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医妃带球跑路计》南叶秋顾若霆全文免费阅读

新书《医妃带球跑路计》南叶秋顾若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南叶秋顾若霆的名称为《医妃带球跑路计》,是作者水君创作的古言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今日,你必须与秋儿圆房!”

《医妃带球跑路计》 第3章 她竟然生了两个女儿 免费试读

她朝他冲过去,“顾若霆,你放开她们——”

———-

顾若霆拎着小丫头走来,越走越感觉不对劲,这不是关着南家罪女的冷院吗!

冷院门口还种了一排排绿油油的菜,谁准的?!

他正不悦时,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南叶秋那个***的声音!

男人抬眸,以为会看见一个奇丑无比的南叶秋,谁料看见的却是一个穿着婢女服饰,面容绝艳的女人。

她肤白貌美,青丝如瀑,只随意挽了个发髻,都显得那么动人

“南叶秋?”顾若霆一时恍惚,而见她上来就要抢孩子,一个侧身躲过去,将两个小丫头抱的更紧。

南叶秋更愤怒,“顾若霆,你给我放下孩子!”

小蒸饺和小包子也不断挣扎,“放开我们,我们要娘亲!

娘亲?!

顾若霆顿时又惊又怒,难以置信,“南叶秋就是你们的娘亲?!”

南叶秋阴狠歹毒,五年前机关算尽,让他错失柔儿,而她的父亲,更是害得母妃成了活死人!

这些年来,他每每想起这些,都觉得心头横插了尖利的刺,扎的他无法呼吸!

可反观南叶秋,不仅挖地种菜,生活过的有滋有味,连脸上的黑斑都消失了,成了一个绝世大美女!

甚至——

“南叶秋,你这个不知廉耻,水性杨花的女人,婚前不贞不说,还不知悔改!你说,这五年来跟多少野男人厮混,竟然还生下两个孩子!”

五年前,他给她赐了避子汤,南叶秋绝对不可能生下他的孩子!

“放屁!”南叶秋气炸了,“死渣男,你骂谁呢!”

她还以为他是来追究她带孩子逃跑的事情,没想到张口就骂她偷生?!

刚反应过来的沈予狠狠的吸了口冷气。

这美若天仙的女子竟然是当年人人唾弃,丑陋不堪的王妃,而且,她竟然不再痴迷王爷,不仅敢骂王爷“渣男”,还偷生了两个孩子?!

顾若霆也万万没想到,曾经那个唯唯诺诺总是看他脸色的南叶秋,现在竟然敢骂他!

他当即怒不可遏,冷笑,“本王骂的就是你,南叶秋,你怕是连孩子的爹都不知道是谁吧,如此人尽可夫,你为什么还不死!”

这时,他拎着的小蒸饺挣脱出来,落在地上,抱着他的腿就是一顿咬。

而他怀里抱着南小包,更是挥着她胖嘟嘟的小手,啪啪就往顾若霆的脸上打去!

两姐妹异口同声:“坏人!不许欺负娘亲!”

南叶秋更是气疯了,什么狗东西瞎成这样,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认不出来!而且还当着孩子的面,让她去死?!

“王八蛋!”她反手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个平底锅,直接就往顾若霆头上砸去。

只听得“当啷”一声,顾若霆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打得眼冒金星,整个人稳不住脚跟。

南叶秋趁机抱过小包子,原本还在咬顾若霆的小蒸饺也默契地松开口,跑回到她身边。

接着,南叶秋又从身后掏出两把水枪,递给姐妹两一人一把。

南知南晓当即点头,两姐妹一左一右站好,拿着水枪就往顾若霆眼睛呲。

沈予早在一旁看傻了眼,浑然不觉自家王爷现在的狼狈模样,也将救驾一事抛之脑后。

他只见那个曾经胆怯的王妃,不知从哪里弄来了稀奇古怪的东西,一个又平又圆的像铁一样的物件,还给了那两个丫头一人一个长得难以形容的玩意儿。

但不得不说,这两个小丫头打起架来的阵势,一点也不输自家王爷小时候跟别家小孩儿抢糖时的感觉。

够泼辣!

再加之王妃手里的利器,三个女流之辈,竟把有着战神名号的王爷打得抬不起头?

沈予一阵胆寒,有些后怕的退了半步,“王爷,不是我不帮您,只是这阵法这兵器,我实在是没有见过,想插手,我也插不上啊。”

小包子拿着水枪,和小蒸饺一起绕着顾若霆呲呲就是一顿喷,两人配合极好,一人瞄准一只眼,扣动扳机的小手也是一刻不停。

两姐妹一脸同仇敌忾,“欺负娘亲的都是坏人!你这个坏人!我们打死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娘亲!”

说完,小蒸饺还冲顾若霆做了个鬼脸。

那小脸换做平常,谁看了都会觉得这丫头古灵精怪可可爱爱,但此刻的顾若霆,是真的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些。

南叶秋则是抄起她的平底锅,扬手又是一下,砸在顾若霆脑袋上,“五年前你那样***我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狗男人!”

接着,南叶秋一下又一下不停敲击顾若霆的头肩,还不忘嘱咐两个小家伙,“小包子,小蒸饺,给我往死里揍他!喷他眼睛!对!就是这样!”

顾若霆忍无可忍,他已经适应南叶秋的攻势,于是找准时机,一把拽住南叶秋举起的平底锅,闷声低吼,“南叶秋!你放肆!本王还没有追究你放荡,偷生野种的罪责,你竟敢连同小孩一起打本王,简直罪该万死!”

他不是不能反抗,只是没来由的,不想伤了这俩丫头。

瞧着这对双生姐妹对自己横眉憎目,顾若霆心里此刻竟然堵得慌。

闻言,南叶秋怒火中烧,“顾若霆,你去死吧!”

说罢,她手一抬,挣脱了顾若霆,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带着十成的力道,直接给了顾若霆重重一击。

一声巨响,南叶秋这一下子给顾若霆震得脑瓜子嗡嗡的,整个人晃晃悠悠,眼瞧着就要往下倒。

沈予终于做好了心理建设,一个箭步上前,擒住南叶秋的双手。

南叶秋却不以为意,她对丫头们使了个眼色,“南知,关门,南晓,放辣不辣!”

两姐妹当下了然于胸,只见南知麻利的跑去关上了小院的门,还顺手将门锁给紧上了,这边南晓则是快步跑到里屋,打开了一道小门。

两只大狗一前一后飞快窜出了屋,对着沈予就是一顿咆哮,其中一只腿短的,还呲牙咧嘴,眼看就要扑上来咬他。

沈予被吓得面色铁青,当即松开抓住南叶秋的双手,往一旁闪躲。

顾若霆此时还在半晕半醒,迷迷糊糊瞧见一条又圆又胖的猪咧着大嘴朝自己狂奔而来,他甩甩头,这才看清来者是一条凶神恶煞的狗。

顾若霆来不及细想,被迫起身逃离冷院,沈予也紧随其后,主仆二人就这样跌跌撞撞出了湘林院,还听着后头接连不断的狗叫,以及小蒸饺扯着嗓子不断说,“坏人!看你还欺负娘亲!你要再敢来,来一次我喷你一次!哼!”

小包子也紧随其后大声吼道,“坏人!你再来,我就再放辣不辣咬你屁股!哼!”

经过刚刚的事情,她们两个可讨厌顾若霆了,欺负娘亲的男人,都是坏人!

南叶秋终于顺气了,伸手一把揽过自己的两个闺女,一个劲儿在她们额头上亲。

这亲闺女们真是太懂自己了!

小包子看向南叶秋,“娘亲,我们还能走吗?”

动静闹得那么大,估计是走不了了。

但南叶秋当机立断的吹了声口哨,把狗喊回来。

她牵着两个孩子,捡起不知何时掉落在地的包袱,立即翻墙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