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月茵莫子安结局是什么 方月茵莫子安免费阅读全文

方月茵莫子安结局是什么 方月茵莫子安免费阅读全文

方月茵莫子安是著名作者叶初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叶初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内容主要讲述一家人欢欢乐乐地包了好些馄饨,晚饭就吃得有些晚,不过因为莫子安兄妹和方月茵之前都吃了一碗小馄饨,倒也没吃多少。这个时节虽然越来越热了,可是东西放一个晚上还是没问题的。

《摄政王的脾气太臭了》 第1章 第1章 两房断亲 免费试读

“你个傻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儿挺尸,赶紧给老娘起来!”方月茵正睡得迷糊间,只觉得身上重重地呼了一掌,耳边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

“啊呀妈!你干嘛打那么重,我可是你亲女儿!”她眼睛都没睁开,挥手不耐地咕哝,翻个身又想继续睡。

可她刚翻过身,脑子里涌进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吓得她弹跳了起来,“不,这不是真的!”

赵氏被方月茵的举动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两步,见她还没动地方伸手就揪着她的耳朵,把方月茵拖到地上命令道:“一会儿莫家来人了你可得给我机灵点,别……啊……”话没说完,脚背上一痛,本能的放开了手。

方月茵从赵氏手上把自己解救出来,定定地看着她。

赵氏被方月茵看得心里发毛,强装镇定道:“看什么看,小***,你死鬼老娘死的时候,还是我们帮着办的后事,之后你爹出去讨生活,我们也没说把你赶出去,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算了,跟你说这些反正你也听不懂,你只要记住一会儿要听话,不然我叫你大伯揍死你。”

“娘,莫小山来了。”门外响起一道娇俏的女声。

“走吧,一会儿跟着那小子去他家,他们家有很多好吃的,鸡鸭鱼肉都有,保准让你吃个够!”说着赵氏就上来拽方月茵。

“这么好的事情大伯娘怎么不让堂姐去啊!”

呵!真当自己还是那个傻子哄了,虽然方月茵对现在的事情还有点接受无能,可不妨碍她怼回去。

“你堂姐……”说没说完,赵氏瞪大眼睛震惊地看着方月茵,“你不傻了?”

方月茵冷嗖嗖地扫了她一眼后,抬头看向枝头的两只麻雀。

不知怎么回事,这次醒来她竟然能听懂鸟雀的话,此时它们正在讨论整个杏花村的八卦,看来八卦之心是不分物种的。

从它们的口中,方月茵知道了一些真相。

莫家的条件的确是众人皆知的着,上有瞎眼老母,下有一双幼小弟妹,莫子安自己因长年生病,时间长了就被传成了只剩一口气了,于是就有了外界的冲喜一说。

其实莫子安是个病秧子,倒也不至于吊着一口气,莫母出山高价给他娶媳妇,也只是想给他留个后。

鸟儿的嘴可比人实诚多了。

方月茵还想继续听,就见方永森臭着一张脸,冲屋里的人吼道:“磨蹭什么,傻妞要是不肯走,就打到她肯走为止!”

“不是啊,当家的,她……她……她好像好了……”赵氏指着方月茵,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

“好了又咋样?一样得到……”方永森都不想都就说,可说了一半又停下,看向赵氏道:“什么好了?你说什么呢?”

“她……她不傻了。”

“大伯,你可真是我的好大伯,为了五两银子就能把我卖给莫家给莫子安冲喜,要是哪天我爹回来你怎么跟他交代?”

方月茵似笑非笑地看着方永森。

方永森脸一白,很快又恢复镇静,“回来又能咋样,我这个当伯父的还不能给侄女的婚事做主了?

何况他都这么多年没音讯了,我家也白养了你那么多年,现在家里缺银子,你也是时候回报我了!”

方月茵沉默下来,她现在只有零星的一点记忆,只记得是原主洗坏了她堂姐的一条裙子,就被罚不准吃饭,原主本来就瘦得皮包骨头了,哪经得住再饿上几天,就这么死了,同名同姓的方月茵就一觉睡到这里来了。

既然在这个家里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不如先离开,先去看看那个什么莫得了什么病,要是能治就将他治好,自己再提出离开,想来莫家也会同意的。

心中有了想法,方月茵抬起头来直视着方永森道:“好,我嫁!”

“这才乖嘛!”方永森和赵氏互看一眼,脸上都露出笑容,“你放心,等莫子安死了,你爹要是回来的话,一定会把你接回来。”

方月茵心中冷笑,脸上却笑道:“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不过现在有件事倒是可以先说说。”

“你说!”

“既然我出嫁了,我想要一纸断亲文书……”

“不行!”方永森想也不想地拒绝,“哪有女儿出嫁就跟娘家断了亲,这不跟自断后路一样吗?”

“自断后路?”方月茵冷笑,“大伯,要我提醒你,这么些年来我在你家过的日子吗?这样的后路我还真不想要!”

“当家的……”赵氏急了,这可是最好不过的,就算将来事情捅开来了,也不是他们的错,她可一点也不想再跟这个丧门星有关系了。

“不行!”方永森还是不肯松口,苦口婆心地道:“大伯知道你在堵气,过去也许有时候你大伯娘对你严厉了一点,可那也是为你好……”

“大伯,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方月茵冷哼一声打断道:“你敢说,这些年我过的什么日子你不知道?你敢说你们不是因为五两银子把我卖去莫家的?你敢说方玉娇不是已经打算好等我一出门就跟高建志订亲?……”

“住嘴!”方永森眯着眼睛,凶狠地道:“玉娇和建志是情投意合……”

“所以他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大伯,别忘了,高建志到现在还算是我的未婚夫,我和他是娃娃亲,你想把脏水往我身上泼,也不怕打了自己的脸!”

方永森气得脸色铁青,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道:“好,如你所愿,断亲,以后你跟方家没有关系!”

“不,是我们这一房和你们这一房没关系,就算我爹娘都不在了,他们也会膈应有你们这样的亲人。”方月茵淡淡地道。

“你别欺人太甚!”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现在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想闹就闹吧,越大越好!反正最后丢脸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你……”方永森气得身子都在发抖,却拿方月茵一点办法也没有,反倒被她挟制住了。

“当家的……”

方永森没理会赵氏,一双眼睛阴郁地看向方月茵好半天,才道:“好,我答应你。”

说着拿来笔墨写下一张文书按了手印扔到方月茵脸上。

方月茵也不生气,捡起文书扫了一眼,冷笑,“多谢大伯,以后虽然还要住在一个村里,但我希望你们再见我时,还是绕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