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洛卿芍药免费小说 叶洛卿芍药全文阅读目录

叶洛卿芍药免费小说 叶洛卿芍药全文阅读目录

叶洛卿芍药是作者热宫娘娘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大晋王朝的冬,总是极冷的。盛雪纷飞,寒风凛冽,树枝枯损嶙峋,万物一片败景,隐有几分萧瑟凄苦。

《大梦卿秋》 第7章 泼辣善妒的叶家姑娘? 免费试读

叶洛卿这两日一直憋在府中。一则是因着还在吃着避子药,二则是……她被赐婚一事弄得全城皆知,不少人知道她死缠烂打封玦,终于得了名分一事,等着瞧叶家的笑话。可今日,吃完避子药,她便觉得胸中沉闷,加之这几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心中郁结,索性便叫上芍药,二人出门散心。所幸市井之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叶洛卿那些轶事说说便过了,也无人再纠结。一路上摆弄些小玩意,走走透透气,胸口果真舒坦了些。到了午食时分,叶洛卿本欲在街边解决了餐食便罢了,未曾想芍药在吃食上绝不松懈,直拿大夫说的话当金科玉律,道她身子不好,当吃些温和之物。最终二人寻了这京城最为繁华的醉仙楼来。前世王府里有宫里出来的御厨,加之叶洛卿和封玦闹得僵,出府须得请示他,她后来便一次王府都没出过。如今再来这醉仙楼,登时看什么都极为新鲜。“两位客官,吃些什么?”店小二倒是恭敬的很。“楼上可还有厢房?”芍药问道。店小二满眼为难:“此刻正是午时,客人正多,厢房早已没了。”“没有厢房,雅座总有吧?”店小二眼睛一亮:“雅座还有一个,您里边请!”话落,便在前面引路。叶洛卿二人刚走上楼去,未曾想与转角处的身影相撞,那人柔弱的紧,后退几步,幸而被人搀住:“小姐,您没事吧?”叶洛卿定睛一瞧,却见一穿着粉纱丝裙的女子,眉目秀丽柔婉,正被一青衣丫鬟搀着,小脸尽是惊惧,端的是我见犹怜。“你们怎的走路不看人?”那丫鬟抬头,直冲着二人吵嚷。“分明是你二人背对转角处,怎的还怪上旁人了?”芍药见那丫鬟横眉竖目,登时上前维护。“青莲,不得无礼,”那柔弱女子上前拦下青衣丫鬟,“方才是你我二人背对转角……”声音却在看见叶洛卿时戛然而止,良久盈盈一笑,“原来是叶姑娘。”叶洛卿皱眉:“你认识我?”她记忆中,从未有过此人。“我是京城太守之女江雅云,不过叶姑娘乃是大晋首富之女,便是圣上都要给几分薄面,不记得小女也是应当。”虽是自谦之词,可这江雅云语气中分明掺杂了几分高高在上。士农工商,叶洛卿自然知晓,商贾最为次之,可若做到跺一跺脚影响一国命脉,便无所谓次与好了。叶家,便是如此。是以,叶洛卿只顺势颔首:“我确是不记得你。”江雅云脸色果真难看了几分,却仍旧维持笑意:“京城传言果真不假。”“什么传言?”“靖元王逃不出叶姑娘的手掌心啊,”说到此处,江雅云掩唇笑了笑,眼底却尽是恼意,“王爷这才到醉仙楼,叶姑娘便跟来了呢。”封玦在醉仙楼?叶洛卿脚步一僵,良久方才勉强一笑:“江姑娘说笑了。”话落,扭头便要下楼而去,她如今巴不得离他越远越好!“小姐?”芍药诧异低呼。“我们快些离开此处!”叶洛卿口上说着,脚步未停。“叶妹妹这么着急去哪儿?”却在此刻,楼下一人穿着一袭绯色闲散袍服出现,一张娃娃脸倒是满眼笑,正是郑欢。可瞧在叶洛卿眼中,却比魑魅魍魉还可怖上几分,她脚步倏停:“只是……突然想起家中尚有急事……”“你大哥便在厢房,他怎的不知家中有急事?”郑欢一挑眉,朝前望了一眼,登时眼睛一亮,“江姑娘也在?刚好和叶妹妹做个伴,一同去厢房用午食吧。”这江雅云对封玦可是掩盖不住的欢喜,奈何脸皮薄,做不到叶洛卿那般泼辣大胆,也只敢偷偷摸摸接近着看一眼封玦了。如今,二女聚首,怕是分外热闹。他这边心存看热闹之心,哪里知叶洛卿内里早已换了魂。无奈被郑欢堵着去了厢房,果然看见封玦、叶羡渔和李广陵已经在里面。见到郑欢带着两姑娘进来,三人神色各异。叶羡渔只想着自家妹子果真是口是心非,说什么不喜欢封玦,如今还不是巴巴跟踪而来。封玦脸色却着实沉了沉,自知晓叶洛卿问了身孕一事,他便觉得这个女人意有所图,又听叶羡渔说她这几日在家中十分安分,人也静了些,心底更是怀疑,如今自己罕见出门一次,她便跟了来,当真是……好生不知廉耻!叶洛卿无需看封玦,都知晓他心底在想什么,无非是自己如何卑鄙罢了。郑欢早已推了一把李广陵,将封玦对面的位子让出,而后在封玦凉如水的目光下,望着叶洛卿,若是以往,她早就上前占了此位子。可今日……“江姑娘请!”叶洛卿一侧身,对身后的江雅云示意。话落,厢房一片寂静,封玦本随意落于身侧的手微微一紧,周身气场不觉凝了几分。“什么?”江雅云心中正愤愤,被叶洛卿这般一闹,登时呆愣几分。“我平日便泼辣的紧,用食也极为不老实,不信你问我大哥?”叶洛卿朝叶羡渔望了一眼。叶羡渔若有所思的望她一眼,又朝着里侧封玦处斜睨一下,微微一笑:“确是不老实的紧。”“所以,便坐在外侧就好,免得打扰到你们。”说完,她径自坐在郑欢对面。郑欢本看热闹的笑脸一僵,突然觉得自己周身一阵寒冷,循着冷意望过去,却只瞧见了面色如常的封玦。“如此,雅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江雅云虽心有疑云,却是难得这般靠近封玦,也未多想,走到封玦跟前,娇滴滴一声,“王爷。”声音比那黄鹂鸟还要婉转几分。叶洛卿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却很快笑开。不过是前世残留的一些反应罢了,她素来善妒,见不得别的女子这般柔柔弱弱靠近封玦。甚至……曾有大臣之女送与封玦一个绢帕,叶洛卿便将那绢帕剪的细碎后差人将其扔到那大臣府中。今世,却不同了,她的善妒,太过丑陋,她再不想当那个王妃,她想当者,只是叶洛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