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柒柒轩辕铮免费阅读无弹窗 夏柒柒轩辕铮最新章节

夏柒柒轩辕铮免费阅读无弹窗 夏柒柒轩辕铮最新章节

夏柒柒轩辕铮是著名作者烧茶77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咱们接着往下看夏柒柒是现代的医学天才,竟然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此刻正被人欺负,她一睁眼就看见一个油腻绑匪正想对她图谋不轨,她快速点了他的穴位,先被定住然后不能发声,外边的小弟听见没有动静也进来就被她一棍子敲晕,赶快逃跑,路上遇见了他。

《来人开棺!王妃说本战神还有救》 第2章 认亲 免费试读

”老爷,救命!”

老爷,救命啊!有人要杀我…”话未说完女子便晕倒在了辇轿前面。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听闻有人被追杀,上朝回来的夏明赶紧出轿走近查看,只见一十几岁左右的女子脸上带疤,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而身旁掉出的玉佩此时格外醒目,让夏明顿时瞳孔放大。

玉佩上隽刻的’不慕长生慕柒柒’正是当初自己女儿出生时亲自题写的手笔。

那此刻这眼前的女子不就是他苦苦寻找十三年的女儿吗?

“老天有眼,终于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啊!”夏明喜极而泣,转对着小厮说道:“快马加鞭速去宫里请太医来府。”说完心疼的抱着满身是血的夏柒柒便进了轿子。

丞相府内,夫人张氏磕着瓜子坐在亭中正与站在身侧的几个婆子闲聊,旁边还有几个丫鬟伺候着扇风、添茶。

一个五十左右,穿着暗红色,对襟坎肩的婆子对着夫人疑惑的问道:“夫人,您说老爷找那野丫头找了13年,怎么还没死心呢?”

那夫人约摸三十岁有余,皮肤白皙,保养得倒也不错。

“整整十三年,十三年啊!老爷都惦记着那娘俩,一点都没把我和雪儿放在心上。当真是让人寒心。”她说的咬牙切齿,满眼怨恨。

此时旁边的贴身丫鬟莲心安慰着:“夫人别动怒,当心气坏了身子。那娘俩一个已死,一个虽没死却已毁容,谁不知容貌对一个女子有多重要,一个丑八怪能有什么威胁?更何况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那张氏还是不放心的说道:“终究还是让她逃了,你能确定必会毁容?”

被问的丫鬟莲心说道:“夫人放心,那刀上有毒,无药可解,必定毁容。”

张氏听完喜于言表,长舒一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

“哈哈哈哈”一群人顿时开怀大笑。

轿内,夏明望着怀中的人不禁愣了愣,这容颜和白若兮简直就是八分相像,只是这脸上的疤让夏明心疼的锁了锁眉,是谁要害自己的女儿?他若抓到一定不会放过。

夏柒柒假眯着眼,刚才她是假装晕倒,故意让自己的父亲找到了自己。她要搞清楚到底是谁非杀了她不可。

“落轿”小厮大喊一声,揭开轿帘,只见夏明抱着夏柒柒大步流星的就往门里走去。

刚才还一脸欣喜的夫人这边听仆人说相爷请了宫里的太监,紧张的不行,以为自家老爷哪里不舒服呢,此时见相爷抱着一个女娃进了家门,直接搞懵了。

“太医来了没?”相爷进屋催促道。

李管家回道:“来了,来了,在门口候着呢”

“那快让进来啊!”夏明焦虑道。

张氏见李管家出来喊太医,赶忙拦住她追问抱着那女娃是谁,听听管家说是找到了嫡小姐,顿时脸色发黑。

太医诊治完说道:“嫡小姐这是体虚加上慢性失血导致的晕倒,调理一段时间便可治愈,只是这脸上的伤疤…望相爷赎罪!”

站在一旁的张氏听完太医说的话,顿时放心了,心里暗笑道:死丫头,就算你命大活了下来,可容貌已毁,下半辈子你也只能孤寡一生,凄惨度日。

她走上前假惺惺的哭道:“老爷,你找到失散多年的女儿本应该一家都开心的,可容貌对于一个女儿家是最为重要的,为了怕她以后出门或者见客自卑伤心,我们还是别让她出门的好。

夏明一听厉声道:“胡说,我堂堂相爷的女儿,谁敢低看了去?。”

夏柒柒闭目躺在床上,听的明明白白。自己身体本就没有大碍,至于这脸被治愈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她只是想看看这些没见过的所谓亲人在见到她的那一刻会如何?

现在不管自己被追杀和这张氏有无关系,原主这后母也不是什么好人。

夏柒柒用力睁开眼,正对上夏明那心疼的眼神。

正欲起身,夏明拿了个圆圆的隐囊靠在了她的身后。

看着眼前这个正当壮年的男子,夏柒柒假装问道:“你是谁?为何看着会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我是你爹,你是我找了十三年的女儿啊。”

“爹?爹!”

夏柒柒瞬间抱着夏明放声大哭:“爹,你知道吗?我在外面流浪了十几年,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没吃过一顿饱饭,爹爹,我过得好苦啊!”哭时还不忘对那后母瞄了眼。

张氏对上那得意洋洋的眼神,心下想道,这是向我炫耀吗?再抬眼又对上那无辜的眼神,一时分不清刚才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她哭的声泪俱下,肝肠寸断,就连在场的那些小丫鬟和管家都被她的遭遇感染的低头偷摸眼泪。

这时夏柒柒注意到了角落里一个长相还算清秀的小丫鬟此时哭的最大声,看来心眼还算不错。

张氏拿着帕子假哭道:“老爷,柒柒刚回来身体虚弱,需要休息。我给她挑了几个能干的婆子和丫鬟伺候着,你也好放心。”

夏明点了点头,转头握着夏柒柒的手说着:“你好好养着,爹爹得空再来看你。”说着便起身离开了。

张氏上前阴阳怪气的说道:“柒柒,你这刚来好多规律礼仪都不懂,这容婆子以前是宫里的老人,就留下来教你规矩礼仪,丫鬟喜儿,柳儿就隔你身边贴身侍候,其他人在外边照看,你有事吩咐就行。你是不知道啊,这么大个家里里外外都要我一人操劳,大事小事都需亲力亲为,实在是忙呢,要有招待不周的地方你多担待着,缺什么就和容嬷嬷说,姨娘就不和你闲聊了。”

看似关心实则监视。夏柒柒心下想着,招待不周的那是客人,自己的家,做什么要什么还要和别人请示?那她回这个家是来玩的?她可不受这委屈。

“奴婢们给小姐请安,小姐万福。”

抬眼看去,那容嬷嬷对她行礼时下巴微抬,鼻孔朝天,敷衍了事的模样,哪有个尊卑之分,主仆之礼?还让她来教自己规矩礼仪?真是说笑,怕不是借规矩之由来打压欺辱罢了。在看旁边两个丫鬟,礼数还行,模样倒也周正,就不知这心是否也如此。

夏柒柒淡淡开口道:“都免礼吧。刚刚吃了太医开的药,眼下只觉得的身子乏倦,想睡会,都退下吧。有事自会会叫你们的。”

待三人退下,夏柒柒确定不会有人进来,起身来到了镜前。

只见一个少女。头发乌密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挽着,身穿藕色纱衫,身形苗条的出现在镜子里,雪白的皮肤衬的那一条疤痕更加显眼。

夏柒柒拿出提前研制的药膏,这是一款解毒药膏,只用稍涂米粒大小,便可治愈任何伤口。她一开始没有这样做,就是想试试有没有人是真心疼她。现在这疤痕留着也无用处,先治好,到时再贴个假的也就行了,否则突然消失也让人生疑。

翌日醒来,梳洗结束,夏柒柒坐在镜前任由丫鬟在自己头上折腾,一番打扮后,“小姐,你真美。”丫鬟喜儿惊讶道。

容嬷嬷听完怒斥道:“你这婢子,是不是没有眼力见,说这话是恶心小姐吗?”

“她说的挺好,本小姐很满意!走,一起去用膳。”夏柒柒递了个眼神给喜儿,大踏步走了出去。

后面只留下容嬷嬷一人风中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