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幼清李逸小说在哪里看 阮幼清李逸在线阅读第1章

阮幼清李逸小说在哪里看 阮幼清李逸在线阅读第1章

阮幼清李逸是作者云心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咱们接着往下看某处荒郊野岭。阮幼清前脚刚把歹人收拾利索,回首间便看到了后脚赶来的首辅大人。随手扔掉捡来的流星锤,阮幼清好巧不巧的倒在了他怀中。阮幼清一脸娇羞:“若不是首辅大人赶来及时,幼清怕是凶多吉少了。”无视耳旁的惨叫哀嚎,什么都没有做的首辅大人伸手擦掉少女脸上的血迹,随后面不改色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阮小姐以后还是要小心,毕竟……你太过柔弱。”众匪徒:“……???”

《惹君欢》 第1章 免费试读

昌州城外的戈壁滩上,有一队人马正在缓慢行走。

漫天的黄沙卷著碎石,本就迷的人看不清东西,阮幼清的右眼又失了明,走路自然有些困难。踉踉跄跄间,她只觉得有人一把抓住了她。

但她却面色冷淡,一声感谢都没有。

只因……对方的手在抓过她手腕后,又猥琐的摸向了她的腰间。

这种受尽***的日子,她已经过了有两个多月了。

若不是可以与爹爹娘亲他们团聚,阮幼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自尽。护国大将军家倍受宠爱的小小姐,怎会受得住这种屈辱。

可是……

深深吸了口气,阮幼清在恍惚中看向了昌州城的方向。

那里……有爹爹,娘亲,还有哥哥和阿姐。

虽然他们可能会对自己很失望……但终究……是最疼爱她的人。

想当初,因为被还是太子之位的李逸扰乱了心,几欲与家中决裂也要嫁给他。

原以为,那是她的良人。

可那人的心……黑的让人害怕!

把她与家人利用的分毫不剩,顺利登基之后就原形毕露,与她最痛恨的女人容妍一起把她拖进了无边地狱!

抚养她长大的祖父因为上了年纪,受不了折磨自尽而亡。自己原本也想随祖父去的,可那个男人突发好心说要送她到昌州,与被囚禁的家人团聚……

心中虽然怀疑,可阮幼清还是同意了。

一路上,虽受尽侮辱,可想到能见到家人,她皆拚命忍住。

已经失去了祖父,万不能再失去其他人了。

即使……即使阮家背负了叛国的罪名……

阮幼清伸手摸了摸被那个女人刺瞎的右眼,凉凉的笑了笑。

昔日她以为推心置腹的好友其实从未真心对过她,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接近她曾深爱的男人。两人不知从何时勾结在一起,甚至于……一起密谋害了她的亲生骨肉!

如果让她从头来过,她一定不会再被李逸的甜言蜜语扰乱心智!

她阮幼清再也不要踏入冷血无情的皇家半步!

无尽的怨恨与悔意揪着她的心,在李逸登上皇位时,她就应该想到的……能弑君……能为了皇位手刃自己亲生父亲的人会有多么的心狠手辣,卑鄙无耻!

「快点走!」一旁占完便宜的解差见阮幼清的步子慢了下来,用力推搡了她一下,呵斥道:「天黑之前要赶到昌州!你这一副病秧子姿态,莫不是想要爷把你背过去吧?」

另一个人听了,嗤笑了一声接过话:「你也不怕把你硌著?」

耳边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阮幼清却似听不见似的,安安静静的继续向前走去。

有风掠过了她的耳旁,一缕碎发正巧挡在了眼前。

深陷的眼窝里,是极致的忍耐。

再忍忍……

见到爹爹他们,她就可以松懈下来了。

即使今后可能要在牢狱中度过,也好过她孤身一人。

……

天空渐渐被蒙上一层昏黄,一行人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昌州城。

内心颇为复杂的阮幼清还未抬头看去,便听到了身后的解差同时倒吸了一口气。

疑惑的回过头,她便看到一群人脸色发白的看向了城楼方向。

一股子不安突然漫上心头,阮幼清有些颤抖的也将视线看向了城楼方向。

被风吹日晒摧残,开始腐烂的四颗人头……正高高的挂在城门楼上。

阮幼清睁大了双眼,身体像是被瞬间抽干的瘫软在地上。

这次,她的身边没有任何人去搀扶她。

那四颗惨不忍睹的人头……

正是她期盼著的爹爹,娘亲,哥哥,阿姐……

好一个团聚……

虽然曾做过最坏的打算,怕跋山涉水赶来,看到的只是四具尸体……

可是这种***裸的羞辱与刺痛,却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当初曾许诺自己的良人,在给了她生的希望后,又把她狠狠丢入绝望的万丈深渊!

城门口有人缓步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著瘫软在地上的阮幼清。

「阮氏,这是皇后娘娘亲自嘱咐送你的大礼,你可还满意?」带着一丝戏谑的话从对方口中说出,也将阮幼清从不敢置信中拉了出来。

城门口有百姓走过,看到了这边的情形,有一两个胆大的凑了上来。

「这是……阮家剩下的最后那个小姐?」

「呸!什么小姐!阮家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我们昌州城差点沦陷!阮家人死不足惜!她怎么还有脸苟活!」

犹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阮幼清终于忍不住失声尖叫。

眼前这一切,多像个笑话!!!

他们阮家满门忠烈!毫无怨言的守着宁国最贫瘠的土地!

他们用生命保护的百姓,却被李逸蒙骗,说出的话像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刀子,割的人喘不上气。

她曾掏心掏肺爱上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她所有价值榨取的干干净净。

最后,还假惺惺送了她一个……所谓团聚……

凄厉的尖叫令在场的人安静了下来,有人妄图再指责什么,可看到阮幼清此时的样子,还是闭上了嘴巴。

「阮氏,你们阮家通敌叛国,皇上仁慈心善允你一家团聚,你竟然还如此失态。」

阮幼清在尖叫过后,眼神有些呆滞。过了好一会,她才缓缓抬头。

满脸血泪的她,突然轻轻笑了笑,声音低沉而沙哑:

「仁慈心善?好一个仁慈心善。」

传话的人抖了抖身子,硬著头皮将准备好的匕首扔在了阮幼清面前。

「既然……既然你没有什么话……那就上路与你家人团聚吧!」

阮幼清歪著头看向泛著冷光的匕首,随后伸手将它拿在了手中。

「回头你或者你们任何一个人,有机会的话,麻烦帮我转告李逸和容妍一句话,晚上抱在一起睡觉的时候,看看窗前是不是有我们阮家在看着他们。」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阮幼清嘴角微微勾起,紧紧握住的匕首,直直刺向了心脏。

……

七日后,宁国皇帝李逸召告天下:

「阮氏一族通敌叛国,祸乱朝政。朕已将其满门斩首示众,阮氏罪女阮幼清于七日前认罪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