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国强邓尚武小说在哪里看 洪国强邓尚武在线阅读第2章

洪国强邓尚武小说在哪里看 洪国强邓尚武在线阅读第2章

洪国强邓尚武是作者荆条疙瘩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咱们接着往下看不识字的不要,一米七以内的不要,有劣迹的不要,学生和投诚的士兵优先。

《重返抗日战场》 第2章 刘剑锋司令员 免费试读

刘剑锋,今年33岁,新中国的同龄人,至今未婚。曾经有一位美丽的姑娘,是沈阳市某工厂的工会干部,在拥政爱民的活动中同刘剑锋结识,当时刘剑锋还只是个小班长,但是从进步的趋势来看,提干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

在军地活动的频繁接触中,两个人擦出了感情的火花,初涉爱河的刘剑锋对她爱得很深,不管部队开到了哪里,每周一封的情书从未间断过。但令他没有没想到的是,工会干部出身的女郎,嫌他这个大头兵进步太慢,结婚后有可能两地生活,缺乏在小说和剧本里描写的那种浪漫的爱情,遂于1969年同他“吹灯拔蜡”,同厂里一位工会的同事,也是副厂长的公子结了婚。

工会干部嘛,除了能唱会跳,一般都有点文学底子,自然在感情上有些浪漫和现实的成分,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毕竟人心是肉长的,虽然洒脱的话可以那么说,对刘剑锋的打击仍然是不小的,刘剑锋硬是把这杯苦酒咽到肚子里,没有为此沉沦萎靡下去。从此,刘剑锋更加发愤图强,一心扑在部队的工作上,任谁再介绍对象都予以谢绝,绝对出色地完成本职工作,年年都立功受奖,很快地被提拔为干部。

后来这位工会干部因感情不和,以及看不惯纨绔子弟的恶习,同那位副厂长的公子离了婚。而这时的刘剑锋已经是某部营长了,又是在珍宝岛战斗中出名的英雄,那个女人曾经托人给刘剑锋递话,表示对自己当初的愚蠢十分后悔,愿意同刘剑锋重归于好。

刘剑锋的回话是:“我是吃了一个豆就知道腥的人,绝不会再去吃第二个了!”就此彻底地了断了两个人的缘分。

再说了,一朵鲜花的时候不给人,残柳败花时送上门,世上没有几个男人会贱到这种地步,甘当容纳有缺陷人类的垃圾箱。

刘剑锋原为***某集团军正师职参谋长,虽然我军还没有实行军衔制,但是像这样年轻的高级军事干部也是十分少见的。

最难能可贵的是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完全凭着自己的才能一刀一枪搏上来的,在1969年冬季同苏联的珍宝岛边界冲突的战斗中一举成名。

当时刚被任命排长才2个月,率领全排仅凭着手中常规的步兵轻武器,硬是打退苏军在坦克、大炮掩护下的十余次冲锋。那次战斗十分残酷,全排最后只剩下3个人,如果不是屁股钻进一块弹片,刘剑锋被几个战士强行抬下来,恐怕一百多斤也交待那儿了。

那次战斗共击毙苏军士兵63名,击毁坦克2辆,击伤一辆,可以说是战果辉煌,为我们的祖国赢得尊严,打出了军威。刘剑锋是个最不信邪的汉子,在同苏军坦克的较量中,率领他所在排的战士,敢于同坦克拚刺刀,用40火箭筒在几十米的距离向坦克发射,这么近的距离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珍宝岛一战,他所在的英雄部队出了无数英雄。当时的一些著名战斗英雄如:于庆阳、冷鹏飞、华玉杰、孙玉国、陈绍国都是他们部队的。孙玉国当时是他的连长,后任***副司令员。而他成了当时最年轻的团长,年仅27岁。后被调到新疆军区的某守备团,在同苏军的争斗中总是占便宜多,吃亏少,全团的军政训练也总是拿军区第一。

1969年苏军入侵新疆铁列克提致,卑鄙地伏击我军巡逻队使我军38人牺牲。整个事件的经过是这样的:8月13日上午8时,按照规定,副连长杨政林率领三排37名官兵,执行例行巡逻任务,遭到苏军6辆坦克和300余名步兵的袭击。杨政林报告完敌情,最后沉重他说:“请党相信我们。我们会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一粒子弹,决不会出现一个俘虏……”杨政林扔下话筒,用冲锋枪扫倒几个苏军士兵。正想转身射击,这才发现右腿被炸断了,早已失去了知觉,血水浸透了身下的岩石。中国士兵抱定必死的决心,依然顽强地抵抗着。

突然,两颗汽油燃烧弹在中国阵地中间炸裂开来,随着四散喷溅的黑色液油,大火如噬人的野兽张开了血红的嘴巴。

火海里,中国士兵在翻滚、扑跌。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伴着血肉被烧焦的腥臭味,在苍茫的戈壁滩上飘散,回旋……。

仅存的两名伤兵爬到了杨政林身边。7班长胡宝杨右眼被击穿,血浆糊了一脸。新战士小王第一次参加执勤,连枪都不会使,手里紧握着一颗未开盖的手榴弹,稚气的脸绒上挂着横七竖八的黑红的血污。他的腿、腹、胸先后中了4弹,军衣与皮肉烧结在一起连扔手榴弹的力气都没有了。

杨政林悲叹了一一声,回身望了一眼祖国的土地,缓缓旋下小王手中的手榴弹底盖,攥住弦扣,一声巨响过后,阵地上旋即沉静下来。当我军的增援部队赶到时,苏军作恶后早已遁去,戈壁滩上到处都是烧焦的我军战士尸体。

刘剑锋听说这件事后怒火中烧,发誓一定要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他冒着违抗命令,私自调动部队的罪名,经过精心策划和准备,亲自率领一个营的兵力,潜伏在中苏两国边境上,一个丘陵起伏,双方观察所都看不到的死角。

潜伏了五天,终于等来苏军的一个巡逻队。在边界线的苏联一侧突然发动袭击,以迅猛的动作用冷兵器,将40余名正在途中休息的苏军全部手刃,一枪未发解决了战斗,只有5名战士受了轻伤。

然后,将苏军士兵的尸体拖入中国境内,仔细地清除了现场的所有痕迹,神不知鬼不觉地率领部队溜回驻地。然而纸里包不住火,刘剑锋被塔城军分区政委王新光叫去,狠狠地批了一顿。由于行动隐蔽,苏军方根本不明就里,加上刚刚袭击我军的巡逻队,明知道中国人在报复也无计可施,毕竟尸体都在中国境内,老老实实地吃了一个哑巴亏。双方会晤时,被我方振振有词地训了一顿,苏联军方代表信誓旦旦地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

后来塔城军分区将真相向新疆军区司令员龙金作了汇报,龙金只是哼了一声未置可否,所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刘剑锋团长既没有立功,也没有被处分,大概是功过相抵了吧。

1979年又调回***某集团军任参谋长,在“崛起工程”还在论证筹备阶段时,就被中央军委点名调来任命为基地司令。基地的级别有点出格地高,居然是少见的正兵团级,中国军队的最高学府军事学院也不过如此,刘剑锋的职务由正师职提拔为副军职,全权负责协调同军方有关的一切事务。

今天,总算彻底完成了“崛起工程”交给他的一项高难度的工作,带来572名年轻的军官,平均年龄在25岁,百分之九十都是具有实际工作经验的军校毕业生。

其中,以***某侦查大队为骨干,在全军抽调最优秀的军政业务尖子,可以说囊括了几乎中国人民***的陆、海、空三军的所有专业。

不容易呀,谁家有好孩子往庙上舍?哪个部队的领导也不愿自己的人才流失。可以说,刘剑锋参谋长不择手段,除了正当的程序,“坑、蒙、拐、骗、吓”都用上了,实在说不通,就亮出中央军委给他的尚方宝剑。不知有多少基层领导是骂着他的娘忍痛割爱的,再怎么样还得服从国家和军队的大局,谁都明白不是他刘剑锋自己起的幺蛾子。

当然,所有工作都是在绝对保密情况下进行的,所有人员至今只知道去执行一项“崛起工程”的特殊任务,其他一无所知,军人就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只要为了祖国,为了人民利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管它什么“特殊任务”呢!

刘剑锋远远地看到洪国强同一位军官走过来,快步迎上前,紧紧握住洪国强的手,“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吧?”

“少了你刘参谋长自然有些困难喽,不过总算都克服了”

“老洪你有点太客气,啊!你可瘦多了!”

“你刘参谋长也不胖啊!”

“彼此彼此啦,来,我先介绍一下”刘剑锋指着陪同洪国强的军官,“今后我就是司令员,他就是我的参谋长,叫屠豹,瞧这名字!杀气腾腾,大连陆军学院毕业的,79年一直打到Y国谅山,是***某侦查大队的中队长,被我挖来了。”

屠豹上前一步对洪国强敬个军礼“洪院士好,认识您很荣幸,刘司令常提起您,说您是中华民族复兴之父”

洪国强忙摇手说:“别听他瞎掰,中华民族复兴靠党的领导,靠人民群众的创造,怎能寄托到一个人身上,没有党和国家支持,没有人民的支持,也包括你们的支持,我能干什么?你这个老刘哪,都什么年月了你还搞个人崇拜的苗头?”洪国强认真地说。

刘剑锋哈哈一笑“我就崇拜你老洪怎么啦?跟你快七年了吧,比我二十年学的都多。是!人民群众创造历史没错,但是也不能忽视英雄人物的推动作用吧?比如,没有毛主席,中国革命也许还在黑暗中摸索,中国劳动党别说执政,保不准党中央都跑到苏联去办公也没准……”

“行了行了,我说不过你,我和毛主席怎能相提并论?你愿意崇拜就崇拜,别拉别人总可以吧……”洪国强还没说完就被刘剑锋打断了。

“我没拉别人,他愿意这么想我也没办法,谁还没一个崇拜者那,我看比崇拜那些歌星戏子强百倍!行了,我们有半年没见面了,我都快想死老哥了,晚上喝酒时再同你掰扯,先看看我召来的战将们吧!”说着刘剑锋拉着洪国强向站立整齐的军人们走去。

洪国强扒在刘剑锋的耳边小声说道:“晚上想喝酒?没门!你还是到另一个世界去喝吧!”

刘剑锋诧异地停住脚步看着洪国强:“怎么?这么快就要实施吗?”

“万事已经俱备,就欠你这个东风了,告诉你,明天上午北京时间9点整,今晚召开有关人员的秘密会议,将整个计划由我来讲解,军委首长也到会”洪国强院士答道。

长篇写作很枯燥,很孤独,很痛苦,只有您的推荐、鲜花、打赏,才是完本的最佳动力。如果您认为写得还算入眼,请慷慨给予作者激励,也许此时他正感到疲倦。泣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