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云胡翠珍小说 木子云胡翠珍免费章节阅读

木子云胡翠珍小说 木子云胡翠珍免费章节阅读

木子云胡翠珍是作者佚名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下面看精彩试读!因为对手强大,木子云不得不选择蛰伏装作他人眼中窝囊废的样子入赘吕家,因此却被势力的岳母视为眼中钉。世人皆笑我窝囊,我笑世人看不穿;蛰伏方能重生,隐忍只为守护;触我逆鳞者,虽远必诛!

《废婿重生在豪门》 第12章 免费试读

洛城机场,木子云看到了洛夕的妹妹洛语,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洛语。

洛语比洛夕年轻三岁,可是满身的珠光宝气,让她变得更加显老,更加俗气,完全没有洛夕那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丽。

洛城旁边的那位大腹便便的男子,应该就是洛语的男朋友。明明才三十多岁,可是却是一副油腻中年大叔的模样,大腹便便,秃着个脑袋。

最让木子云受不了的是,两人偏偏在公众场合,大撒狗粮,好像一刻没有黏在一起,就会世界末日的感觉。

洛语仿佛也是得到了母亲的真传,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尖酸,刻薄,还有虚情假意。

抱着母亲说了一大堆想死了的话之才作罢,扑倒洛夕的面前,秀了一番姐妹情。

洛夕的反应倒是淡淡的,恰到好处。

对于这个妹妹,洛夕怎么都无法提起那份真挚的姐妹情。在过往的岁月里,她没给洛夕少留下阴影。

看着洛城旁边,一身休闲的木子云,洛语一脸的优越感:“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皮特,陈。米国牛井大学博士,花儿街著名的基金经理。”

胡翠珍一听乐得合不上嘴:“厉害啊,那一年得有好几十万吧。”

“几十万?妈你在开玩笑吧。”洛语嗔怪母亲道。

胡翠珍一脸震惊:“不是吧,难道还一百多万年薪?”

洛语噗嗤一笑:“妈,我们吕家好歹也是大家族,你的格局也太小了吧。一百多万,我告诉你,皮特。陈可是著名的基金经理,手上管理着几十个亿的资金,年薪有三百多万啊。”

胡翠珍激动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哎呀,厉害,厉害,真有出息啊。这才是我的好女婿啊。”

洛语一脸甜蜜,但是还在装:“妈,还没呢?人家还在考察呢?要是他表现不好,我可不想嫁给他。”

胡翠珍急了:“这么优秀的小伙,还考察什么呀。”

皮特·陈说话了:“阿姨,语儿说得对,我愿意接受语儿的考察。阿姨,您放心,我一定会让语儿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胡翠珍笑得满脸都是牙。洛语也是甜蜜地靠在了皮特·陈的身旁。

可是木子云发现皮特·陈的眼光则不老实地盯着洛夕,那眼神之中充满了震惊和迷恋。

本来就对这个皮特·陈不感冒,明明是大夏人,偏偏要取个洋名字。可是现在这番盯着洛夕,木子云看他就更不爽了。

这一边在和洛语秀恩爱,一边却对洛夕有着非分之想,这种人能好到哪里去。可是偏偏胡翠珍把他当做宝。

“哟,这不会就是姐夫吧。”皮特,陈看着木子云的眼神充满着一丝不屑和敌意。

什么叫不会就是?这话听起来就是在众人面前讽刺贬低自己嘛?

木子云刚想还嘴,一双温柔的小手挽住了木子云的胳膊:“没错,他就是姐夫。”

木子云的心里一暖,这还是吕洛夕第一次正式向人家介绍自己是她的老公。所有的不快立即烟消云散。

但是胡翠珍的打击立即马不停蹄地追随而来:“别理他,就那样一个废物怎么有资格当我的女婿?”

洛语的眼中竟然闪烁着一丝兴奋:“姐,多优秀啊,怎么会嫁给一个废物?妈,你开玩笑的吧。”

胡翠珍瞪了一眼木子云:“他连份工作都没有,整天里在我们家白吃白喝的,不是废物是什么?”

洛语的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哎呀,这倒真是可怜,姐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人,不过也没关系。到时候实在没工作,皮特·陈可以在他们公司帮他找个工作。”

皮特·陈面带难色地看着洛语:“亲爱的语儿,我们公司要求很高的,我怕他未必能胜任?”

“高级的工作他做不了,难道扫厕所等等保洁工作,应该还是可以的。”洛语带着鄙夷的笑容道。

皮特·陈会意地道:“这倒是可以。”

木子云冷笑道:“要我伺候洛夕,我做什么都愿意,但是别人恐怕没有这个资格。”

皮特·陈一脸地不满:“既然你不稀罕,那就算了,我们公司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进都进不了呢。”

洛语在一旁帮腔道:“是啊,人要有自知之明。什么马只能配什么鞍。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你不愿意就算了,省得让人知道皮特有个保洁的姐夫,丢人现眼。”

胡翠珍满脸恨铁不成钢:“真是扶不上墙的的烂泥,人家给你工作,你还挑三拣四,活该你找不到工作。嗨,我怎么这么命苦,摊上你这么个废物女婿。”

“妈,你们要是再这么说,我们就直接回去了。”洛夕实在听不下去了,有点气恼地道。只是这无名火多多少少也是因为木子云,但凡木子云争气点,自己也不会这样被人埋汰。

可是当洛夕转头看见木子云的时候,木子云却是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吊儿郎当的样子,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木子云看着洛夕那失落的眼神,轻声道:“洛夕,你放心吧,你老公绝对不是那些鼠目寸光的人所看到的那样,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洛夕的心里一暖,眼神之中闪烁着泪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公活得体体面面,风风光光的。但是随即,她的心里又有一丝歉意,每个人的能力不一样,总不能去苛求木子云。木子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洛夕,这不就是最难可贵的。人啊,真是一种复杂的情感动物。

吕荣光看着情绪有点尴尬,不由得插话道:“眼看着就要到饭点了,要不,我们就一起出去吃个饭,给洛语和皮特接风洗尘。”

如果是木子云,胡翠珍一定会骂骂咧咧地说,就知道吃。可是现在要给洛语和皮特接风洗尘,胡翠珍则是满脸欢喜地附和。

“那要去哪里吃,几年没回国了,这里的情况不太熟悉。”洛语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胡翠珍环顾四周,指着旁边的一家酒楼道:“要不,我们就到那里去吃吧。”

皮特·陈看了看,然后一脸挑剔地道:“那里的环境太差了,我们就去希尔盾餐厅吧。”

胡翠珍倒吸一口凉气,希尔盾可是洛城非常高档非常有名的餐厅,那里的消费贵死人了。

洛语一看胡翠珍的表情就猜中了母亲的心思:“妈,你就放心地敞开来吃吧。这顿饭由皮特买单。”

皮特·陈一脸得意地道:“是啊,你们放心吃吧,我来买单。吃饭就要到高级的地方吃,这样才符合我们的身份。”

胡翠珍和洛语笑得花枝乱颤,一脸的幸福。

木子云讪笑道:“确定要到希尔盾餐厅,听说那里很贵的。”

洛语不满地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说皮特请不起吗?”

胡翠珍在一旁帮腔:“你这样的穷光蛋当然请不起,人家皮特可是有身份的人,哪像你这个废物。今天就让你开开眼,什么叫有钱人。”

木子云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好吧,你非得装逼,我也不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