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简宁陶知之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谢简宁陶知之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谢简宁陶知之是作者沉一醉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内容主要讲述谢简宁和陶知之对视一眼,无奈一笑,若说陶知之不让人操心,倒也是,她自小体弱,曾经却比谁都要跋扈,带着一帮子发小不晓得干了多少坏事,每次都是别人给她背黑锅,三年前的事情闹得挺大,但也只是几个知情人才知道,陶志清和谢简宁息事宁人,不愿再过多追究,这才算翻开新的一页。

《炮灰首席要转正》 第2章 你立刻给我滚 免费试读

“啧啧啧……”陶知之自右向左扫视了众人一眼,“你们可真是少年出英雄啊,都自个儿出来找工作了,家里人同意?”

“谁说的,我谢安阳不就是接了父母的班?”谢安阳喜滋滋的说着。

陶知之鄙视的看了一眼谢安阳,“你家那可是个五星级酒店,是个长脑袋的都不愿意撒手吧,你不接,难道留着给我?”

一句话堵得谢安阳有些悻悻的。

一支烟抽完,易东笑呵呵的说,“桃子,我也姑且算是子承父业,我家老头子现在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了。”

“那是,交警也是警察嘛,也勉强算个兵嘛。”就是不知道易叔叔是不是被气晕过去了。

“程橙才二十一岁,自己出来干两年再跟家里和解也好,免得家里人总是为你安排这样那样的,挺烦人。”易东颇有经验的说着,程橙则是感动得小鸡啄米般点头。

陶知之轻轻扣了扣茶杯,笑容突然变冷,“易东,你旁边坐着的人是……”

那人右手边的白司突然站起身来,笑嘻嘻的插话,“哦,这个是我去年认识的一哥们儿啊,学美术出身的!刚才碰巧在门口遇见就带进来了。忘了给你介绍,他叫……”

“免了。”陶知之深吸了一口气,原本笑着的脸微微沉下,对着那个人,“项磊,明人不说暗话,你是自己滚,还是我们换地儿?”

陶知之的笑容突然变得嘲讽,昂起头看着坐在她对面一直沉默的男子,目光晦涩不明。

项磊面色有些挂不住,微微咬了咬牙,登时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斯文却愠怒的看着陶知之,“陶知之,你不要欺人太甚。”

刚才还在热络的介绍着的白司已经整个人愣住,正要说些什么。陶知之却是变换了表情,淡笑着对着他说,“小白,这是你带来的人,我不怪你,但是现在,你得负责把他带出去,还有,下次交朋友之前先打听清楚,这个项磊,和谁有关系。”

易东皱了皱眉,看着明显有些动怒的陶知之,此刻如果他还不明所以,那就是白痴了,难怪刚开始看着项磊这个人总觉得有那么点儿面熟,原来是……易东暗暗拉住白司,然后对着程橙和安恬打了颜色,他和白司两人一左一右站在项磊身旁,此刻,他若再不走,便有些挂不住脸了。

程橙立刻拉了服务员进来,“桃子,你想吃点儿什么?咱不喝酒的吧?”

“服务员,先给上碗红枣薏仁粥。”陶知之的视线被拉离,注意力也放在了点菜上面。

易东和白司两人正带着项磊要出去,却见项磊走过陶知之身边的时候顿下身形,恶狠狠的瞪着陶知之,“陶知之,你果真是狼心狗肺!我还以为三年后你会有所不同,会回到他身边!没想到你竟然连提都不提!你知不知道他为了你每天工作多卖命?为了你……”

“哗啦啦……”陶知之原本还淡笑着的脸色又沉了一沉,不由分说一杯热茶浇了项磊一脸,“项磊你刚才出门的时候吃屎了吧。请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多跟项磊说一个字,陶知之都觉得浑身难受。

易东没有办法,只能捂了项磊一个大男人的嘴,颇有技巧的把人扛了出去。白司踉跄的跟在后面,还不时抱歉地看着陶知之。

“桃子,对不住,我不知道他是……”

“行了,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们交什么朋友我没权利干涉,但是有些人我不想看到,你知道的吧。”陶知之望着白司,眼中一片沉寂。她倦怠的揉了揉眉心,然后挂起笑容浑然似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

谢安阳见状只能出来打圆场,“行了行了,别为那种人扫了兴致,今儿给你接风的啊,想吃啥跟我说,我请客!”

“桃子,身体还好吧?”安恬凑到陶知之身旁,紧张兮兮的看着她。

“还好。”陶知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右边肋骨下面的位置,一条不算短的疤痕仍在,她付之一笑,“别紧张兮兮的,我没事。”

“桃子,今晚咱们都不喝酒,全都喝鲜榨豆浆!你不是一直说养生养生么,今晚咱养一回!”

程橙豪情万丈的说着,浑然像个现代女土匪。

陶知之知道,她这是在缓和刚才冷下来的气氛,遂狡猾的笑了,“那就只有委屈你们跟着贫尼一起吃素了,正所谓……”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易东扑哧两声,“多少年了你也就会这两句!”

“我还会南无阿弥陀佛。”陶知之淡哼了一声,“反正今天是我的接风宴,吃什么喝什么的得由着我的喜好来。”

“得,你们几个女孩子想吃什么自己招呼着,我们几个大男人总不能跟着喝豆浆吧?还是不是男人?!”

“得了,易东全桌就你一人是烟鬼酒鬼,你看人家谢哥……”安恬肥嘟嘟的肉脸嘲弄的笑了一笑,指了指谢安阳。

谢安阳假意咳了两声,“今晚大家都高兴,咱们几个爷们儿还是得喝个酒助助兴啊。桃子不能喝酒,我们几个代你喝了不是!”

“OK。”陶知之笑眯眯的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由得眉间舒展开来。

几个大男人见陶知之总算摆出正常的表情来,都纷纷安了心,陶知之的身体素来不好,他们都是要照顾一下的,就连易东抽烟,都是坐远了很快抽完。

在座的,都是知道的,项磊口中的‘他’,就是陶知之的前男友。不过那都是几年前的事儿了。

“对了,你突然回来,是不走了吧?”

“嗯,大概吧。一回来我妈就急着让我相亲,真是有够心急的。我陶知之像那种嫁不出去的货色?”

“靠,不是吧……你才多大,23岁你妈都催你相亲了?”谢安阳扶了扶额头,“让我二十八岁大龄有为青年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