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长欢肖慕南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沈长欢肖慕南全文阅读

沈长欢肖慕南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沈长欢肖慕南全文阅读

沈长欢肖慕南是作者以南去北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咱们接着往下看看着沈长欢如此卖力的干活,沈长乐那颗心就犹如被揪着的一样,疼得不得了。“那个,不用管我的。”沈长欢确实有点不理解自己的姐姐。非要把自己作为那类娇滴滴的小女孩。

《穿到七零女汉子一心想致富》 第3章 你脑子没事吧 免费试读

沈长欢心道不好,快步冲了出去,就看到沈长乐死死盯着肖平,恨不得把人生吞活剥了。

肖平被她盯得瑟瑟发抖,“长乐姐,你有什么事吗?”

沈长乐冷笑,“你来我家,问我是不是有事?肖平你脑子没事吧?”

见肖平被问得脸色发白,沈长欢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肖平这才看到她,眼睛顿时一亮,“长欢,我来看看你,你的伤没事吧?”

“有事也轮不到你操心,滚!”沈长乐冷着脸就要关门,没想到肖平的脸皮堪比城墙,一脚抵在门缝上,不让关门。

“长乐姐,我就看看长欢,造成她和青苗之间的误会,我……我是专门来道歉的。”肖平摸了摸后脑勺,笑得憨厚老实。

看着这个天天找自家妹妹,害得她被人欺负的懦夫,沈长乐就气不打一处来,撸起袖子就要冲上去把人打一顿。

“姐!”沈长欢连忙拦住了她,“我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你先去吃饭。”

她姐可是知青里面最温柔最善良的,可不能因为她的事情变成母老虎。

一直把她当成宝贝疙瘩的沈长乐见她笑眯眯的样子,还以为她要为肖平说话,恨铁不成钢地跺跺脚,“欢欢,你年纪小,不懂。”

“我懂。”沈长欢一本正经,“姐,经此一事,我什么都明白了。”

沈长乐狐疑地看着她,“明白什么了?”

“反正就是明白了嘛。”

姐妹俩的对话被肖平听的一清二楚,他心里乐了。

沈长欢帮着他说话,肯定是明白了他的心意,她是城里来的,长得又白又漂亮,就算娇弱点也没关系,比凶巴巴的李青苗好多了。

要是能娶到沈长欢,他这辈子都值了。

“肖平你在想什么呢?我在跟你说话呢。”沈长欢上前一步,踩在台阶上,小小的个子勉强能跟高高的肖平直视。

肖平这才回过神来,笑着问:“你刚才说什么?”

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喜悦,沈长欢灿烂一笑,“我说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之前是我年纪小不明白,现在都明白了,你跟李青苗有娃娃亲,将来是要结婚的,我麻烦你不要来打扰我。”

肖平脸上笑意瞬间消散,呐呐道:“长欢,你难道看不出我对你的心意吗?”

沈长欢歪起嘴角,笑容有点阴恻恻的,“什么心意?让李青苗打我吗?”

说着,她就走下台阶,捡了一块石头掂了掂,“李青苗砸了我一下,结果她跑了,正好你作为她的未婚夫,替她挨了这一下吧。”

肖平还以为她是小姑娘心性,耍脾气呢,梗着脖子伸出脑袋,“你砸,只要你高兴,砸死我都可以。”

沈长欢嘴角微扬,目光掠过他的腿,“那你腿哆嗦什么?”

心虚的肖平脸色有些难看。

“怕就别逞英雄,怪丢人的。”沈长欢嫌弃地撇撇嘴,转身挽上沈长乐的胳膊灿烂一笑,“姐姐,吃饭去。”

肖平脸一阵白一阵红,准备跟上去时,沈长欢哐当一声把门关上了,顺便还上了门闩。

“长欢!”他心一横,认定了她是为了李青苗生他的气,平时她看见他的时候,笑得多好看啊。

沈长欢喜欢的人一定是他。

肖平心里想着,也不回家吃饭了,就在沈长欢家门口守着。

沈长欢还不知道肖平这么自恋,正在为了自己高超厨艺征服了沈长乐的胃而高兴。

午睡后,沈长乐就轻手轻脚地起床,打算下地干活了。

沈长欢早就猜到她会这样,一下就坐了起来,“姐,我跟你一起去。”

“别胡闹,你就在家给姐做饭就行。”沈长乐眼睛一瞪,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哪知道沈长欢轻哼一声,抢了她手里的锄头就往外走。

“长欢!”

“真晦气!”沈长欢看着一脸喜气的肖平,转身把中午的洗菜水端出来,哗的一下泼在肖平身上。

春末不算冷了,可被凉水浇了个透,一阵风吹过,还是冷得肖平瑟瑟发抖。

沈长欢冷眼看着他,“现在可以滚了吗?”

“你……”

肖平不敢置信。

沈长乐听见动静就提着另一把锄头出来了,朝着他挥了两下,“是不是想让我也动手?”

见情况不妙,肖平这才灰头土脸地跑了。

“以后看到这个人掉头就走,记住没!”沈长乐帅气地把锄头抗在肩头,还摸了摸妹妹的脑袋。

沈长乐乖巧说了声好,“那我可以跟着你一起去吗?”

妹妹这么懂事乖巧,她怎么能拒绝呢?沈长乐无奈地叹了口气,“去吧,别捣乱。”

“好勒!”沈长欢乐颠乐颠儿地跟在沈长欢后面,暗暗感叹原身是有多娇气啊,十六七岁了,还被当成一个小孩子。

直到她到了地里,被大家用那种看热闹的眼神看着,她才意识到,只有她想不到,只有原身做不到的娇滴滴。

“呀!这不是小长欢吗?怎么今天跟着长乐同志下地了,前两天手指划破,今天好了?”

同村的李大婶一锄头翻了一大块土,还不忘笑话她。

沈长欢被她揶揄的眼神看得怪不好意思的,抬手一看,哪里有伤,白白净净的。

“李大婶就别笑话我了,我知道自己以前不懂事,现在痛改前非,洗心革面,从现在开始,跟大家一起劳动!”

说着,她还举了举锄头,就是细小胳膊没二两肉,举起来就觉得酸了。

见她立马把锄头放下了,一群人哄然大笑。

沈长欢可怜巴巴地看向亲姐,没想到沈长乐也不信她,还对她说:“没事,累就休息,大家不会说什么的。”

“姐!”

她气得跺跺脚,是可忍孰不可忍,她今天就要证明她沈长欢洗心革面了。

接下来,大家伙就看见瘦小的沈长欢举着锄头,在地里挥汗如雨,动作虽慢,但格外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