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医神全集在线阅读 李飞韩雅萱小说免费看

镇国医神全集在线阅读 李飞韩雅萱小说免费看

精选热书《镇国医神》是来自作者徒手摘核弹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李飞韩雅萱,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为给女儿治病,离家二十载。学医归来的李飞却面对的是一纸离书。只因他无能,窝囊,废物……当李飞签下名字的时候,他想告诉全世界,他不想在低调下去,他想要这天,这地,都要为之臣服。

《镇国医神》 第7章 囡囡,你爸爸回来了 免费试读

此时,山水城,一条臭水沟路过的街巷中。

李冉正骑着一辆泛着铁锈的自行车从水沟中越过,为了不让污水沾染到她前些天在拼夕夕上买的二十块帆布鞋,她双腿只能高高撑起,显得格外滑稽。

“小冉,回家做饭?”路过的邻居打招呼。

李冉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容,回了句,“是啊,刚才菜市场打折,我路过买一斤排骨,准备给囡囡补充点营养。”

邻居带着惋惜的语气说道,“你哥也真是的,走的时候也不说一声,把这么大的拖油瓶留给你,真苦了你了。实在不行,就把囡囡送到福利院去吧,渐冻症可是不治之症啊。”

回想起哥哥离家时坚毅的背影,李冉坚定的说道,“不了,哥哥答应我要回来,那他一定会回来!福利院环境太差了,肯定没有我把囡囡照顾的好。”

“你啊,唉~”

邻居老奶奶叹了口气,不再多言。

李冉,李飞亲妹妹。

李飞外出求医,嫂子觉得囡囡的病这辈子都好不了,也撒手不管,刚成年的李冉便扛起了照顾囡囡的重任。

一个黄花大姑娘为了能延缓侄女的病情,每月都要购买昂贵的进口药,天天打三分工,这些年艰难维持下来,导致才过三十岁的她,样貌却比五十岁的大妈还要苍老。

之前倒也有媒婆给李冉说亲,但一听李冉家里还有患病的侄女,便纷纷摇头,相亲对象也是一脸的不情愿,他们还说要么把累赘送走,要么就孤独终老。

把从小照顾到大的侄女送走,李冉怎能忍心?

更何况,她坚信自己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把自行车停靠在居民楼前,李冉刚提着排骨准备上楼,便和一个身材魁梧,嘴里叼着香烟的中年壮汉迎面而遇。

“呦,这不是李冉吗?”中年壮汉轻佻的说着,“中午还吃排骨,看来你最近小日子过的不错嘛。你欠我的钱,总该还了吧。”

李冉不敢和眼前的壮汉对视,她只能小声怯懦的回答道。

“张哥,等我这个月发工资了,我立马把钱还你。”

说起欠钱的事情,是因为半年前自己在外面上班的时候,囡囡想上厕所,由于渐冻症肌肉太过僵化的缘故。

小丫头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胳膊摔伤了,自己的工资买完药后又正好所剩无几,所以只能到处借钱给她治病。

欠的钱倒是不多,只有两千块。

但这笔钱却宛如一座大山般,压得李冉有些喘不过气来。

“还骗我?”中年壮汉轻笑两声,“上个月,你貌似就是这么说的吧。”

“我……我……”李冉不知该怎么辩解。

“行了。”中年壮汉摆摆手,“让你还钱,我看也不现实。我这里有份工作,你若是想干的话,咱们一笔勾销,如何?”

“什么工作?”一听这话,李冉眼中饱含着希翼。

“咱们隔壁小区不是拆迁吗?最近工棚里住了很多农民工,你每天晚上下班去给他们按按摩,到时候咱们五五分账,这笔钱自然不用你还了。”

李冉刚还满怀期待的神情瞬间跌入谷底。

说是按摩,但实际上去干啥,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

这完全是在作践自己的身体啊。

“不,不要。”李冉摇头拒绝道,“张哥,我后天就开工资了,等我发工资,立马把钱还你!”

“行,那我就给再给你两天时间!”中年壮汉冷声说,“要么,五千一百三十块钱一分不少给我,要么,你和你家里的拖油瓶去给我到工地上给农民工去做按摩,这也算是废物利用了,哈哈。”

李冉神情微微一怔,“我只问你借了两千块,怎么变成五千一了?”

男人叼着烟走出居民楼,最后说了句。

“借你钱,我不要利息吗?最后给你两天时间,别让我等着急了。”

五千一……

李冉推开家门,没站稳,一屁股便摔坐在了地上。

“哥哥,你在哪儿?我……我实在撑不下去了……”

“姑姑,是你回来了吗?”卧室内传来一阵软糯的声音。

李冉回过神来,连忙擦了擦脸上绝望的泪水,强装镇定的说着。

“回来了,我刚才骑车累着,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儿。”

“姑姑,要不你来卧室,趁我手臂还有点力气,我给你捶捶背吧。医生说,再过些天,我连举胳膊的力气都没了呢。”

听着囡囡说的话,李冉觉得自己付出再多也是只值的。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侄女,一个年窦初开的小姑娘,消香玉陨吧。

再铁石心肠的人也做不到。

“等姑姑把午饭做完,你再给我捶背,好不好?今天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排骨,咱们炖汤喝。”

“好呀。”

没多久,一顿简易而又温馨的饭菜便盛饭在了卧室的小餐桌上。

床上,则躺着一个病人。

小姑娘的脸色极其苍白,纤细的手指也极其无力,水灵灵的大眼睛更是黯淡无光,病痛的折磨已经让她丧失青春年华该有的活力。

“囡囡,要是再玩手机,姑姑就把排骨全都吃了哦。”李冉笑着说。

小姑娘这才把手机放下,嘴里顺便还嘟囔了一句。

“姑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现在科技这么发达,竟然还有人敢去金店偷东西,刚才警察还差点动枪了呢。”

李冉随口说着,“见钱眼开,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

小姑娘往嘴里扒拉着饭菜,“说来也奇怪,视频中的男人名叫李飞,四十来岁,如果我爸没死的话,应该也四十多岁了吧。”

“说什么混账话呢?”李冉难得发一次脾气,“囡囡,你爸离家,是给你去求医问药了,谁告诉你,他死了?这世界上,他心里最放不下的人就是你了。”

小姑娘却反驳道,“什么药需要求二十年?在我眼中,他和秦雅茹一样,就是死了!”

二人的争执,让小姑娘气呼呼的放下碗筷,继续看起了直播。

李冉刚准备在囡囡面前说些自己哥哥的好话,视线却徒然从手机屏幕上略过。

只听‘咔嚓~’一声。

家中为数不多的碗筷又碎了一副。

“小姑,家里又闹老鼠了?”小姑娘好奇的问了句。

李冉则捂着嘴巴,眼中饱含泪花,泣不成声的说着。

“囡囡,是你爸爸,你爸爸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