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被废我觉醒了仙帝血脉小说全文 (易阡陌鱼幼薇)无弹窗广告阅读

开局被废我觉醒了仙帝血脉小说全文 (易阡陌鱼幼薇)无弹窗广告阅读

男女主角是易阡陌鱼幼薇的名称叫《开局被废我觉醒了仙帝血脉》,是作者唯易永恒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易阡陌握着剑,压制着雷和,脑海里却想这十三年前界面,“当初,雷云天这个不要脸的老狗,说好了是一对一的较量,却突然出手袭击重挫我父,才让你这奸贼成功,当初你也是这样,让我爸爸跪在你面前!”

《开局被废我觉醒了仙帝血脉》 第3章 血溅三尺 免费试读

“考虑什么?”

易阡陌压制住了心中仇恨,平静的问道。

“你少装蒜,小姐给了你选择,要么留在这地牢里一辈子,要么……便滚出这里,免得脏了我鱼家的地。”

鱼西一脸厌恶的说道。

闻言,易阡陌这才想起鱼幼薇离开时的最后一句话,他若是想走的话,她绝对不会强留,甚至会让府上的下人,送他返回易家。

果然,一旁的鱼东接着说道:“你若是离开,我们会亲自送你回去,不过……只要你踏出这里,便再也不是鱼家的女婿。”

听完,易阡陌顿时眉头一皱,他隐忍十三年,心思自然深沉,更不用说刚刚得到剑丸内,一位大帝六十年的修炼记忆。

这可是相当于一个人六十年的人生,跟活了两世没有区别。

稍稍一琢磨,便明白了其中的玄机。

“此刻我若是踏出这里,我易家便立即有灭门之祸吧!”易阡陌脸上寒霜密布。

看着眼前的囚徒,两名护卫着实有些吃惊,但他们却不以为意,毕竟被废掉了丹田,便是再聪慧,也只是废物一个。

鱼东讥笑道:“你到是聪明,只可惜生错了地方,现在你易家拥有接近仙家剑法的事情,已经传遍了青云城,你若是离开,你家必然会被灭门。”

“可你若是不走,便只能一辈子待在这阴暗的地牢里像条狗一样的乞食,但你易家确实可以继续受到我鱼家的庇护,至少几大家族明面上,不敢对你易家动手。”

他刚说完,一旁鱼西,立即接口道:“不过,即便他们明面上不敢动手,我相信几大家族也会有许多办法,让你易家无法安生,据我所知……今日雷家的小少爷,便已经去往易家提亲,要纳你的亲妹妹做妾!”

易阡陌一听,眼中顿时杀机一闪而过:“原来她早就算计好了,即便是我活着,也得生不如死,真是好狠毒的心肠!”

鱼幼薇灭了他所有根基不算,还给他布下了一个死局。

易家拥有大易剑诀的消息,肯定是鱼家放出去的,不过即便鱼家不放出去,其实也一样,那些知道秘密的大势力,依然会对易家动手。

这十三年里,鱼家为了鱼幼薇可以成为仙家,才强力弹压其它势力,不允许他们动易家,但现在不一样了。

鱼家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即便易阡陌留在这里,他们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去弹压几大家族!

无论他怎么选,易家都是无法保存的,而他只能绝望的在此郁郁而终!

“你刚才说什么?”

两个护卫听完,脸色顿时一变。

“我说鱼幼薇是个恶毒的贱妇!”易阡陌冷冷的盯着两人。

“小畜生,你吃了熊心豹子胆,还真当自己是鱼家女婿了?”

如果说刚才,他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那现在却是听的真真切切的,鱼东暴起一拳,便朝易阡陌面门打了过来。

以他二流武者的实力,莫说一个没有修炼的凡人,便是寻常武者,也会被打死,他这一拳是动了杀心的。

但易阡陌没有闪避,抬起手真气灌入手中,便是一拳迎上。

“砰!”

空气中传来一声闷响,两颗拳头落在一起,像是两块石头的碰撞。

“咔咔”

紧随着便是一阵骨裂声传出,地牢里传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却不是来自易阡陌。

这一拳对碰,鱼东直接被易阡陌手中爆出的真气,震断了右臂,整个人飞了出去,捂着手差点疼晕了过去。

一旁的鱼西,看的是目瞪口呆,要不是鱼东那刺骨的哀嚎声,他甚至以为自己是做梦?

他看向易阡陌,眼中全是不解和困惑,不是被费了丹田吗?不是变成了废物了吗?

为何会这样!

“可惜,她算错了一点,我易家的大易剑诀,并不只是接近仙家,而是真正的仙家,不对,甚至是说,超越你们眼里所谓的仙家!”

易阡陌冷冷的盯着鱼西,释放出了自己的气息。

“后……后天之境!”鱼西的嘴巴张大,塞得进一个鸡蛋。

疼的面色扭曲的鱼东,感受到这气息,眼中全是恐惧,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鱼西惊是惊讶,但好歹是鱼家忠诚的护卫,二流武者,他不相信小姐会骗他,他甚至认为,这是小姐那颗仙家丹药的作用。

“锃!”

鱼西拔出佩刀,真气运转至刀身,身形一闪,便是一刀朝易阡陌重重的一刀劈了下来。

莫说易阡陌这样的废物,便是同为二流武者,这样当面一刀,空手接白刃的事情,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他这一刀极为自信!

“嗤嗤!”

金属的摩擦声传出,鱼西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看着眼前的一幕,若不是这一刀是他自己劈出,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易阡陌竟然用两根手指,夹住了他这必杀的一刀,无论他如何用力,刀嵌在哪两根手指中,便是纹丝不动。

“咔咔!”

易阡陌手指一拧,恐怖的力量直接将握刀的鱼西手腕拧断。

刀自空中一抛,调转了位置,一只纤细的手握住了刀柄,这只手的主人跨前一步,挥刀斩下。

“咔嚓”

一颗脑袋滚落,剩下一具无头尸体立在原处,血如泉涌。

“小姐为何要骗我们!”地上捂着手臂的鱼东,看着滚落的脑袋和尸体,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之中。

“你们的小姐没有骗你们,只是……她算错了,不直接杀了我,是她此生犯下的最大错误!”

易阡陌提着刀缓缓的朝他走了过去。

“你……你别杀我,求求你饶了我,我愿意给你为奴为婢,只求你……”

“你让我在地上像狗一样乞食时,可曾有过怜悯?不高兴了,对我拳打脚踢,可有过怜悯?想叫我暴毙而亡时,可有过怜悯?”

易阡陌冷冷的注视着他,回忆起了这十三年来的欺辱。

“你不得好……”

鱼东似是知道自己已经没了生路,嘴里咆哮着发出了恶毒的诅咒。

“咔嚓!”

不等他那个“死”字说出口,易阡陌挥刀斩下,眼中的恨意,这才消解了几分。

“发生了什么,鱼护卫……你们……”

里面的吵嚷,惊动了外界,几名鱼家护卫赶了过来,看着地上的尸体,再看向此刻如魔王一般握着刀的易阡陌,全都怔住了。

“杀人了……倒插门的杀人了……”

片刻后,几个护卫这才反应过来,发出了惊叫声,其中一人立即逃了出去报信。

“打今日起,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易阡陌冷漠一笑,提着刀追了上去,手起刀落,像砍西瓜一般……

半个时辰后,易阡陌走出这座鱼家在郊外的山庄,望向了远处的那座城池:“青云城,我来了!”

他身后的山庄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几日都未散去。

一直到十日后,鱼家的下人前来送给养,才发现整个山庄的人,全都去见阎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