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千寻楚墨尘免费阅读无弹窗 叶千寻楚墨尘最新章节

叶千寻楚墨尘免费阅读无弹窗 叶千寻楚墨尘最新章节

叶千寻楚墨尘是著名作者云波蓝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四年里,总是会做一个很奇怪的梦。叶千寻是酒店的大堂经理,现在这个服务行业真实难做,各种刁钻的客人没有理由也投诉,硬生生给她逼得有了随机应变的能力,也是因为这些琐事她遇见了楚墨尘,那天她被别人嘲笑还很无助的时候,是他将她搂入怀中。

《总裁请冷静,我已婚》 第一章看着顺眼 免费试读

漆黑的房间,十八岁的女孩杏眼空洞,神思恍惚。

她意识到了自己当下的现状,却无力反抗。

“你真好看……”

男人在她耳畔轻喃,声音暗哑而富有磁性。

是谁?他究竟是谁?

女孩浑浑噩噩中盘旋着一个疑问,试图看清楚对方,想怒声质问,嘴唇翕张几次,所有声音都卡在喉咙口。

黑暗中,女孩浓密的长睫毛轻颤,眼角滚落下了一滴泪。

……

“叶经理!叶经理!听到了请回复……”

对讲机发出一叠声急促的呼喊,将趴在办公桌上的年轻女人从梦靥中强行唤醒。

叶千寻抬手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缓缓睁开的双眸里,满是困惑和烦躁。

怎么又做了这个古怪的梦?

四年里,她隔三差五便会陷入这场梦境难以自拔,清晰的像是亲身经历过一样。

对讲机还在不停呼叫,叶千寻凝了心神,拿起来问:“什么事?”

对方明显松了口气,“2808的客人闹事,必须总经理出面处理才肯消停,否则她要向媒体投诉我们酒店……”

“我这就过去。”叶千寻把手边的黑框眼镜戴上,随手理了理凌乱的鬓发,快步走出经理办公室。

现在服务行业越来越难做了,动不动就被人以投诉曝光差评相要挟。

电梯门打开,里面分立着两个身形高大颀长的男人。

叶千寻礼貌的微笑颔首:“您好。”

戴着金丝眼镜长相斯文的男人含笑回应了。

而另一个,一身纯黑色高定西装,岿然如一尊冷凝的雕塑,浑身充斥着生人勿近的警示。

叶千寻下意识打量:男人的侧颜斧凿刀刻,眉头深锁,直挺的鼻梁下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下颌的线条流畅完美,是那种一眼就让人沉沦的长相。

看他的神情,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叶千寻立即询问:“这位客人是不舒服吗,需不需要帮忙?”

眼镜男解释说:“没事,他就是对香味过敏。”

电梯里飘着之前客人留下的香水味,但没浓烈到让他露出生无可恋的神情吧?

叶千寻即刻说:“抱歉,我通知员工来做空气净化。”

电梯中途停下,涌进七八个非主流打扮的年轻人,旁若无人的推搡打闹,叶千寻被他们撞得脚下趔趄,不慎撞入一个宽厚结实的胸膛。

她在女生中不算矮了,一米六七的个子,却堪堪只到那人的下颚,所以一仰头,入目的是男人薄削好看的唇瓣,曲线分明,色泽也诱人……叶千寻咽了下口水,好在她理智尚存,没有被眼前的“美色”冲昏头脑,第一时间退后两步,说了声“对不起”。

男人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黑沉来形容了,周身裹着一股摄人的寒意,薄唇开启:“这家酒店名不符其实,低了君悦几个档次!”

坐落在马路对面的君悦酒店,是他们华庭的死对头。

凡是入住这两家酒店的客人,全是有背景有后台的人物,谁要是出去说了什么,在社会上都会引起不小的反响,她可不敢冒险。

所以,当男人大步迈出电梯,叶千寻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一路小跑着紧随其后。

从公司章程到企业文化,再到酒店设备,服务理念,她一字不落叙述了一遍,就差口吐莲花了,喘着气说得唇焦口燥,男人连个眼尾都没赏给她。

她不由愤愤然,这人到底吃什么长这么高的,害她差点跟断气了!

男人的脚步倏然停下,叶千寻差点一头撞出鼻血。

身旁,眼镜男轻笑出声,揶揄说:“我们到了,要不要进房间接着聊?”

叶千寻抹了一把额角的汗,讪讪说:“不打扰你们了。”

这男人真可恶,多说几个字会吐血身亡还是怎么的?不过,她也只能在心里吐槽几句。

眼镜男望着她挺俏的背影,勾唇一笑:“小丫头蛮敬业的,就是长相忒普通了,不然的话,你可以享受一下宛城知名酒店的服务。”

“我没你那么饥不择食。”男人轻嗤,肃冷的眼神摆明了不屑一顾,他利落的脱下西装,随手丢进沙发,转身进了浴室。

“你倒是也给点力啊。”眼镜男抱胸斜靠在门框上,眼见着他卷起衬衫袖管,露出一截遒劲的健康蜜色小臂,开始极其认真的洗手,就像完成一项复杂精密的手术。

“墨尘啊,你这些洁癖,强迫症什么的,抽个时间再让心理医生给好好治治,这么多年清心寡欲的,兄弟们都替你着急死,我们真不好意思丢下你一个和尚,独自风流……”

“滚客厅去整理收购案,少在我跟前晃悠。”楚墨尘头也未抬,语气透着不耐。

“行,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算我瞎操心。”宋文钦往多功能厅走,没几步,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他怎么骂自个是太监了?明明是第一首辅好嘛!

宋文钦在沙发边沿坐下,刚拿起文件袋,余光就被一抹亮闪闪的光给吸引了过去。

楚墨尘脱下的那件黑西装,口袋边掉落了一枚银色的酒店铭牌。

宋文钦好奇的拿来一瞧:华庭酒店副总 叶千寻 工号啊哟,我去!他这是发现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了!

楚墨尘从浴室出来,就见宋文钦贱兮兮的不停挤眉弄眼,“尘尘,够闷骚的啊,顺走人家姑娘的铭牌,老实交代,你想干什么?”

楚墨尘丝毫没有被拆穿的窘迫,淡漠回道:“看着顺眼。”

也不知道他说的顺眼,是人,还是物。

宋文钦瞪着他,啧啧摇头,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我发现你的口味,是越来越清奇了……”

客房门前,叶千寻调整了一下表情,伸手按下门铃。

不多时,门从里打开。

“孙小姐,您好,我是……”叶千寻看清门内那张面庞后,脸上礼节性的微笑陡然僵住了。

几秒后,终于找回自己干巴巴的声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