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一品妖妃顾倾城萧玉琪无广告全本免费阅读

重生之一品妖妃顾倾城萧玉琪无广告全本免费阅读

重生之一品妖妃小说主角名为顾倾城萧玉琪,是青衣遥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重生小说,正在网络火热连载中。上一世,顾倾城为了渣男拼尽了一生的心血,厮守江山社稷,本以为功成名就的时候,他会娶她,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利用,还给顾家扣上了谋反的罪名,父亲兄弟都惨死在他的手下,嫂子也是惨死,亲人们都被害死,都怪她,如今重活一世,她发誓不再信任何人。

《重生之一品妖妃》 第2章 浴火重生 免费试读

宫墙之内,席地而坐的百道身影,对天举着酒杯。

纵有弓箭刀戟相对,也把酒对饮,似乎早预料了这一幕。

“我顾家军,誓死效忠北齐,誓死效忠顾倾城!”

整齐的呐喊声直冲云霄,百道身影掷出酒杯,卸胄甲而立。

“我以我血荐轩辕!”

无数道弓箭射出盾牌之间,带起一片鲜红,洒落在冰冷的青石板间。

曾经一起出生入死,战场杀敌的兄弟,躲过了危险重重的战地,躲过了敌军的陷阱追杀,却最终躲不过天子一言。

“谢思贤!”顾倾城抱着头颅仰天长啸,嗓子早已破了,咸腥的血沫子自她嘴边溢出。

她惨白的面色,犹如地狱的修罗恶鬼,回头直勾勾的看着萧玉琪。

“为什么,萧玉琪?你就仗着我喜欢你,我爱你,就这样对待我吗?”

萧玉琪被顾倾城的眼神吓得退后两步,沉声道:“你这等恶妇,叛逆之贼,也配做朕的皇后?”

“就算没有你,朕也能坐稳这江山,何须受你顾家威胁!”

“朕早就受够你了,你若痛快的喝下这杯毒酒,朕还能留你全尸,给你封号。”

顾倾城流着泪笑着,“在你心底,我就是要一个封号的女人吗?萧玉琪,有没有爱过我,哪怕是一点?”

“从未!”萧玉琪冷言,“喝下毒酒,朕留你顾氏一条血脉。”

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顾倾城只觉手中再无半点力气,软软的倒在地上,任由着太监掰她的嘴,将那一杯毒酒灌下。

辛辣的气息与刀子般的灼痛感,侵蚀着她的神经,疼得无法呼吸。

她卷缩在角落里,眸中只剩下一片灰暗,看向阁楼下的百具尸身,流着悔恨的血泪。

“琪哥,我,我肚子疼,方才被她惊吓着了。”孟美环抱着肚子一声痛呼。

边上的太监急促道:“不好了陛下,皇后娘娘见红了!奴婢听说紫河车可做药引,方能救下小皇子。”

“那还等什么,把顾沈氏押上来,剖肚取药引!”

那是她的大嫂,怀孕九月临盆在即。

“你答应了我,给顾家留血脉,萧玉琪,萧玉琪……”顾倾城念着,泪眼中看到了那清瘦的身影被带上,两边的禁军直接扒开她的衣衫,露出挺圆的肚子。

那是她大哥留下的唯一血脉,顾家唯一的孩子。

“不要逼我,萧玉琪。”顾倾城挣扎着站起,却被身边的护卫一推,那如火一般的身躯,直直的坠落在地。

鲜血,顺着顾倾城的额头间迸出,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化为空白,她全然只凭着一口气,双手扒着地面,一点点的挪动着,靠近着前方的身影。

“陛下,这是妖孽啊。毒酒已赐,顾倾城早该身亡。如今又坠下阁楼还能不死,是为祸国之妖。正是此妖孽危害了皇后娘娘肚中子嗣,若是不除,恐生祸端。依奴才所见,顾家,不能留。”太监提醒道。

萧玉琪有那么瞬间的迟疑,但想到还未出生的孩子,眼神犯冷,“剖。”

冰冷的一个字,落入顾倾城的耳中,犹如泰山之重。

她看着尖锐的长刀刺入圆肚之中,羊水与血液落了满地,自己那还未出生的侄儿,被硬生生的拽出母体,狠狠的砸在地上。

她叫喊着,却被刀柄砸在了颈椎骨上,趴在地上看着前方,再无半点力气托起这沉重的身躯。

大嫂撞在禁军手中的刀刃之上,到死,都将地上的孩子抱在怀中。

死灰色的眼,看着她,开合的嘴唇艰难的挤出声音,明明这么吵,顾倾城却听得清清楚楚。

“倾城,对不起,是嫂子没用,保不住孩子……”

为什么没人怪她,都是她一心系在了萧玉琪的身上,一步错,步步错,将顾家害成了现在这样。

为什么?

为什么……

“陛下,叛贼顾倾城已死,尸体如何处置?”

“尸体悬挂城门暴晒三日,以儆效尤。诏告天下,顾家谋反,株连九族!”

“其母尹家所有财产,全部归于国库,尹家血脉连坐九族!”

阁楼上的声音,清清楚楚的落入顾倾城的耳中,她睁着血红的眸子,不肯瞑目。

看着禁军点起火把,焚烧着紧抱着孩子的大嫂。

“萧玉琪!”凄厉的声音回荡在宫廷,顾倾城抓起折断的箭头扎入禁军的脖颈之中。

踉跄着身子站在大火之中,一身鲜血,披头散发犹如厉鬼,吓得四周禁军退后三尺。

“我顾倾城,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轮回,化为恶鬼,要让你们不得好死!我要让北齐的江山,灰飞烟灭!你们所有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个都不留!”

“妖孽,果真是妖孽啊。烧,烧死她!”萧玉琪怒吼着。

顾倾城纵身大火深处,火光之下,依稀可见那两道身影相互依偎。

无边的大火卷席,烧了三天三夜,才被雨水熄灭。

而熄灭之后,众多将领已化为灰尘,唯独半跪在地上的尸体,至死都挺直了背脊,以环抱的姿势留存于世间,烧不化,斩不烂。

“将这腌臜污秽之物丢入乱葬岗,天葬!”

……

“顾倾城,安息吧。”

良久,她的耳边响起了清冷的熟悉声,死灰色的视线里,便多了一抹白色的身影。鼻间,也多了一抹醉人的香味。

将她从乱葬岗找出,抱入怀中,安放在棺材内。

埋入土中,土壤便被鲜血染红,连着那山那水,都被印得通红。

她,始终不甘心啊。

若是能重活一世,她必将手刃仇人,再也不会被糖衣炮弹所蛊惑,她要让所有人,付出代价!

“想要重活一世吗,顾倾城?”

“我给你重生的机会,但作为交易条件,我要你的心。”

迷糊间,顾倾城感受到一股撕裂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卷席而来,将她推向逆风。

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拿捏住一般,慢慢的脱离自己的身体,再也感受不到跳动的力量。

但这居无定所的灵魂,仿佛找到了安家之地,越来越重。

“顾倾城,来世再见。”

“若你再动情,便要遭受……只有他才能护你……”

“你是无心之人,无痛无伤,不死不灭。这一世,无人能伤你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