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首辅家养锦鲤妻》姜小牙凤天宸全文免费阅读

完结小说《首辅家养锦鲤妻》姜小牙凤天宸全文免费阅读

首辅家养锦鲤妻主人公叫姜小牙凤天宸,由浮光影编写的古言小说,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小锦鲤因为姜小丫的一句话修炼成人,也要完成姜小丫最后的愿望。愿望一:给她报仇,小锦鲤摩拳擦掌,磨刀霍霍向二房,没想到二房自己送人头,得罪了端王,最后被便宜相公碾压!端王是她救的,便宜相公也是她救醒的,四舍五入完成愿望。愿望二:守护男主,小锦鲤一看便宜相公超级好看,这个单子她接了!相公却说她旺,把她宠上天啦!首辅娇养锦鲤妻日常:夫人说的对,夫人做的对,夫人打的对,夫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首辅家养锦鲤妻》 第2章 免费试读

“池塘的水深着呢,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爬得上来,肯定有邪祟,大哥,还是把她扔下去吧,省得害了旁人。”

凤阑松哆嗦着,万一是厉鬼寻仇……倒霉的肯定是他!

凤阑齐厉声道:“老二,好歹是条人命,我现在去找大夫给她看,若是真有什么事情,大不了把人送回去!”

说完就让刘兰芝将人带回去换身干的衣服。

折腾了一晚上,等到出门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凤阑齐没一会儿就带来了个头发花白的何大夫。

“何大夫您看看,我儿媳肚子忽然变大了,莫不是有喜了?”刘兰芝赶紧道。

何大夫慢悠悠的捋了捋下巴颏的胡须:“她四肢纤细,肚子却那么大,看着不像有孕之人!”

他细细的把着脉。

片刻后,何大夫轻笑一声:“不是有孕,是腹有积液你之前是不是腹部受了伤?”

“何大夫,你看她肚子这么大,怎么可能不是有孕呢?会不会是你看错了?”

何大夫镇上行医几十年,从来没出过差错,听见吴素芬的话。

他气得吹胡子瞪眼:“我看了几十年的病,怎么会看走眼?她是受伤没及时治,内脏破裂,腹部积水,就算换再多的大夫,都是这个毛病!”

吴素芬也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大夫可不是能随便得罪的。

姜小牙搜索着从女人身上借来的记忆,她眨了眨眼睛,懵懂地看向吴素芬:“半个月前二婶让我搬麦子,摔倒的时候撞了一下肚子,那以后就疼得厉害。”

村里的麦子都是用竹筐装好的,一袋最少七八十斤,让这么个瘦弱的小姑娘搬麦子,大概也只有吴素芬能狠下心来。

吴素芬讪讪笑了笑:“那不是农忙嘛,我就让她帮个忙,再说了,那时候不是没事?肯定是后面自己受了伤。”

姜小牙蹭了蹭刘兰芝的衣服,上面是香香的味道,她孩子似的笑了起来:“娘亲,我真的是那时候受的伤。”

众人都是一愣,这还是姜小牙第一次改口唤娘亲。

原先的她入府以后,总是缩在房间里,像个受惊的小动物,见了人也不喊,更别提改口了。

吴素芬撇了撇嘴,真会邀宠,以前真是小瞧她了!

“小娘子脉象平稳,也没有什么大碍,我开些药喝上两幅就好了。”

何大夫说着写了张药方。

凤阑齐眸光一闪,看向了床榻上昏睡的凤天宸:“还请大夫为天宸号号脉,看他……有没有好转。”

凤天宸在床上躺了两年多,快三年,镇上所有大夫都请过一遍,都是束手无策,有个游方道士见状留了个药方,说是能治好凤天宸,还提了冲喜的法子。

药方里用的都是寻常药材,只有那位药引子难得一见,要八百年的槐树树皮。

满天河镇也找不到这么大的老槐树,这些年凤家人也托人找了,都是没有。

何大夫叹了一口气,收回号脉的手无奈摇摇头:“还是老样子,身体没有问题,但就是醒不来。”

何大夫也曾为凤天宸诊治过,两年前便是如此。

众人陷入沉默,凤阑齐也没多说,只是一脸平常送走了何大夫。

两年多的时间,他们夫妇已经接受了凤天宸现在的样子,但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绝不会放弃。

凤阑松听说人还是那样,松了一口气,竟让这丫头逃过了一劫。

刘兰芝去准备早饭,只剩姜小牙还在房中。

她新奇的目光扫过房间里所有东西,这些她都是第一次见,她揉了揉鼻子,目光落在了床榻上的男人脸上。

高挺的鼻梁,又黑又浓的眉毛,还有薄如蝉翼的嘴唇,姜小牙伸手戳了戳男人的脸,软软的,看着憔悴了点,但摸着很舒服。

这就是那个便宜相公啊,长得还蛮好看的。

姜小牙修行的几百年里,也有河蚌精要和她结为连理双修,都被她拒绝了,河蚌精,长的贼眉鼠眼的,这个便宜相公真好看呢!

她趴在床边,睁大了眼睛看着凤天宸,她得想办法让男人醒过来才行!

想起原主记忆里那个药方,她也觉得确实有点用,只是药引子嘛……

八百年的槐树精她还真认识,就在深山里,以前她还来找过她玩呢!

姜小牙是锦鲤,道行又不够,不像槐树精能在四周活动,槐树精就时不时拿些新奇的玩意儿给她,她觉得槐树精挺好的,就是不喜欢人,总让她别跟人接触。

姜小牙撇撇四周,确定没人后闭上眼睛,用自己的神识探了探四周,外面是暖和的阳光,远远便能看见一棵巨大的槐树耸立在山林间,四周的小树挡住槐树,因此一直没人发现。

“咚咚咚。”

房门敲响,外头是刘兰芝的声音:“小牙,早饭做好了,快来吃饭吧。”

“好。”姜小牙一听见要吃东西,便转身跟了出来。

凤家人吃饭都是在一起的,桌上是寻常的玉米糊糊和玉米做的小饼,碗旁还有一小碟咸菜。

“我一会儿去山里打猎,请大夫花了不少银子,还得准备冬粮,多备些冬日里安稳点。”凤阑齐大口喝着玉米糊糊盘算着。

二房两个端起碗便吃饭,其他一概不管,家里都是凤阑齐撑着。

他不仅要付凤天宸的药费,还有二房的凤鸣泉上私塾的费用,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刘兰芝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青黄不接的时候,上山打猎贴补家用也是常事,谁都没有太过在意。

除了姜小牙。

她捧着碗大口喝着玉米糊糊,甜甜的味道让她胃口大开,没一会儿就喝了小半碗,听见打猎的事,她心中也有了盘算。

深秋的山里树木大都枯黄,时不时有寻食的小动物在山里跑过。

凤阑齐拉紧手中的弓箭,瞄准了不处的野兔。

这兔子跟一般的野兔似乎不太一样,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而且看起来呆呆傻傻的,箭射偏了它也不跑。

房中的姜小牙透过神识看见山里的事,忍不住偷笑。

凤阑齐连续射了几箭都没中他干脆上去直接用手抓。

呆傻的兔子跑了起来,没跑几步又停下了。

凤阑齐跟了上去,兔子又跑了两步,他又跟上去……

跟了快半个时辰,越走越深,眼前是凤阑齐从没见过的深山。

他心里嘀咕起来,但看着近在眼前的兔子还是跟了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觉得周围景色全变了,再一抬头,面前竟然是一棵树!

一棵苍翠欲滴,绿的发光的大槐树!

槐树有十个人环抱那么粗,周围的树都是枯黄的,这棵槐树依旧满是绿叶,一看就不一般!

凤阑齐心头大喜,难道这就是八百年的槐树?!

他掏出匕首,嘴里念叨着:“树啊树,有怪莫怪,我儿子生病了要一味药引子,只要一点树皮。”

他听村里老人说树大了有灵,便忍不住叨咕着。

槐树晃了晃叶子,绿色的神识醒过来,对着身在凤家的姜小牙呵斥道:“小锦鲤,你居然敢给别人带路!”

“槐树姐姐你别生气,就给他一块树皮好不好?也算是你做得功德。”姜小牙撒娇卖萌,槐树姐姐最是嘴硬心软。

果然,没几下槐树就答应了,傲娇地留下一句:“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山中的凤阑齐割下了巴掌大的树皮,满脸欣喜跑回了凤家。

树皮泛着幽幽的绿色,混着早就准备好的药材足足熬了三个时辰,凤阑齐夫妇二人小心翼翼捧着碗,把药汤给凤天宸喂了下去!

当晚,昏睡近三年的凤天宸就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