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令秦凡箫初然完整版全本免费阅读

青衣令秦凡箫初然完整版全本免费阅读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青衣令》的小说,这本书是大神作者秦青衣创作的都市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在线阅读全本小说,下面是精彩内容:云城第一公子秦凡,被人毁容,沦为人嫌狗厌的丑八怪,惨遭未婚妻背叛。幸得先祖医武传承,执掌青衣门。青衣令现,全球顶级大佬齐聚云城!

《青衣令》 第3章 免费试读

箫天策自然认得。

这一年来,曾经的云城第一公子,却成了云城上流社会圈子里的废物丑八怪,身为云城第一家族的家主,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表面上他答应女儿寻找秦凡,实际上他封锁一切关于秦凡的消息,不然以箫初然的身份,怎么可能会找不到秦凡?

可惜,天不遂人愿,没想到还是碰上了。

“小凡!”

“谢天谢地,你竟然还活着!”

箫天策一脸激动,表情自然,看不出丝毫破绽。

“秦家出事,然然和我都很伤心。我们找了你一年都没找到,这一年你过得还好吗?”

这是明知故问。

连叶天齐那种三流家族都能找到他,箫天策又怎么可能找不到?

“箫叔叔,我很好,谢谢您挂念!”

哪怕明知道箫天策在装,秦凡依旧客气的回答。

自古人走茶凉,哪怕曾经秦箫两家关系莫逆,可那是建立在双方实力对等的前提下。

现在,箫天策没有装作不认识他,反而对他嘘寒问暖,已经不错了。

当然,秦凡明白他不是念及旧情,而是为了演给箫初然看。

不过秦凡并不怪他,这一年来寄人篱下的生活,已经让秦凡深刻认识到社会的现实。

明白了箫天策对自己的态度后,秦凡不想多待。

“箫叔叔,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您保重身体!”

箫天策放下手里的报纸,眼中闪过一抹赞赏:这孩子,一如既往的聪明谦逊,如果不是这场灾难,他肯定是然然最佳的夫婿!

“小凡,这么久没见,要不等一起吃了午饭再走吧!”

箫天策象征性的挽留。

“是啊,一年没见,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你不能走!”

听到秦凡要走,箫初然急了,直接拦在门口。

乌黑的长发自然垂落,绝美的脸上带着一抹急切,高翘的琼鼻让她的五官显得更加有立体感,美的让人窒息。

秦凡暗暗感动,他能看得出,箫初然对他是发自肺腑的关心。

一旁的箫天策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温声道:“然然,别任性,或许小凡回去有急事呢!”

“既然知道他还活着,以后有的是时间见面!”

他心中暗暗决定,等今天过后,一定要彻底封锁任何关于秦凡的信息。

一切,都是为了女儿的将来。

既然知道了箫天策的态度,秦凡也不想跟箫家产生什么瓜葛,微笑对箫初然说道:“箫叔叔说得对,以后有机会再聊!”

“不行,没有我的允许,今天你绝不能走!”箫初然一脸坚决,聪明的她估计也察觉到了什么。

这……秦凡回头看向箫天策。

箫天策微微皱眉,想着该找个什么借口让秦凡离开,又不让女儿怀疑。

这时,房门被敲响,一道清亮的男声响起:“箫先生在吗?我是林医生。”

箫天策只好将秦凡的事情暂时搁置:“然然,快开门请林医生进来!”

箫初然看了眼秦凡,带着威胁,似乎在说‘你要是敢走,我要你好看’。

秦凡苦笑,心说:你堵着房门,我想走也走不了啊!

进来的是一名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这是人民医院著名骨科专家林医生,今天箫天策约了他在这里针灸治疗。

“林医生,快来帮我看看,我这腰无缘无故疼了几天也不见好,你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林医生走过去,把随身背着的医药箱放在茶几上,让箫天策在沙发上趴好。

林医生在他腰上按了几下,箫天策疼的直吭吭,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初步检查后,秦凡看到林医生微微皱眉。

“箫先生拍过片子吧?”

“拍过了,然然,把片子拿给林医生!”

林初然走过去,把早就准备好的CT片子给了林医生。

看完片子,林医生皱着的眉头松开,语气平淡。

“箫先生不用担心,没什么大毛病,就是有点腰肌劳损,我给你扎两针缓解一下,过几天就没事了。”

“那麻烦林医生了!”箫天策也松了口气。

可就在林医生准备给箫天策扎针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秦凡突然出声喝止:“不能扎!”

“你这一针下去,恐怕他再也起不来了!”

林医生猛地眉头一皱,瞪着秦凡,生气的问:“箫先生,他是谁,在这胡说八道什么?”

箫天策脸色一沉,秦凡的话听起来像是在诅咒他一样,让本就对秦凡有些嫌弃的他,更加厌恶。

“秦凡,你先出去!”

箫天策声音严肃。

可秦凡这次却一改先前的低调谦逊,急声道:“箫叔叔,真的不能扎,你的病不在腰上,这一针扎下去,对你非常危险!”

林医生放下手中正在消毒的银针,冷冷盯着秦凡:“小子,你是医生吗?”

秦凡摇头:“不是!”

林医生轻蔑的冷笑:“那你怎么知道箫先生的病不在腰上?”

“我……”秦凡哑口无言。

他肯定不能说,其实自己是用眼睛看到箫天策的病因,那样恐怕别人只会笑他神经病。

可他的确是用眼睛看到箫天策的病因。

获得青帝传承后,秦凡发现自己的听力和目力都大大增强。

而且,他还能看到人身上的‘气’。

当然,这种气不是普通的空气,而是武者的真气。

箫天策就是一名武者。

起初秦凡并没有发现,就在箫天策准备扎针的时候,可能是出于紧张,他动用了丹田的真气。

秦凡看的很清楚,箫天策丹田部位,有一团朦胧的灰色气团。

那气团并不规则,有很多像树根一样的分支,延伸至他的全身,形成一个循环。

但是,这个循环在他腰部的一个穴位堵住了。

越积越多的真气就像被灌满的瓶子,开始向周围流出,想要冲开附近的穴位,归入丹田。

如果秦凡没猜错,箫天策的腰疼,应该就是那些真气冲击附近的穴位所导致。

虽然秦凡不懂针灸,可也听说过针灸的治疗理论,大多都是刺激穴位来治疗。

一旦刺中箫天策腰部那几个正被真气冲击的穴位,等于帮了那些真气,将箫天策的身体打了个对穿。

那个时候,可能就不是腰部的问题,甚至会危及性命。

虽然箫天策摆明了要和秦凡保持距离,可箫初然对他却是一片真心,于情于理他都不能见死不救。

“说啊,怎么不说话?”林医生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