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谭小酌程远渡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完整版)谭小酌程远渡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谭小酌程远渡是作者快来打麻将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代言情小说。负债二百万的谭小酌为还债穿越到另一个时空假冒程远渡新娘替命不久矣的他治病,为了获得程远渡信任,花式讨好程远渡。程二公子虽心动,但为了媳妇儿不当寡妇,程二公子含泪送走谭小酌,寡妇后备军突然降级成了弃妇,谭姑娘恨得咬牙切齿,老娘要开始作天作地,让半条腿踏棺材里的程二公子离阎王爷更进一步。谭小酌:去回你们程二公子,其实酒楼的饭很好吃,工资待遇也不错,少夫人的位置我不稀罕。程远渡:咳咳,去告诉少夫人,爷今天来死给她看。可惜了,有我这个金手指在,你想死都死不掉。

《病娇相公套路多》 第5章 免费试读

程夫人和程勤忻等了好一会儿才见谭小酌蹦蹦跳跳从厅门走来,她这儿媳妇儿生得一副好相貌,眉眼弯弯,一看就是个爱笑的姑娘,只这一眼,程夫人就打心底满意。

谭小酌这人不认生,远远便瞧见了程夫人二人,直直奔过去就是一声脆生生的“娘!”

喊得程夫人脸上乐开了花,“唉!脩娘啊,快坐,饿了吧,来,来,快吃饭吧。”

“嗯!”谭小酌重重点头,拉着程夫人的手亲亲热热坐下了,顺手掏出了给程勤忻准备的礼物,“你就是勤忻吧,初来乍到也没什么好东西,这是送你的礼物~”

礼物是一只做工精美的木船模型,除了可以正常开合的门窗,船内茶具用品都是仿实物做的,当然不是她送的,而是临行前车主让她转送给自己儿子的。

程勤忻看见那小木船立马两眼放光,这是他梦想中的小木船,从未想过居然真的有人能做出来,对谭小酌的第一印象立马又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谢谢小婶婶!”

与程家人第一次见面,谭小酌成功获得全家认可,乐得不可开支。

而程夫人看见谭小酌与程勤忻相处愉快,更是欣慰无比。

她强迫程远渡娶妻,一则希望程远渡能为程家再留下一儿半女,兴旺程家,二则更是希望程勤忻日后有个依靠。谭小酌能跟程勤忻相处得好,她这颗心就放下了一半。

吃完饭谭小酌还挂着程远渡吃药的事儿,本来还想去道个歉抓紧时间培养友情,谁知程夫人一把拉着谭小酌,乐呵呵道:“走,娘带你去会会我在京城的姐妹们。”

说是去会姐妹,实则炫耀。毕竟那些个京城贵妇平日里没少说风凉话,话里话外都是程远渡命不久矣娶不上媳妇儿,如今她儿子不但娶上了媳妇儿,这媳妇儿漂亮又听话懂事,程夫人已经迫不及待了。

京城贵妇们大多比较闲,业余爱好最多的就是办各种聚会,程夫人原先都不爱去,但程家日渐衰落,为了程勤忻的将来,程夫人才去的勤了。

程勤忻自小没了母亲,自己又渐渐老了,日后有个什么都得倚仗婶婶。本来谭小酌和程远渡新婚夫妻应该多在一起培养培养感情,但程夫人怕程远渡时日无多,不趁早带着谭小酌打入贵妇圈,那程家最后一棵独苗苗就更没了依靠。

今天是武夫人家的宴,武夫人是当朝宰相的发妻,跟程夫人是发小,关系自然非同一般,老早就帮程夫人打点好了,请来的女眷都是非富即贵。

所以即便是程夫人已经把谭小酌精心打扮的一番,边疆来的谭小酌混在一群雍容华贵的贵妇们里,更像程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

“哟,早听闻程二公子娶亲,还以为是哪家的闺阁小姐,叫我和母亲眼巴巴的赶着过来看,不曾想原是娶了个丫鬟,也是程夫人宽容,特意带着出来见人。”

这人说话多损呐,程夫人当即脸就沉了下去。

谁知谭小酌更损,居然对着这女人作了作揖,“过奖过奖,”而后转头问程夫人:“娘,这是谁家下堂妇啊?没个十几年独守空闺的经验,都说不出那么尖酸刻薄的话。”

程夫人脸上一乐,立马笑出了声,“你这孩子净爱瞎说,这位是户部侍郎张子运家的儿媳妇儿,出嫁不过三年,她家夫君妻妾成群,热闹得很,哪里来的独守空闺。”

户部侍郎家的儿媳妇脸色立马难看了几分。

谭小酌长长哦了一声,赋诗一首,“闺中***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啊。张少夫人是京城人士,那么有文化,听得懂吧?”

张少夫人听完脸色更难看了几分,“看来程少夫人已然知愁,也是,听闻少夫人昨夜被二公子几度撵出了新房,当真是京城第一趣闻。”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谭小酌都想抽她一巴掌了,也不知这人是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脑子抽了,非得上她这里来找优越感。

“我跟相公新婚燕尔,有点儿闺房乐趣难免的,不像张少夫人和张公子,老夫老妻相敬如宾,叫人羡慕啊。”

那张家这两位何止是相敬如宾,只差跟仇人似的动刀动枪了,张少夫人面如菜色,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听说程二公子活不过明年,这闺房乐趣少夫人还是抓紧时间赶紧享受享受,日后成了寡妇也有个念想。”

这话说的,在场的人都变了脸色就是张夫人原本得意洋洋的表情,也瞬间凝滞住了。

程府败落了没错,但程家曾经那可是京城响当当的人物,程远渡更是为保家卫国,为皇帝挡刀才身负重任命不久矣,张少夫人拿程远渡短命说事,不是在打皇上脸吗。

谭小酌眼睛都瞪大了,这人真不是一般的缺德,净找人痛处戳。

“你才短命呢!我家相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呵呵。”张少夫人笑得张狂,“难不成程家不曾告知你程二公子已然病入膏肓?这可是骗婚呐。”

“你!”谭小酌第一次语塞,说程家告诉她了,那就是承认程远渡病入膏肓,说程远渡没有病入膏肓,等于就是认同了程家骗婚。

谭小酌没忍住,一巴掌呼张家少夫人脸上了,“你才骗婚呢你个缺德玩意儿!张家娶你的时候知道你心狠嘴碎吗?!你长得跟头老母猪似的,要相貌没相貌,要德行没德行,不是骗婚你嫁得掉?!”

平生第一次被打,张少夫人愣住了,冲上去就要手撕谭小酌,谭小酌哪是这么好欺负的,毫不犹豫扯着她头发就用力拽,程远渡再怎么欠抽那是她的事,对外他们就是夫妻一体,怎么能让外人去贬低他呢。

“告诉你,我相公那是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

张少夫人也想去揪谭小酌头发,哪知她手才蹭到谭小酌,一颗不知道哪来的石子儿就擦着手背过去了,细嫩的手背立马擦出一条血痕,火辣辣的疼。

“我相公文武双全!”张少夫人缩回手护着头发不甘示弱。

“我相公神威能奋武,儒雅更知文!”

“我相公貌比潘安!”

“我相公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我相公家财万贯!”

程家可能没那么有钱……谭小酌滞了滞,“我,我…你相公家财万贯,所以金屋藏娇,他文武双全用在了别的女人身上,他貌比潘安也不是你夜夜能看,他家财万贯可有用在你身上?你,你骄傲个屁啊!”

句句戳人痛点,张少夫人徒然失了力气。

边上的贵妇们都看得傻了眼,被这张泼妇当街撕逼惊得半晌说不出话,还是武夫人上前打了圆场。

程夫人满意的缩回手,丢掉手里的小石子儿。

虽然不会武功但她这儿媳妇儿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程夫人剩下半颗心也总算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