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九祁黯全文免费大结局 虞九祁黯小说在线阅读

虞九祁黯全文免费大结局 虞九祁黯小说在线阅读

虞九祁黯是作者唐糖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咱们接着往下看十八年前,村子里的人为了钱拆了雕刻巨蛇的画楼牌坊,烧掉了下面的棺材。后来村子里发生了蛇灾,爷爷将刚出生的我扔进了焚蛇坑得以让整个村子避祸。我十八岁那年夏天被村支书骗了回来。因为村里又发生了蛇灾。村支书说将我在扔进焚蛇坑一次解决蛇灾。但我爷爷说,这次不是蛇灾,是王蛇娶妻。当我穿着老旧的凤冠霞帔坐在镜子前的时候,都不敢相信是……娶我!

《蛇宠》 第2章 免费试读

迈出这一步的时候我还是没忍住哭了。

我走了,爷爷要怎么办?他年纪那么大了。

脚后跟已经有蛇在爬了,像是在催促着我走。

低头,绑着蝴蝶结的小黑色尾巴尖晃了晃,往后慢慢的往前爬,它在给我带路。

小黑色带着我似乎在村子里转了一圈,但我没有听到是人声。

走到村尾的时候,我犹豫再三还是掀开了盖头。

也许我应该听爷爷的话,不掀开这盖头。

以我为中心,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蛇,它们纠缠在一起,像是在交配,我身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我连忙又将盖头盖上,腿有些发软。

可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怎么都挥之不去,在想走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迈不开腿了。

来之前我下定决心不逃,可是现在……

当恐惧侵袭大脑,生存变成本能的时候,身体根本不由我控制。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踩着蛇都想跑,疯了一样。

但那些蛇很灵活,在我脚落地的时候主动的给我让我开了路。

我一边哭一边跑,结果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下子摔倒了地上。膝盖似乎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过,很疼。

那些蛇还是团团将我围着,但也不会碰到我。

突然就没了力气,我把挂在头饰上的盖头一把扯了下来扔在地上,伸手胡乱的在脸上抹眼泪。

我才十八岁,为什么要经历这些事。

大概没人能体会到我此刻的恐惧与无助。

哭着哭着,一道人影将我笼罩,然后看见了面前出现一只手。

抬头,那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剑眉星目,一身红色的衣裳,长发,眸子里透着温和,但温和中又有些疏离。

他像是古画里走出来的人!

“受伤了。”他盯着我的膝盖说。

他的声音很好听,又长着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我的戒备心顿时就没那么强了。

“你是要娶我的那条蛇吗?”

尽管是个人让我挺意外的。但村子里的人现在连门都不敢出,这男人又凭空出现,不是他的话,我想不到第二个。

“不是!”

“……”

我愣了一下,很是意外,竟然不是。他明明穿着红衣裳,连那些蛇在他来了之后就都退开了,怎么可能不是呢?

“那你是谁?”我问。

他没回答我,反倒是蹲了下来,伸手就要撩开我的裙子,我连忙往后缩了一下:“你干什么?”

他伸手抓住我的脚腕,手很凉:“别动。”

裙子被撩开到膝盖,这时我才发现上面有一道长长的口子,里面扎着玻璃片。

刚才因为太害怕,心思不在这上面,现在看着,伤口不浅。

“挺严重的。”他说。

然后他将我横抱了起来,旁边就是水井,打了水给我清洗伤口,又把玻璃片给取出来。

“现在没什么东西包扎,伤口凉着,晚上他会来接你。”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你真不是要娶我的那条蛇吗?”

“不是,我得走了。”

我看着他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了下来:“他性子暴躁了些,心不算坏,凡事多顺着他些,能少吃苦头。晚上把盖头盖上。”

我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

我在井边一直坐到了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将盖头给盖上,心底倒是没那么的怕了。

听那个男人的意思,娶我的那条蛇应该也是人形,至少是能沟通的。

一阵阴风吹过,蛇吐信的丝丝声也随之传来。

我忍不住握紧了双拳,临了,临了还是有些害怕的。

紧接着,我感觉有个人在靠近我,还在我的脖子上嗅了嗅。顿时心跳如鼓。

“你……你好。”我结结巴巴的开口,声音都有些颤抖。

那人没回答我,而是将我扛上了肩。

一路上我没在敢开口,直到被扔在了石床上。

膝盖的伤口被拉扯的极痛,我忍不住的喊出了声,再然后盖头就被掀开了。

“是你……”我惊愕的看着他,这不就是白天那个救我的人吗?当时为什么不承认。

但紧接着我就发现自己似乎是认错人了。

面前的这个人和白天的那个长相极其相似,但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暴戾两个字几乎是刻在了脸上,眸子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随后,他将手压在石床上,伸手撕扯我的喜服。

我惊叫着,只是力气的差距太大了,很快他就将我的喜服给脱了下来扔到了地上连带着头上的发饰:“你们还真敢。”

我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他不动我了。

脱掉喜服之后我还穿着里衣,可这里阴凉,我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他一把将我拉到了桌子旁,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里似乎是一个山洞,光线不够亮,但看得清。

桌子上摆着盘子,盘子上全部都用红布盖着。

“我叫祁黯,你的……主人。”

他将我按在凳子上,低头在我耳边说了一句。

说完,他顺手将桌子上的红布都掀开,然后又道:“如果认错人的话,你应该会后悔。这是第一次,我不计较。”

桌子上的红布全部被掀开,我顿时忍不住吐了出来。

死老鼠,带血的生肉,散发着一股恶心的血腥味。

“呕……”

“怕什么,不是你说我会让你吃生肉,吃老鼠吗?这些都是特意为你准备的。”

我想离这些东西远一点,但祁黯的双手死死的按着我的肩膀。

那些话是我在家里说的,他都知道。

“你放开我。”

祁黯真的松开了我,嫌弃的擦了擦手:“乖一点,别惹我生气。我脾气不太好。”

离开那桌子之后我就躲到了墙角。还是忍不住的恶心。

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我原来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坚强。

“在哭,老子将你喂蛇。”

祁黯突然大声,我被吓了一跳,顿时止住了哭声,死咬着胳膊。

一晚上我都在惊慌中度过,后来也不知道是太困了睡过去了,还是晕过去了,总之就是没了意识。

我是被饿醒来的,看了一圈没看到祁黯人,随后在桌子上看见了几个馒头就吃了。

之后的两天这里就我一个人,我尝试着四处走走,但山洞里错综复杂,分叉口又多,一不小心就会走丢。

我迷路了一次,是一条小蛇将我带了回来。

第三天的时候,祁黯出现了。

“走吧,回门。”

“……”

他见我的第一句就是这个,回门?这是我没想到的,但能够见到爷爷我很开心。

临走前我拿了一个馒头,这几天能吃的就是馒头,别的什么也没有。

结果祁黯一下将我手中的馒头抢了过去拿在手里把玩:“一会吃席!”

我不理解他是什么意思,没敢说话,就跟着他走。

一个小时后,我站在家门口看着搭起来的席棚以及上面写着的“奠”字手脚发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