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一品妖妃顾倾城萧玉琪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重生之一品妖妃顾倾城萧玉琪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精品好书《重生之一品妖妃》由著名作者青衣遥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顾倾城萧玉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上一世,顾倾城为了渣男拼尽了一生的心血,厮守江山社稷,本以为功成名就的时候,他会娶她,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利用,还给顾家扣上了谋反的罪名,父亲兄弟都惨死在他的手下,嫂子也是惨死,亲人们都被害死,都怪她,如今重活一世,她发誓不再信任何人。

《重生之一品妖妃》 第3章 大梦一场 免费试读

顾倾城……

顾倾城!

无数的声音涌出,顾倾城的脑子像要炸裂了一般,她兀的惊醒。

便见到刺眼的阳光,透过薄纱洒在车内。

叮当作响的马环摇曳着,一声声的马蹄声将她的思绪拉回。

“二小姐可是梦靥了?喝些薄荷茶吧,清热祛暑气。”红栾递上一杯茶水,为顾倾城掌着扇子。

清爽的风落在面颊上,山花混着阳光的气息窜入鼻间。

外面的天,还是碧海长空,没有那一轮血月,没有刺鼻的血腥味。

顾倾城看着眼前的婢女红栾,大脑中无数混乱的记忆蜂拥而至。

大哥战死,母亲被砍下头颅,父亲削为人彘。

最好的兄弟们遭射杀,嫂子被剖肚取子。

孟美环的笑声,萧玉琪的冷面。

就像是一场噩梦般,停留在她的脑中,久久挥之不去。

看着自己稚嫩的小手,没有战争落下的老茧,没有疤痕,还如白玉一般细嫩光滑。

轻按在胸口,原本应有的心跳,消失了。

她,真的重生了?

而代价,便是这一世,她成了无心之人。

“二小姐不必紧张,老爷与夫人待人和善,不会为难二小姐。二小姐只管放心,再不济,还有红栾陪着您呢。”红栾笑道,又端着糕点递出。

顾倾城摆手,整理着脑海中混乱的信息。

前世,她命格特殊,母亲尹式难产,恰好她师傅路过相助,算出她是凤星临世,十六岁有一玉劫,若能凤凰涅盘,必将凤倾天下。

因此,她取名为倾城,小名凰儿。为躲劫难,跟随师傅修行十六载。

北齐耀武十八年,刚满十六岁的她被父亲顾振天接回将军府,哪知在天龙山被山匪抢劫,逼上了天龙寺。

她遇到了她这一生的劫,萧玉琪。

萧玉琪只是众多皇子中的一员,实力平平却好大喜功,心高气傲。于天龙寺中布下埋伏,却未能擒获山匪,自己还落下了伤。

那个时候她傻,认定萧玉琪是为她而受伤,便承认萧玉琪受伤是她的原因。

导致父亲顾振天被贬,落下管教不严之罪。

二舅舅尹坤山为她打点关系,却落下了***贿赂的把柄,被杖责一百,一命呜呼。

就连二舅娘,也含恨自刎于二舅舅床前。

顾倾城不知道前世的自己为何如此的混账,家人为她做了这么多,而她却一心扎入萧玉琪的糖衣炮弹中,将家人逼迫到这般!

顾倾城啊顾倾城,你当真是狼心狗肺的畜生!

今生,她绝对不会爱上任何人,她要阻止这一切,让萧玉琪,死无葬身之地!

“二小姐,您怎么了?”兴许是顾倾城身上的暴戾之气太过,红栾有些害怕的问道。

顾倾城收敛的气息,淡笑道:“此处地势偏僻,又非官道,车夫怎会选此路回京?”

“马夫说是走这边能快些到京城,二小姐,可有什么不妥?”红鸾轻轻掀起车帘,疑惑的问道。

红栾话音刚落,一阵吵闹之声自山间迸发而出,山匪尽数归来。

受惊的马匹猛地停驻下来,车夫弃马连忙逃走。

等山匪站定,顾倾城却是掀开车帘一步踏出,冷声笑道:“来了,可算等到你们了。”

山匪:“嗯?”

“来者可是天龙寺下,杀人不眨眼的猫儿山惯匪?”顾倾城走下马车,朗声问道。

“来得正好,我正好下山身上没带银两,需要你们凑个千两银子给我,等我回家后,十倍奉还。江湖救急,还希望诸位谅解谅解。”

啥?

一众山匪有些蒙圈,甚至觉得这到嘴边的话,被人抢了去。

他们这几十个人来抢劫,怎么现在感觉,反倒是要被人给抢了去。

“好大胆的丫头,居然敢在你爷爷我的头上动心思,还不快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顾倾城就跟没听见一般,只是欣赏着自己的稚嫩的双手,冷声讥讽道:“我最值钱的,便是这一条命,你们敢拿吗?”

“如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所留在外的山匪,皆是穷凶极恶之徒,死不足惜。”

“遇到我,是老天的安排。”

顾倾城下了马车,一巴掌拍在马屁股上

“你且记着,上了官道就去驿站,让我爹速速赶来天龙寺,人命关天!”

受了惊吓的马儿嘶叫一声,高高的抬起前蹄,猛地朝着前方奔驰而去。

“他奶奶的,这小丫头耍我们!”山匪头子怒吼一声,佩刀朝着前一挥,两边站着的山匪立刻冲出。

白晃晃的兵刃,沾染着六月的日光,有些晃眼。

让顾倾城想起了前一世的自己,空有一身武学,因未有实践过,倒被这群下九流吓破了胆子,逼得上了天龙寺去。

但现在,她要引导这群山匪,上天龙寺!

“刷!”

明晃晃的刀子砍了过来,顾倾城眼中的冷芒乍现,上手错开刀锋,身子微微倾斜躲开刀子,反手就是一手刃砸在山匪的脖子上。

同时左手扼住山匪的手腕,将大刀夺了下来。

顺势一挥,方才还站着的山匪,此刻脖间的鲜血已经狂喷而出,犹如喷泉一般。

顾倾城就站在鲜血喷洒中,捏着厚重的大刀,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说好了,跟我去取银子,少一个人都不行。”

眼看着冲出去的两个山匪,被顾倾城一刀一个,直接了结,山匪头子也觉得有所不对劲了。

山匪上去还没两秒,就直接被顾倾城砍了脖子。

而且顾倾城出手狠辣,专挑心脏、脖子等致命处砍,眼前的丫头哪里是藏在闺阁里的千金小姐,这是杀人狂徒了!

山匪头子汗毛竖起,拉着马缰就朝着后面退。

“老大,怎么这丫头砍人比我们砍得还利索?”

“我瞅着这丫头的眼神不对,她是想真的想杀光我们!”

“他奶奶的扮猪吃虎,扯呼!”

山匪高喊一句,愣是被顾倾城的目光盯得遍体发寒。

“我说过,今儿少一个都不行!”顾倾城挽着刀花,勾起嘴角的笑意。

“邪乎!”山匪头子吸了一口冷气。

就一条上天龙寺的山道,他们没有任何的选择,拿着砍刀嗷嗷的就朝着山上冲。

只是无论他们冲得多猛,顾倾城始终都在他们身上不过两步之遥的地方。

那长长的台阶,如今也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一个个拼了命的朝着上面逃窜。

“救命啊,有人杀人了!”

“来人啊,有没有人帮帮忙,拦住后面的疯婆子!”

“他奶奶的,说好是个外面养的野丫头,怎么凶起来,比我们还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