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后娘要翻身全文资源 安冉傅南风最新目录

反派后娘要翻身全文资源 安冉傅南风最新目录

《反派后娘要翻身》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安冉傅南风,是作者寒笙倾情著作的一部穿越架空小说,目前正在掌中云连载。全文讲述了一觉睡醒,她穿成三个崽崽的恶毒后娘。孩子们未来一个双腿被砍,一个大宦官,一个三观不正的虐文女主!安冉表示:不能忍!种田养娃,发家致富,拯救崽崽!“你这个恶婆娘,放开老子……”“你竟然打我屁股,嘤嘤嘤,娘亲我错惹……”崽子不听话怎么办,安冉表示打一顿就好了。听说孩他爹被敌军锁上,安冉换上战袍,一剑取得敌军首级,“若连自己夫君都保护不了,自己这个一家之主就忒没面子了”“娘子小心,你肚子里还有娃娃呢”“别废话,老娘还能杀十个”

《反派后娘要翻身》 第6章 这是我家(2096字) 免费试读

男人脑袋微偏,眸光如水,又带着几分委屈:“可是……可是我没有钱啊。”

安冉:“……”

救了个穷鬼?!

不行不行,那也太亏了!

不过安冉很快又琢磨出不对劲,这人要是真没钱,怎么可能在腰侧悬那么好的白玉,还有那么多手下来找?

她立马耷拉了脸:“我不白救人,你要是想靠装傻骗我白干活——”

说着,安冉往门口一站,抬手做了个请走的手势:“那你快点给我离开,不要占着我二崽子的床位。”

这一番话不知是哪里刺激到了那男人,竟然眨巴着眼睛泛出泪花来,哭唧唧地站起身拉住安冉:“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身上也没有钱……”

他顿了顿,忽然想到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眸光发亮:“家里的活都交给我来干!娘亲要是赶我走……我就得饿死在外面了。”

安冉脸色黑了黑。

这是捡到个啥玩意?白白采药给他疗伤,诊金没有就算了,还要来吃她白饭?!

做什么四崽子,一个大老爷们,前三个崽子吃的加起来都没他多!

光脑蹦出来:“宿主,他是真的失忆了,并且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检测到创伤影响大脑神经,现在只有十岁左右的智力,可能是真把宿主认成了娘亲。”

安冉:“……”

苍天啊!她只对软萌可爱的小崽子感兴趣,这种粗胳膊粗腿的成年人天天冲自己喊娘亲?

她觉得她受不了。

安冉拽着他就往门外扯:“你快走,不要赖我这,你不是我家的人!”

反正他手下正在外面找他呢,不可能饿死在外面,倒是多了这么一张嘴,她还没发财呢就得先节食了!

那男人开口要哭,傅南风忽然抬手拦住:“留下吧。”

安冉:“?”

这就是男人吗?之前生气要赶人走的也是他,现在让留下的也是他。

夫妻心都同到海底里去了!

她问:“你这干啥呢?”

傅南风脸色比想赶人走那会还冷:“这是我家。”

意思就是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想留谁就留谁呗。

安冉闷了一肚子火,她琢磨一圈,脑袋忽然灵光一动,又眉开眼笑起来:“行,那我都听夫君的。”

话是好话,就是最后几个字多少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傅南风眸色动了动,似乎是想跟她解释,但喉头微动后,还是将话咽了下去。

安冉自然是看在眼里,越发确定了心中的猜测,开始觉得再医一医面前这“四崽子”兴许也不会亏到哪里去。

心念及此,她把双手往怀里一抱:“行吧,那就勉为其难把你留下了,不过我话先说好,我家不养闲人,你要吃饭就得干活,知道了吗?”

男子欣喜若狂拼命点头:“知道了!谢谢娘亲!”

“别叫我娘亲,”安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了想:“既然你什么都记不得了,那我临时给你起个名字……就叫钱袋子吧。”

一旁的傅南风:“……”

他这娘子最近的言行举止怎么越发奇怪了。

起名即是羁绊,钱袋子得了新名字,眉目间却不悦的很,食指指着自己的脸,大声说道:“苏以安!”

“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啊?”安冉挑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苏以安……还挺好听的,那你就叫苏以安吧!”

然后一家五口就莫名其妙变成六口,倒也安稳了两天。

两天后安冉就发现事情越发不对劲了些。

兴许是因为自己之前宣扬要赶他走,这个苏以安前两天还安分老实些,后面就开始逐渐往她身边凑,还学会了撒泼打滚。

安冉做个饭,他凑上来弯着眉眼,也不问人,直接就接过手里的菜然后来一句:“我来吧”

洗完之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安冉做好饭要拿碗,他又凑过来“我来吧”,然后就把碗筷放好在桌上,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安冉喜欢美人,但不代表她喜欢被美人看啊!

这一天从早盯到晚,要不是知道这家伙现在只有十岁的脑子,她一定怀疑这玩意跟她装傻然后图谋不轨。

洗完碗又一次被盯后,安冉实在忍不住了。

她捏起拳头就要威胁:“再看我揍你!”

苏以安嘿嘿笑笑:“娘亲生的好看!”

傅子瑜听见,侧眸看了两人一眼,起身去找傅子北。

今日不是休课日,傅子北在私塾先生那上课,这会正是快要归家时,他缩在巷子口,等傅子北出拉就一把拽住他:“哥。”

傅子北有些吃惊;“你怎么来了,那个女人不在家吗?”

“她在,”傅子瑜压低了声音,“哥我觉得娘和那个刚来的男人关系不正常。”

傅子北微愣:“你的意思是说……”

傅子瑜对着他的眼神,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不管是不是真的不正常,反正他们在爹面前撕破那女人伪善面目的机会来了。

……

人既然留养在了家里,那药还是要换的,毕竟这苏以安身份不简单,要是忽然感染又嗝屁在了他们这,那安冉真的得不偿失。

天一亮,她就找了背箩要上山采药。

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吧还有人不信,这不,又在同一条小道同一块田地,遇到了同样一群干活的人。

上次她背着血淋淋的人回家被张婶看见,差点吓得魂飞魄散,安冉就再没见到这贱嘴妇。

她从旁走过去,本来无意跟她们纠缠,却又忽然停下脚步。

张婶背对着她,跟几个妇人聊得火热,丝毫没注意到身后有人。

“我跟你们说啊,这事是真的!她居然敢当着孩子老公的面把野男人往家里带,现在两个人天天在院子里眉来眼去,全都是傅南风不在的时候!”

众人一片唏嘘。

张婶又说;“真是丢尽了脸,这事马上就要全村皆知了,我看那毒娘们要怎么下这台面!”

“下什么台面呐?”

安冉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直接将他们吓一跳。

那背上抗个鲜血淋漓的男人这画面实在是印象深刻,张婶望清人那一刻,心里一吓往后想退几步。

安冉一把拽过她领口,将人直接从地里提溜到田垄上。

她眼眸微垂,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人不撒手,带着几分笑意问:“你说,我下不了什么台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