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梁惠凯刘翠花的小说 穷小子奋斗史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主角叫梁惠凯刘翠花的小说 穷小子奋斗史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独家新书《穷小子奋斗史》由著名作者东郭老农著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梁惠凯刘翠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一部穷小子的励志史,有险恶,有正义,有美女……

《穷小子奋斗史》 第14章 小恩小惠 免费试读

再骑车上路,两人的心情放松了很多。虽然梁惠凯不敢再抱着刘若雁,但是摩托太小了,两人只能紧紧的贴在一起。梁惠凯忽然想起自己在公交车上,那个女小偷钻到自己怀里蹭来蹭去,然后让人家把自己的钱偷光的情形来,不由得心猿意马。

黄土路坑坑洼洼,车子频繁的颠簸着,刘若雁很快感到了屁股后边的异样,又羞又恼又心慌。走了一段儿刘若雁忍无可忍,把车子停下来,使劲揪着梁惠凯的耳朵骂道:“你这个混小子!不准胡思乱想。”说完了,把自己羞得满脸通红。

被香姐发现自己心怀不轨,梁惠凯涨红了脸。但是现在顾不得别的,刘若雁下手太狠,疼得他眼泪都出来了,求饶道:“姐,我不是故意的!轻点,轻点!我耳朵本来就都快冻坏了,让你再拧一次那还不拧掉?”刘若雁松开手骂道:“活该!年纪轻轻就不学好,给你拧掉才好呢!”

梁惠凯摸着生疼的耳朵,心道,你这么漂亮,恐怕太监都会心动的,能怪我吗?何况摩托那么小,我有什么办法?但是不敢再唐突佳人,说道:“姐,要不你在前面骑着,我在后边跟着跑?”刘若雁心里恨得痒痒的,红着脸说:“好,你跟着跑,惩罚你这个小坏蛋!”

就这样,刘若雁骑着摩托在前边走,梁惠凯在后边跟着跑。跑了一段儿,刘若雁又心疼起梁惠凯来,停下来问道:“老实了吗?”梁惠凯心想,我本来就很老实的,但是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尴尬的说:“姐,你骑车走吧,我能行。”

几天下来,刘若雁自然相信梁惠凯的人品,也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是自己坐在他的怀里还真让人害羞,想想说:“要不你学着骑摩托?”梁惠凯很兴奋,问道:“我能行吗?”刘若雁说:“这比自行车还好骑,你先练练,慢慢给油。”

梁惠凯在原地练了几圈,很快就掌握了骑摩托的要领。这次两人调了个儿,刘若雁坐在后边,避免了不少尴尬。但是新的尴尬又来了,开始她还能抓着梁惠凯的衣服,强撑着避免自己的前胸贴到他的后背上,可是车子颠簸几下,不可避免地蹭到了一起。

刘若雁心想,这次让这个混小子占尽了便宜!不过他长得虎背熊腰,倒是能挡风,比自己骑着舒服多了。刘若雁在后边胡思乱想,梁惠凯哪有这心思?刚学会骑摩托,自己还照顾不了自己,紧张着呢。

要去矿场找人,梁惠凯还是觉得手里拿个武器比较放心。黄土高坡上找个趁手的木棍都不好找,两人又到了那个废弃的砖厂。好在冬天农民们不出来干活,那个白蜡杆儿还在,提着棍子顿时有了底气。

沿着大路又走了一段儿,路口竖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张家庄砖厂”。有了前车之鉴,两人还是小心翼翼,梁惠凯说:“姐,你在这儿等着,我过去看。对了,你男朋友叫什么来着?”

刘若雁说:“他叫赵学礼。”又不放心的嘱咐道:“看着形势不对,你就赶紧跑!”梁惠凯说:“我知道了姐,我已经有经验了,你就放心吧。”

梁惠凯沿着岔路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挥舞着棍子给自己壮胆。走没几步,远远看到两个人坐在砖厂的大门口晒太阳。梁惠凯不禁放慢了脚步,心里怦怦直跳,真担心再遇到黑心的老板。

梁惠凯还没走到跟前,有一个人问道:“你来这儿干什么?”梁惠凯说:“大叔,我找个人,不知道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叫赵学礼的人?”那人不耐烦的说道:“没有。”梁惠凯不放心,站在门口往里看,见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扯着嗓子喊道:“赵~学~礼!”

梁惠凯嚎了这一嗓子,看门的不愿意了,训道:“鬼哭狼嚎什么?你要吓死人呀?快滚!这儿没有你说的赵学礼。”梁惠凯见里边的人都往外看了一眼又接着干活,应该是没有,讪讪说道:“大叔,不好意思了,我找人心切。附近的砖厂多吗?”那人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说:“不知道,赶紧走。”

看着梁惠凯很快就返回来了,肯定是没有收获。刘若雁往后错了错身子,梁惠凯骑上摩托说:“姐,这个砖窑里没有你的男朋友,我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没人理我。”刘若雁说:“哪有那么容易能找着呢?咱这是刚找第一家砖窑,若是能找着,中奖的几率也太高了!接着走吧。”

前边不远处就是张家庄,梁惠凯骑着车子打听着到了一家小卖部,买了两包“迎宾”烟出来了。刘若雁见状责怪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学抽烟干什么?”梁惠凯嘿嘿一乐,说道:“姐,这烟不是给我买的,我是给别人抽的。刚才我在那个砖厂的门口,看门的人对我爱理不理的,我想,如果给他上支烟态度应该就能好点。”

刘若雁咯咯一笑:“鬼点子还挺多哈。”梁惠凯说:“姐,我这是跟我打工时的班长学的。我打工时的那个建筑公司比较正规,要给我们进行培训,管事的先过来给我们强调各种纪律。当时一共去了30多人,我们只知道傻乎乎的听着,唯独班长给他上了一颗烟。

你猜怎的?临走之前,那个管事的人指着我们班长说:‘这个班你先代理班长。’就这样,他就成了我们的班长。我们都累死累活的干活,他只在后面指手画脚。后来我们开玩笑说他一毛钱换了一个班长,这是一笔最合适的投资了。

我们班长说,香烟是媒介,是社交工具,能够让两个陌生的人很快熟悉起来,又能增进人之间的感情。香烟虽小,学问很大。”

刘若雁说:“你们班长是个老油条,不过混社会就得机灵点,像他这样才能不吃亏。我看你也挺善于学习的,没准再过几年你也成了老油条。”梁惠凯问道:“姐,你喜欢我当老油条呢,还是现在的样子?”刘若雁嘻嘻一笑,说:“我都不喜欢,赶紧走。”

又转了几个砖厂,梁惠凯渐渐摸到了规律。凡是大门紧闭,里边死气沉沉的那种砖厂,就像他遇到的那个破砖厂一样,说明就有问题。遇到这样的砖厂,梁惠凯不敢靠近,绕到高处,冲着厂里大喊着赵学礼的名字。

遇到管理松懈的,他就给门卫发几颗烟,聊一会儿。就这样,一下午转了十来个砖厂也没有收获,两人灰溜溜的回到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