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元贞楚寰汐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抖音小说)元贞楚寰汐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元贞楚寰汐是作者恨水愁风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不入流的草根写手,穿越为大魏废太子,开始了在古代的风花雪月.谁说废太子结局一定凄凉?看我如何玩转庙堂,横扫牛鬼蛇神,妻尽天下美色!

《皇道至尊之我是废太子》 第4章 免费试读

送走太守,元贞心头五味杂陈。

“王爷,”楚寰汐走上前来,依偎在他怀里,“您去哪里了?叫妾身好生担心!”

“哈!”元贞回过神来,轻轻一笑,“我进山为你采药去了,爱妃身上的伤痕,皆是本王之过,本王一定要你肌肤恢复以往!”

楚寰汐泪眼婆娑,一颗臻首,埋进元贞怀里,“王爷乃万金之躯,怎可为贱妾残躯而亲身涉险?”

“傻女人!”元贞拍了拍她绵软香肩,“你是本王的女人,本王爱惜自己的女人,有何不可?”

三日光景,眨眼即过。

这一晚,月明星辉,照耀边塞古城。十里长街,花灯璀璨,掩映小城繁华。

今晚的太守府张灯结彩,名马香车,络绎不绝。太守设宴,非同小可,此刻府门外,往来的都是当地豪强显达。

元贞车马刚到太守府,早就在府门前等候的太守殷秋磊和他夫人裴氏,连忙上前迎接。

“下官见过端王、宁国夫人!”

“殷大人快别多礼!”元贞赶忙扶起作势要拜的殷秋磊。

他心中很清楚,这位年轻的太守肩负着看守之责,自己的一举一动皆在对方监视之中。

要是得罪了他,一纸奏疏送达朝廷,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太守府外灯火通明,一袭盛装的楚寰汐借着灯光看去,太守殷秋磊眸光嶦然,俊逸不凡。

他夫人裴氏虽然光彩照人,但眼角处已经生有鱼尾纹,年岁看上去要比太守殷秋磊大上不少。

“人说端王妃美若天仙,今日才知传言不可信。”

楚寰汐面上薄施粉黛,却显得丽彩非凡,裴氏不由得啧啧称赞,“依妾身浅见,宁国夫人之美,岂是天仙可比?”

楚寰汐面露羞色,“殷夫人过誉了,似夫人这般美貌,才称得上貌比天仙。”

“哼!”二女相互恭维之时,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忽然,从旁传来,“我道是什么样的贵客,竟劳驾太守太人亲自迎接,原来是端王殿下!”

元贞耳听对方言辞不善,眉心一蹙,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一个银盔亮甲的粗豪武将,年在四十左右,浓眉大眼,透出一股英气。

身旁站着一个身材微肥、八角胡、手摇羽扇的中年文士,望着元贞,满是嘲讽之意。

“下官介绍一下,”殷秋磊干笑了两声,手指着那粗豪将官道:“这位,乃薛王帐下左武卫大都督萧成楚,萧将军!”

又指着那手摇羽扇的文士说道:“这位,乃薛王幕僚,乌有道乌先生,乃是一位饱学宿儒。”

乌有道摇了两下羽扇,目光从元贞身上一瞥而过,不屑、轻蔑、鄙夷溢于言表。

“卑将萧成楚,见过端王!”虽然口称“卑将”,倨傲神色,不曾减少半分。

“端王殿下,窃玉偷香之名,已经传遍边关。”言罢,和那狗头文士乌有道放声大笑。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大魏四百年来,还没有失意王子咸鱼翻身的先例。

况且薛王坐镇薛州多年,名义上归属朝廷,实则已经割据一方。

薛州士庶,只敬薛王,不敬大魏皇室的情形由来已久。

是以,他们二人对元贞没有半分敬意。

殷秋磊知道其中关节,正想打个圆场,街面上忽然马鸣嘶吼,但见一十三名铁甲锐骑,如风卷狂飙般疾驰而来。

十三名骑士来势快如惊风,始终并行如一,更奇的是,十三人来势惊人,却并未踏伤一人!

“殷太守!”在元贞惊愕之际,十三骑停在府前,为首之人,翻身下马,“听闻太守大人大摆宴席,戚某不请自来,太守大人不会怪罪于我吧?”

“岂敢,岂敢!”对上这位大魏开国四百年来,武功最盛的边关大将戚潇天,殷秋磊一脸的诚惶诚恐。

“戚大将军常年镇守峡谷关,威名素著,下官自知德望浅薄,不敢冒然相邀!”

“戚某一句戏言,太守大人何必如此紧张?”戚潇天微微一笑,“峡谷关据此数百里之遥,只怕大人请帖还没送到,酒宴便已散场。”

元贞仔细打量了下那位十二岁从军、十三岁便名满天下的帝国百战名将。

那人鲜盔亮甲,密须浓眉,眉宇之间却露出一股上决浮云、下傲黄泉的慑人气势。

扈从他的十二名精甲锐卒,在府门前依次排列,尽都甲羽鲜亮,在溶溶冷月之下,散发出锃亮幽光,寒气漫卷。

虽然只一十二人,却有着千军万马也难以匹敌的万千气势!

“逆鳞十二卫,果然不凡!”元贞由衷称赞。

“多谢称赞!”戚潇天看了元贞一眼,笑道:“想必你就是端王殿下?”

“正是小王。”元贞笑道:“小王在梁京时就已经听闻,戚潇天戚大将军十二岁从军、十三岁时带着十二敢死之士,远迈荒漠、杀人盈野、血染黄沙,连破草原十二部的事迹。”

“此战之后,十二勇士被父皇册封为‘逆鳞十二卫’,意为大魏之逆鳞,触之必亡,果然非同一般!”

他笑容一敛,正色道:“十二人灭十二部,将军堪称神人也!”

“承蒙端王称赞!”戚潇天笑道:“龙之不存,麟羽焉附?逆鳞卫也是皇上的麟羽,若非皇上英明神武,逆鳞卫哪有机会为皇上开边拓土?”

慑人眸光,又转向萧成楚,“久闻萧成楚萧大都尉之名,据戚某所知,薛王战功,一半出自萧大都尉。”

“不敢,”萧成楚微微一笑,道:“卑将那点微末之功,虽然不能和戚大将军相提并论,但自问也有挥剑斩单于、弯弓射天狼的能耐。”

戚潇天又将目光落在乌有道身上,“听说薛王所有谋划,皆出自先生手笔?”

“将军言重,”乌有道揪了揪自己可爱的八角短须,“在下虽然才智短浅,但辅佐薛王尽心尽力,不敢稍有懈怠。”

元贞听他两人将戚潇天的恭维,老实不客气的照单全收,心中老大的不快,哈哈一笑道:“前晚小王通宵夜读,看到了一个有趣的小故事。”

“两只蚂蚁,互相吹牛、斗气。其中一蚁自我夸耀,‘我有一军,有兵百万,破国伐敌,无往不利;’另一蚁不服,说‘我有一国,内政修明,上下齐心,不惧外患。’”

“二蚁互不服气,前蚁便率其百万蚁兵,攻伐其国。”

“蚁国、蚁军正自酣战不休,一只大象飞奔而过,象蹄翻飞时,带起一股狂飙,将蚁群吹散,蚁国、蚁军顿时破灭。”

他故事刚刚讲完,戚潇天拍手大笑,“王爷这个故事,当真趣味横生!”

楚寰汐则暗暗担忧,他本以为元贞已经转了性,没想到还是一出口就得罪人。

乌有道、萧成楚面面相觑,均在想:“这是在讥讽我们俩,就是两只小蚂蚁,只是不知,谁是那头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