒吼,“我若会巫蛊之术,首先就蛊你!

不信你放大你的狗眼去密室看,我说的那些金条在不在!”

君瑾尘愣了一下敛眉轻嗤,“金条与你会不会巫蛊之术有什么关系?”

孟无忧气鼓鼓,“当然有关系!我若居心不良,难道不应该半年前卷光你的财物跑路?

我傻兮兮的留在这里守活寡、替你养孩子,还将便于携带的银票换成搬不动的金子,除了喜……心悦你,一生一世只想做你的人,还能是什么?”

“你……不要脸!”

君瑾尘一张俊脸瞬间黑线,后槽牙挤出四个字,身子往猛然从窗户往外一跃,不见了。

孟无忧嫉妒的眼睛发红:

这厮身手***的好啊,自己现在开始学……轻功来得及吗?

不过,事实证明,她的判断是对的……君瑾尘果然还算讲理。

策略……也成功了。

不一会,冷风、冷雨将哭得声嘶力竭的君知月送了来。

圆脸的冷雨冷声嘱咐,“主子交代,月华郡主哭一声,你明天就挨一大板。”

“知道!知道!劳烦漂亮姐姐们替我转告夫君,我一定做到,让他只管放心!

不过我饿了,你们能让他给我弄点吃的来吗?”

又是“漂亮姐姐”

冷风、冷雨一起悄悄红了脸。

冷雨冷声“哼”了一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过,没多久,她亲自送了一个食盒来。

孟无忧甜甜的谢过“漂亮姐姐”,等冷雨出去带好房门,立刻放下浅紫色的蚊帐,带着已经陷入沉睡的君知月和食盒一起进去空间。

她的空间约摸一万亩。

里面有菜园、药田、果园、小别墅、温泉、小河、装满各式生活物资的大仓库。

没有灵泉,但空间灵气比灵泉还要神奇——

她用意念向自身或者别人输送灵气时,可以帮助止痛和缓慢治愈。

当然,她或者需要治疗的人直接进入空间,止痛和治疗效果更佳。

将君知月放在别墅客房的床上,孟无忧迫不及待打开食盒。

天知道她有多馋肉……

前世,她得到空间玉镯的时间太晚,虽然空间很适合养殖,但没有动物种苗。

连鱼苗也没有。

也曾试着孵化蛋类,可惜没有一例成功。

“但愿君瑾尘不会那么小气,哪怕只有一片肉肉也行啊。”

等看到满满的一盘卤肉,她顿时心花怒放,“嗯,便宜夫君还算肯做人!”

她迫不及待用筷子夹了一片到嘴里,却差点没忍住吐出来。

这也太寡淡了吧?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白水煮肉……

难道是有人故意虐待她?

她认真搜索原身记忆,发现这个世界竟然还没有辣椒和酱、醋。

呵呵,还好她空间有不少。

她立刻拎着食盒闪身去空间现代化的厨房,将卤肉和一盘同样寡淡的肉焖豆角进行再加工,然后大快朵颐。

别说,肉肉就是好吃。

……

不想再惹麻烦,孟无忧入睡之前将昏迷的君知月留在空间里面。

自己睡在了外面的古式大床上,铺的盖的都是丝滑超柔的丝绸,也是舒服的紧。

第二天一早,她梳洗过后,依然在脸上蒙了一条洁白的丝巾。

君知月今天不到辰时就醒了。

精致漂亮的小人儿已经恢复了神智。

不过,现在的孟无忧衣着打扮、说话的语气,身上的味道都与从前那个恶毒后娘不同,而且脸上还蒙了面纱,君知月没能认出来。

她疑惑的问这一个,只要抱着,她受伤的地方就奇迹般不会疼痛的人,“你是谁呀?”

孟无忧眉眼弯弯,“我是你的新娘亲。

诶,你喜欢我吗?还是说你更喜欢你的旧娘亲?

需要我将她换回来照顾你吗?”

嘿嘿,她的确是新的,这不算撒谎。

君知月被她忽悠到。

虽然她对这个陌生的女人有很重的防备之心,但只要一离开她的怀抱,她的伤口就痛得让她无法呼吸、无法思考。

她宛如抱住救命稻草一般抱住孟无忧,奶声奶气道,“要你!不要换回来!”

孟无忧前世很喜欢小孩,而末世爆发后,人类幼崽特别难得。

君知月虽然长的不像君瑾尘,但粉雕玉凿、唇红齿白,一双大大的眼睛乌溜溜的会说话。

让孟无忧这个颜控看得心里软乎乎的。

她凑到君知月面前,隔着面纱使劲亲了一口小包子的小脸蛋,“嗯嗯,不换!月儿这么可爱!新娘亲愿意一直陪着月儿!”

不想君知月嫌弃她,她亲上去时裹挟了大量的灵气,君知月舒服极了,忍不住喊道,“要亲,还要亲!”

孟无忧哈哈一笑,“可以,不过月儿要先喊娘亲。”

两岁多一点的小孩能知道什么?君知月当即对着她大喊,“娘亲!娘亲!娘亲……”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房门“哐当”一声被推开。

君知寒和君知白满面怒气、炮弹一样向她们愤怒的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