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娘亲她又想和离了完结版云芷白翊免费阅读

神医娘亲她又想和离了完结版云芷白翊免费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云芷白翊的名称为《神医娘亲她又想和离了》,这本书是作者鲜奶啾啾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云芷挑唇冷笑:“白翊想让我给玉霜儿看病。”“你同意了?”周亦问。“我倘若同意,他便不会那样气冲冲的离开了,我想他大约不会善罢甘休,告知京其堂得人,之后见了翊王府的人小心些。”

《神医娘亲她又想和离了》 第2章 犹豫 免费试读

废院。

云芷刚结束午睡,走出房门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喊道:“舒儿,轩儿,朵儿。”

片刻过去,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

“人呢!”她声音加重,以为是三个小东西贪玩,跑哪个角落去了,却仍旧没得到任何回应。

奇怪了,难道不在?废院就这么大一点地方,她这么一喊,三个小东西如果在的话,应该是能听到的才对。

青儿闻声过来:“小姐,怎么了?”

“三个小东西去哪了?”

“我……对不起,小姐。”青儿也着急,原本小公子和小小姐是答应过她的,出去偷玩一阵子就回来,小姐午睡都是一个时辰左右,可这会儿小姐都醒了,三个孩子仍旧没回来,她心里也着急,害怕是出了什么意外。

慌忙就跪在地上:“是奴婢不好,没管束好小公子和小小姐,还纵容他们外出。”

出府了?!云芷心里忽然有些慌张,她从不让三个小东西单独出府的,这几年进出王府也都是定时卡点,绕开王府所有眼线的。

此时,她已经有些不淡定了,着急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他们有没有说去哪里了?”

她现在做最后准备,手中已经有了足够的积蓄,打算随时带孩子搬出王府,彻底远离这个鬼地方,可不能在这种节骨眼上出了事情。

“他们……”

青儿刚要回答,紧闭的院门被猛然踹开。

发出一声巨响。

青儿吓得弹跳起身,云芷也震惊的盯着门口的位置。

这废院,一直以来就住着她跟青儿以及三个孩子,府内的人,从不过问,就当她这个王妃是死的,如今怎会突然来了人?

黑色的高大身影迈入大门,深邃的凤眸中充斥着冷意,在看清那张冷峻的面容后,云芷心里一抖,不好的预感侵袭心头。

白翊?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来?难道……

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云芷有些窒息。

果不其然,随后便有三个暗卫打扮的男子一人抱着一个孩子走了进来。

眼前的男人厌恶原主至极,如果知道这三个孩子是他的,指不定会做出怎样绝情的事情来,云芷心乱如麻,第一反应却还是冷呵出声:“把我孩子放下!!”

暗卫不为所动,他们只听主子的话。

白翊抬着从容不迫的脚步,逼近云芷,凤眸里,毫无温度!那层冷意,仿佛能将人冻结,待逼近至云芷面前,他薄唇挑起轻蔑的笑:“你能活到现在,还生下三个孩子,本王真是小瞧你了!”

“我懒得与你废话!让你的人把我孩子放下!你我早就划清界限了!”

原主临死时,已经彻底放弃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不就是等同于和白翊划清界限?她作为外来者,也没必要维持什么。

白翊冷笑,伸出粗壮的手臂狠狠抓住她的手腕。

如那一夜要将原主下颌骨捏碎般的力道,此刻在云芷身上重现。

她的手骨,快要被这男人捏断了!

“当年不是最喜欢求本王么?现在脾气这么倔了?疼的脸都白了,也不求本王?嗯?”

如果不是力量不够,云芷想给他来两巴掌,而且,她还要顾及孩子的安危,真打过去,得不得手不知道,孩子会被他如何处置可难说!

“你这种人,不配让我求!”

话音刚落,手腕上的力道加重了,云芷疼的细眉紧皱,抬起另一只手去掰他的手掌。

可那只大手,如枷锁般牢牢禁锢着她,根本弄不开。

白翊看着面前女人费力的模样,心里只觉得可笑,明知徒劳,还要挣扎!

下一瞬,却措不及防地被云芷狠咬住手背。

血腥气味闯入云芷嘴里,她脸色厌恶,却咬的更狠!她要咬到这个无情的男人松手为止!

白翊闷哼了声,松开了钳制她细腕的大手,将她狠狠甩开,丝毫不怜惜,或者换句话说,他根本没把云芷当一个女人看待。

在力的作用下,云芷往后一个趔趄站不稳当,身后的青儿急忙小跑上前,扶住她,“小姐!”

“我没事。”

说着,她嫌弃的吐了口血沫子,冷冰冰的眼神直视着面露愠怒的男人,“你抓我孩子,活该被我咬!”

“敢用这种语气跟本王说话,是不是想永远看不到你的孩子?”

云芷急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白翊,你敢!”

这男人能冷血到什么程度?难不成血脉相连的骨肉也能下得去杀手?

“对本王说话,态度好些,否则,本王会将他们送走!让你这辈子也见不到!”

“呵!王爷一来便气势汹汹的,怎么能说是我的态度有问题?堂堂翊王,这般不讲理么?”

这要是传出去,也不怕成为街头笑柄?

这话,好像没办法反驳,白翊被她气的脸色铁青。

一想到自己来的目的,他不打算继续多做纠缠,干脆直奔主题:“帮本王做件事,本王便让你和孩子团聚!”

云芷不为所动,直勾勾的盯着他:“王爷这是在求我?还是在威胁我?”

三个暗卫瞧着势同水火的两人,不断倒吸凉气,现在这王妃真是太厉害了,放眼整个皇都,这么多年来,可没人敢如此与王爷说话的,也只有她毫无顾忌,还把王爷气的脸色难看。

“帮不帮?”白翊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眼中满是不耐烦

“不想帮!你要我做的,肯定没好事!”

她心里清楚的紧,即便有好事,也轮不到她这个废妃的头上!

他的耐心已经被消磨光了:“立即将三个孩子送出皇都!”

“娘亲!”一听要来真的,朵儿吓得眼泪落下来,她可不要离开了娘亲呀。

另外两个小萝卜头也是一脸慌张,不断捶打抱着暗卫的脸:“你们这些坏家伙,亏我们之前还觉得你们是好人!竟敢用我们来威胁娘亲!快放了我们!”

拳头虽小,力道却不小,打的暗卫脸都扭曲了起来,却仍旧没有松手的意思,他们只听王爷的命令,只要王爷不说,他们被捶死都不能松手。

眼看着三个孩子真要被抱出院门,云芷咬牙:“说吧,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不跟本王倔了?”他凤眸眯起,薄唇勾起冷笑,不紧不慢,反而在欣赏云芷脸上的焦躁神情。

“谁让你足够无耻!我云芷甘拜下风!”

寥寥几字,让他脸色再次僵住,怒极反笑:“也不知是谁更无耻,当年用尽手段嫁入王府!还隐瞒本王产子!若非今日撞上,还不知你要隐瞒到几时!”

隐瞒?

云芷笑笑,并不想说话。

她都懒得解释什么了。

原主当初血崩快死了,青儿去求见他,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如今却来倒打一耙?

“本王需要你的血,为霜儿治病,只要你肯配合,本王不但让你和孩子团聚,还让你住回王府主院!”

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现在也是有了他的孩子。

他的血脉,住在这废院中,像什么话?

“你先把孩子还给我!”

住不住进主院,她无所谓,她只想孩子能在她的身边,这样才能安心。

“云芷,你没有跟本王谈条件的资格!”说完,眼角的余光瞥向身后暗卫:“你们将孩子送去主院安顿!”

“是,王爷!”

这次暗卫没有外犹豫,抱着三个孩子调头出了废院的门。

云芷迈步便要追上去,白翊抬手将她拽了回来,凤眸中不带一丝情绪,字字剜心:“云芷,能让你和孩子在王府内,是本王对你最大的容忍了,你不要不知好歹!”

她袖中双手握成拳头,在白翊出现之前,她可从未受过什么委屈!

这男人如今敢威胁她,就做好以后被她报复的准备!

“你要多少血,我给你!”

“小姐。”青儿吓得眼睛都红了,上一次小姐流血还是那场血崩,差点没了命啊!

也从那次后,身体明显比以前虚弱了很多,直到现在,都还在调理。

“越多越好!”

短短四字,充斥着男人的无情,他要救更重要的人,而云芷在他眼里,什么也不是。

“……”丫鬟早就被吓傻了,眼看着要动真格,急忙往前走了两步跪在白翊面前:“王爷,王妃当年产子……”

“青儿!起来!他不配知道!”

血崩的原主早就没了,这个男人即便知道当年血崩的事情,也不会同情她,只会嘲讽罢了,既然知道结果,她又何必让其知道。

青儿擦了擦眼角,抬头看了眼面前的王爷,他的神色不为所动,是下定了决心要自家小姐的血。

她明白了,多说无益,当年小姐都没感动王爷,何况是她一个奴婢?

这片刻之余。

门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个婆子跻身而去,手中拿着铜盆和匕首。

云芷眼底划过冷冽的笑意,原来这个男人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算她不从,也会强迫她取血的。

“来吧!”云芷无所畏惧的撸起袖子,字字坚定。

当年产子的痛,她都经历了,如今也没什么是忍不了的。

两个婆子也毫不客气,拿着匕首和盆便走了过来。

云芷闭上眼不去看,紧接着痛感从小臂袭来,她能感觉到热血顺着伤口往外涌。

两个婆子也是明白人,知道她不受宠,便毫无顾忌,血流的太少太慢,便挤压她的伤口,让血流的更块更多。

而那个男人,自始至终,都只是漠视眼前的一切。丝毫不为之动容,就好像这一切都是云芷应该承受的。

随着血量的流失,云芷脸色很快变得苍白起来,眼冒金星,最终眼前一黑,朝地上栽去。

两个婆子还想继续弄,身后却传来冰冷的声音:“血够了。”

“是,王爷。”其中一名婆子谄媚笑了笑,“老奴这就把血送过去,给玉姑娘熬药!”

“嗯。”

两个婆子先后离去。

青儿哭的眼睛红肿,勉勉强强的将云芷从地上搀扶起来,还是忍不住哽咽道:“王爷!当年我家小姐产子血崩,危在旦夕,因此已经落下了病根,你现在要她的血,就是在要她的命!”

产子血崩?!

一丝微妙的情绪从他眼底划过,此事,他竟不知。

可一想到自己当初被逼娶云芷为妃时的心情,他又觉得,这是云芷自找的。

冷扫了眼脸色苍白仍旧昏厥的女子,他眼神疏冷,一个字没说,拂袖而去。

还能让这个女人继续呆在翊王府内,他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

“嘶……”不知过了多久,云芷才从昏迷之中醒来,手臂上传来的剧痛,让她咧嘴轻吁,咬牙从床上坐起来,却忽然感觉出身下的床榻与以前的有些不同,垂眸一看,云芷脸色顿冷,这不是废院中她的房间。

这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