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家养锦鲤妻全文免费阅读 (姜小牙凤天宸)小说无弹窗广告

首辅家养锦鲤妻全文免费阅读 (姜小牙凤天宸)小说无弹窗广告

独家新书《首辅家养锦鲤妻》是来自浮光影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姜小牙凤天宸,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小锦鲤因为姜小丫的一句话修炼成人,也要完成姜小丫最后的愿望。愿望一:给她报仇,小锦鲤摩拳擦掌,磨刀霍霍向二房,没想到二房自己送人头,得罪了端王,最后被便宜相公碾压!端王是她救的,便宜相公也是她救醒的,四舍五入完成愿望。愿望二:守护男主,小锦鲤一看便宜相公超级好看,这个单子她接了!相公却说她旺,把她宠上天啦!首辅娇养锦鲤妻日常:夫人说的对,夫人做的对,夫人打的对,夫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首辅家养锦鲤妻》 第4章 免费试读

“草民凤天宸,参见端王殿下。”端王一醒,凤天宸拱手行礼道。

端王脸上还有些许憔悴,他抬眼看了看四周,确定自己被人所救。

“你怎知我的身份?”端王眯着眼睛,狭长的丹凤眼中透出一丝杀意。

凤天宸一身灰布袍子,并没有因为他的质问而慌张,反倒慢悠悠掸了掸身上的灰尘,面色如常道:“草民曾进京参加殿试,在街上一睹王爷凯旋的风采。”

端王上下打量他好一会儿,这才露出一抹笑:“那是三年前了。”

他颓然倒在枕头上,荞麦皮的枕头发出“沙沙”的声响,枕着有点扎人。

这三年端王一直跟柔兰部落胶着,柔兰部族人虽不多,但擅长机关巧术,加上柔兰地形易守难攻,险些让端王吃了苦头。

这次受伤也是中了柔兰的埋伏,端王一时情急纵身跃入水中,才算是捡回一条命。

“你参加过殿试?本王怎么没见过你?”端王端详片刻警惕道。

凤天宸坦然:“还未来得及参加便被人暗害,昏迷了三年。”

屋外天色渐渐擦黑,晚饭的香味也飘进了屋子里。

姜小牙见端王醒了,端着一碗白米粥从外头走进来,笑呵呵地看着他:“你醒了?快来喝点粥,相公,晚饭已经准备好了,爹爹娘亲都在等你呢。”

热气腾腾的米粥勾起端王的饥饿,他端起粥碗不客气的大口喝了几口,浑身都暖了:“多谢姑娘。”

姜小牙见男人恢复的不错,忍不住心中可惜,亏她还以为狐狸姐姐说的草药不好用,偷偷在粥里加了点补药,那可是她挖了半天才挖出来的!

“爹爹娘亲说可以让他在这里养伤,等伤好了再离开。”姜小牙扯着凤天宸的衣袖,熟络地朝外面走去。

凤天宸忍不住红了耳根,默默抽出衣袖。

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何况端王殿下还在旁边呢!

“凤公子和夫人真是鹣鲽情深,让人,羡慕……”端王不怀好意咳嗽一声,仰头将碗里的粥喝干净。

凤天宸也尴尬朝外面走去,姜小牙浑然不觉迈着小短腿跟在后面。

眼前凤天宸的背影伟岸宽厚,就是耳根通红,她歪着脑袋看了好一会儿,实在是想不通。

疑虑打消,端王也安心在这里住了下来,

姜小牙每天想着狐狸姐姐、柳树姐姐说过的药材,神奇的是每次想过没多久药材就会出现在宅子附近,她也毫不客气全都摘下来煮粥。

因此凤家大房院子里每日都会飘出带着异香的粥香味,端王四处征战这么多年,还从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粥。

短短几日,两人的身体都恢复如常。

秋日的小院只剩发黄的泥土,寒风吹过更显萧条。凤天宸与端王并肩站在围栏边,神色凝重。

几日的相处让端王十分欣赏凤天宸的文采,也渐渐将心事吐露出来:“柔兰三面环水,一面环山,易守难攻,本王用了不少方法,还是难以进入城门一里范围。更主要的原因是柔兰用了攻城机,我等从未见过。”

攻城机?!

凤天宸响起大学课堂上曾讲过的结构图,简单的杠杆原理罢了。

“攻城机威力巨大,将士们到底还是血肉之躯,哪里比得过巨石,还没靠近便损伤过半,若是能有什么东西破了他们的攻城机就好了。”端王一脸怅然,他吃了不少攻城机的苦头,恨之入骨。

凤天宸沉思片刻,缓缓开口:“王爷,若是你信我,我可以帮忙制造攻城机。”

“你知道攻城机?!”端王诧异看向凤天宸,没想到小山村里也有这样的人才。

“略知一二。”凤天宸点点头。

昏迷的三年里,他魂穿二十一世纪读了个工科的大专,别说这种简单杠杆原理的攻城机,只要有材料,做个飞机大炮也不是没有可能!

“好,太好了!前方战事正吃紧,本王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若是你能与我一起前往战场制造攻城机,定然能大获全胜!”提起前线,端王的眼睛亮了。

姜小牙端着一碗粥坐在院中小凳子上吸溜着,她听不懂什么攻城机、战事,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身上,她大口喝了几口加了草药的粥,真好喝啊!

三人各自忙碌,美好的仿佛一副画。

房屋阴影处,凤阑松趴在墙边,偷偷看着大房院中的动静。

前几日才听说凤天宸醒了。

这个姜氏真如那个道士所说,嫁过来没多久,凤天宸就醒了,他这两天一直放不下心,就怕凤天宸查出来,当年他背着大房收了钱的事情,现在他没有动静,若是一旦曝光……

这两天听说姜氏拖了个男人回来,凤家大房把他藏得严严实实,他偷看了好几日了,这男人一直住在这里,大房却闭口不言,其中一定有猫腻!

凤阑松的三角眼划过狠毒,或许可以抓到把柄,他伸头看向窗户,一身盔甲的男人站在凤天宸身边,一看就是练武之人。

两人站的太远,凤阑松伸长了耳朵也只能听见什么“战场”“败了”之类的词,根本听不清他们说什么。

凤阑松眯缝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自以为是地思量许久,一巴掌拍在大腿上,终于想明白了!

那男人的身份一定是逃兵!

“一定是逃兵!一身盔甲还怕人知道,肯定从战场偷跑回来的!”

这年头外面乱的很,天天都有人打仗,一打仗,就会有逃兵,为了抓逃兵,衙门悬赏一人五两银子!

白花花的五两银子,谁不心动啊!

在地里刨食一年也赚不了五两银子啊!

此刻凤阑松见到穿着盔甲的男人倍感亲切,在他眼中那不是人,是白花花的五两银子!

不等多想,他转身便朝衙门跑去,蹒跚的脚步一脚才在稀泥上踉跄两下差点摔倒,凤阑松却丝毫不顾及,连滚带爬的走远了。

吃完了满满一碗粥的姜小丫满意的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一抬眼看见一个黑影从墙边跑过去,她眼神极好,一眼便认出是凤阑松。

二房的两位一直刁难她,还逼了原来的姜小丫沉塘,她不喜欢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