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宠在线免费阅读 虞九祁黯小说全本资源

蛇宠在线免费阅读 虞九祁黯小说全本资源

《蛇宠》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虞九祁黯,由唐糖倾情著作的一部灵异小说,已上架快看。全文讲述了十八年前,村子里的人为了钱拆了雕刻巨蛇的画楼牌坊,烧掉了下面的棺材。后来村子里发生了蛇灾,爷爷将刚出生的我扔进了焚蛇坑得以让整个村子避祸。我十八岁那年夏天被村支书骗了回来。因为村里又发生了蛇灾。村支书说将我在扔进焚蛇坑一次解决蛇灾。但我爷爷说,这次不是蛇灾,是王蛇娶妻。当我穿着老旧的凤冠霞帔坐在镜子前的时候,都不敢相信是……娶我!

《蛇宠》 第4章 免费试读

我当然没什么证据。再说也是浪费口舌。

到底我还是没能让爷爷下葬,抱着他的骨灰坛回到了家,埋在了后院的树下。

从今以后,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祁黯来找我了,一见面就一服凶神恶煞的样子:“老子说的话你压根就不放在心上是不是?昨晚为什么没回去?”

我抬头看着他,竟然丝毫不觉得恐惧:“你说是他们害死了我爷爷。理由呢?还有,我爷爷的尸体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你又在质问我?”

眼泪又不争气的往下掉,我根本维持不住自己的理智,跪在他的面前,拉着他的裤脚哭着大喊:“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求求你。我都嫁给你了,我爷爷为什么还是死了……”

我现在真不知道怎么办了,我爷爷死了,我爷爷死了……

大脑骤然的变得模糊,我似乎是晕了过去。

我做了一个梦,我清楚的知道这是个梦。

梦里,一只漂亮的狐狸压在我的身上,舔过我的脸颊。

我是被惊醒的,梦里,那只狐狸咬上了我的脖子。很疼!他想咬死我。

看了看四周,是在我家。

“醒了。”

我转头看着祁黯,他的手里捏着一只老鼠,生生的给捏死了,满手的血。

“呕……”我忍不住的想要吐。

祁黯皱了皱眉,将那老鼠扔掉了:“你不会以为老子要吃这脏东西吧。”

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觉得恶心。

祁黯洗了洗手,背对着我突然说:“有没有想过你认识的村民其实都不是人呢?”

“什么意思?”

我不理解,村民都是看着我长大的,除非我这么多年都是在做梦,否则祁黯说的就不可能。

“看在你求我的份上,给你一个线索,和你一起长大的沈冬儿怀崽了。”

我愣了一下,沈冬儿是我们村子里的女孩,我们一起长大,关系很好,我们考上了不同的大学,我没听说她回来。

正这么想着,我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门没锁,沈冬儿直接闯了进来,脸色惨白。

“阿九,阿九。你没事吧?”

她急切的样子让我备受感动,这你妮子打小就对我好。

“我没事。”

她拉着我的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钱爷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节哀,你还有我。”

提起爷爷,我默默摇了摇头。这件事没完。

“这位是?”沈冬儿像是终于发现了我身边的祁黯,一脸探究的看着他。

“我是她主……”

没等祁黯说完我连忙道:“这是我老公,祁黯。”

祁黯轻嗤了一声,白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想起祁黯说冬儿怀孕的事情,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她的肚子。

冬儿还没出嫁,也没听说有什么男朋友,怀孕应该不可能吧,我们关系这么好,要是有男朋友一定会告诉我的。

而且,就算冬儿怀孕和我爷爷的死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随后我又想到村支书,冬儿是村支书的女儿。

冬儿目送着祁黯出去,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震惊:“你什么时候结婚的?连我都不通知,我们不是说好了让我给你做伴娘吗?”

本来我不想将祁黯的事情告诉她的。我不想将她牵扯进来。

不过现在,恐怕她也逃不掉了。

“他不是人。”我说。

冬儿愣了一下,一下子将我抱住:“他是不是家暴你?阿九,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忍,长的人模人样竟然不是个好东西。”

我知道她理解错了,干脆说的在直白一点:“冬儿,祁黯是一条蛇。还记得以前老说蛇灾吗?就和他有关。”

我以为她不会相信的,或者需要一段时间接受,但很意外,她一点都不惊讶。而且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应该有事瞒着我。

“冬儿,他说……你怀孕了。”

我眼看着她的脸色骤然变白。

冬儿胆子小,这会眼睛已经红了,她点了点头说:“我……我确实怀孕了,但我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怎么回事?”我问。

“一个月前我生日的时候,我爸妈把我叫了回来给我过生日,我还很奇怪。我爸妈从来都不会记得我生日。”

“回来之后他们做了一桌子的菜,我吃完饭就迷迷糊糊的发晕。再然后就做了一个梦。”

冬儿抿了抿嘴,盯着我的眼睛又说:“我其实不确定是不是梦,我很迷糊,梦里有个男人,然后把我……我以为是青春期。早上起来我没穿衣服,我妈说她给我脱的,说我喝酒喝多了吐了。”

“但是阿九,我那天就喝了一点点酒,不至于醉,还是我爸让我喝的。”

“前两天,我例假没来,又食不下咽,去医院看,人家说我怀孕了。”

听完冬儿这么说,我心里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我是相信祁黯的,他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不至于骗我,或者说不屑于,因为没有意义。

“冬儿,你是在怀疑什么吗?”我问。

冬儿点了点头:“我感觉梦里的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人。”

“为什么这么说?”

“阿九,我做梦的时候记得很清楚,那是一只狐狸。他还问我怎么没穿喜服,还问我爹没给我吗?我真的记得。”

冬儿浑身都在颤抖,像是害怕极了。

我连忙抱住她:“别怕,别怕!”

“阿九,我最近真的很不安,感觉有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我们离开这吧。”

我安抚的拍着她的背:“冬儿,我爷爷死的不明不白,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清不楚,我真的没办法安然的走。而且,我大概也走不掉,祁黯不会放过我的。”

我伸手摸了摸冬儿的肚子,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你打算生下这个孩子吗?”

沈冬儿几乎都没犹豫就死命的摇头:“我不要这个孩子,阿九,我才十八岁。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那你问过你爸妈吗?”

“还没有,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冬儿一直很懂事,家里还有个弟弟,她比弟弟大十岁。

我和她说好了晚一点陪她回去,顺便探探他父母的口风。

其实我不想去的,村支书不让我开棺,不让我爷爷下葬,我是恨的。但冬儿对这些事情都一无所知。

但是冬儿的妈妈一直对我挺好的。于是就跟着她去了。

可是我没想到这一次她竟然会我连门都不让我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