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浮珣季南北最新章节免费 叶浮珣季南北第11章在线阅读

叶浮珣季南北最新章节免费 叶浮珣季南北第11章在线阅读

叶浮珣季南北是著名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叶浮珣季南北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古代言情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下面看精彩试读!叶琈珣,上一世善待姨娘,友善庶妹,却不想,姨娘伪善,庶妹狠毒,害她母亲胞弟,污蔑舅舅一家,害其满门将抄斩,将她钉在地牢之中,毁她绝世容颜。再次醒来,她回到十五岁那年,舅舅凯旋归朝,弟弟还健在,一朝回京,只为复仇,姨娘人面兽心,她就手撕面具;庶妹两面三刀,阴狠手辣,她就步步回击,刀刀致命。渣爹虚伪,她不再心慈手软!因为她知道,对敌人手软,就是将自己推向深渊,万劫不复。这一世,她宁愿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她;这一世,且看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一世,他定要要扭转乾坤!一朝归来,满城烟雨!

《重生:嫡女谋》 第11章 免费试读

“小姐,你可回来了,夫人让您去前厅,说是将军夫人来了。”吉祥笑着对叶浮珣说,本以为叶浮珣听到将军夫人来的消息,定会欣喜若狂,没想到叶浮珣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便带着青若进了屋子。

“青若,你去回姨娘,说我身子不适。”叶浮珣坐在榻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让二妹妹去陪着,舅妈那边等我身子爽利了,再去赔罪。”

青若虽有些不明白自家主子为什么不去见将军夫人,但是主子自有主子的道理,也不多问,领命便出去。留下吉祥如意,大眼瞪小眼。这大小姐不是一直盼着将军夫人来的吗?怎么将军夫人来了,反而不去见呢?

青若来到大厅,便看见穿着玫瑰紫的银花暗霞茜裙,外套一件淡藕色的罗缎坎衣的温馨细细地品着手里的茶,对谢姨娘的阿谀奉承完全忽视,这几年的边疆生活让温馨眉眼间多了几许英气,几多威严。

“见过姨娘,将军夫人。”

“你家小姐呢?”谢姨娘见青若一个人前来,便觉得有些不妙,“珣儿不是日日夜夜念着将军夫人来的嘛,怎么不见你家小姐人呢?”

“回姨娘,小姐日日夜夜念着想着将军夫人,不过,今日小姐身子不适,怕把病气过给将军夫人,便派奴婢前来。”

“病了?!可有请大夫?”温馨一听说叶浮珣病了脸色便有些担忧,她与唐婉未出嫁时便是闺中密友,出嫁后又是姑嫂,其感情更是深厚,对待唐婉留下的一对儿女更是如同亲生儿女来对待,一听说叶浮珣病了,便有些着急。

“病了?今早不是还好好的去松风园看安儿了吗?”谢姨娘看似担忧地问,其实话里有话,今早还活蹦乱跳地去看叶修安,这会对唐家的人称病避而不见,势必会引起唐家人对叶浮珣的不满,离间将军夫人与叶浮珣之间的感情,不过谢姨娘这种小手段在温馨眼里,就像是小丑一样。

“小姐在回京的路上遇到歹人受了伤,这一路又舟车劳顿,加上身子弱,早已撑不住,回府后,又怕老爷担心,这才硬撑着,今日去见了少爷,担心少爷的身子,又郁结心中,回到梅苑就撑不住倒了下去,但小姐十分挂念将军夫人,这才派奴婢来。”青若一番话下来,有进有退,三言两语说明了叶浮珣从青川到京城的种种状况。她突然明白为什么小姐不来了,原来是想引将军夫人去梅苑。

“歹人?受伤?怎么会遇到歹人?伤哪儿了?严不严重啊?”一听说叶浮珣受伤温馨更是着急,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夫人莫着急,珣儿她没什么大碍,这丫鬟啊就是喜欢大题小做。”谢姨娘在一旁打圆场,温馨对叶浮珣的在乎有点超出她的想象。

“大题小做?不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你当然不在乎!”温馨从来就不喜谢氏,一副小家子做派。

一句话堵得谢姨娘脸色通红,一双手紧握,唐婉活着的时候有叶翰良宠着,也要给她几分面子,这几年在叶家呼风唤雨惯了,何时受过这种气,若不是身边丫鬟拉着,她早就翻脸了,将军夫人怎么了?她还是丞相夫人呢!

“青若,快带我去看看你家小姐。”说着温馨不再理会谢姨娘,由青若带路,去梅苑。

一进梅苑温馨的脸便沉了下来,她唐家放在手心里呵护的人竟然住在一个妾住的破落院子里!心中对谢姨娘和叶翰良的不满又多了一层,温馨一进屋便看见叶浮珣躺在榻上,看其苍白的脸色更是心疼,“我的珣儿啊,快让舅妈看看。”

“舅妈。”一声舅妈,便潸然泪下,这一声舅妈带着委屈,仿佛有了出口,倾泄而出。上一世她为谢姨娘母女做了许多伤害温馨的事,但是在她最落魄的时候,唐家依旧没有放弃她,若不是她的执迷不悟,识人不清,唐家也不会被满门抄斩。

“孩子,你受委屈了,没事的,舅妈给你做主!”温馨将叶浮珣搂在怀中,满满的心疼。唐婉去世,又没有唐家在京城,这珣儿的日子恐怕不好过吧,定是受尽了欺负。

青若站在一旁,忍不住偷偷擦了擦眼睛,转身出去,替二人关上了门。

许久,叶浮珣发泄完了,略带羞涩地从温馨的怀里抬起头,“让舅妈见笑了。”这一哭把自己上一世的委屈全部都哭了出来,心里也轻松了许多。

“孩子你受委屈了。”温馨拿出帕子替叶浮珣拭去脸上的泪珠,又问了一些叶浮珣的伤势,见其无大碍,便也放心了。

“舅妈,我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

叶浮珣下床拿出青若从松风园带回来的药渣,说道,“这是安儿所喝的药的药渣,我希望舅妈带回去找个可靠的大夫瞧一瞧,这安儿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喝了药也无济于事,我怕这……”

温馨也是从大家族走出来的女子,其后宅中的阴暗腌臜的事也是知道一些的,自是明白叶浮珣的意思,“放心吧,这件事交给舅妈,若这药真是有问题,我定不会放过害安儿之人!”说着温馨眼里闪过一道冷光。

“谢谢舅妈。”叶浮珣心里划过一丝暖流,温馨对于她来说就是第二个母亲。

“珣儿,你在叶家舅妈是真的不放心,如今你舅舅凯旋归来,圣上又赐了将军府,要不你和安儿搬到将军府去住吧,正好你和凤初有个照应。”

“舅妈,我和安儿若是搬到将军府去住,会给舅舅招来闲话的,舅舅和父亲同朝为官,外人定会说,舅舅仗势欺人,插手叶家的家事,再者,我若是走了,岂不如了某些人的意?!”

“我看谁敢说闲话!”温馨霸道的样子倒是逗笑了叶浮珣,“对了过几日有个赏花会,届时全京城的贵公子和小姐们都会来,其中几个王爷也回来,到时你也过来,好热闹热闹,我的珣儿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婆家了。”

“舅妈~”叶浮珣害羞的把头埋在温馨的怀里,温馨怜惜地拍了拍叶浮珣的脑袋,打量着屋内的布置,这哪儿是这嫡女住的院子,这叶家摆明了欺负他们唐家无人吗?温馨越想越气,准备回去跟唐远说说,明日上朝参叶翰良一本,说他虐待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