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阳廖凯小说在线阅读 易阳廖凯最新章节目录

易阳廖凯小说在线阅读 易阳廖凯最新章节目录

易阳廖凯是作者一念春秋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文中易阳廖凯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这份情,易阳死死地记在心中,要千倍收益。“相信我。”易阳说道。“好,小少爷,我在家做好饭,等您回家。”张福用心点头,开口说道。“领路。”易阳目光锁住在了眼前廖凯身上,开口说道。

《高手下山:开局就和女总裁同居》 第2章 休了 免费试读

“退婚?”陈祸眉头一挑,不禁有些乐了。

他此次下山,本意就是去找未婚妻们退婚的。

没曾想,还在火车上,就来了个陈锦绣。

挺省事儿啊!

刺啦!

一份婚书,在陈锦熙的手里,被撕成了碎片。

“你,有意见吗?”

不等陈祸说话,旁边的李绣儿就嘲笑道:“他能有什么意见?就他这种乡巴佬,休了他,他还能怎么着?”

“陈祸,你不是很嘚瑟吗?怎么不说话了?”

“你以为,有份破婚约,陈统领就非你不可吗?笑话!”

周围众人也是一阵唏嘘。

虽说换做任何人,恐怕都会觉得,陈祸配不上陈锦熙。

可被女方直接毁了婚书休了,无疑是一种巨大的羞辱!

“我自然没什么意见!”陈祸却是一脸淡然,耸了耸肩,“不过,婚事向来以男为主,要退婚,也是我退!回家等着,改日我亲自登门退婚,把你休了!”

“什么?”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傻了眼!

谁也没想到,陈祸会语出惊人。

竟然要反过来,亲自登门退婚!

要知道,那可是一战封神,最新一代的女战神啊!

他要休了女战神?!

“混账东西,你找死!”

李绣儿勃然大怒,一拳就要砸过去。

就连一直神色如常的陈锦熙,眼眸中也是闪过了一抹恼怒,但很快就压制了下去:“绣儿,退下!”

“陈统领,这个陈祸,实在太过分了,不给他点教训,他根本就不识好歹!”

“一介匹夫,不至于!”陈锦熙看向了陈祸,“你确定,要登门退婚?”

“自然!”

“很好,我倒是有些期待了!”陈锦熙扬了扬柳眉,“我,等,你!”

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陈祸忽然说道,“陈锦熙,要是我没搞错的话,当初定下婚约的时候,有一枚子玉作为信物!既然你我都不认同这门婚事,是否该把信物退还给我!”

“玖龙子玉?”陈锦熙闻言,脸色顿时变了变。

若是什么钱财之物,她倒是无所谓。

可那件东西,据她所知,来历不凡,甚至背后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在没有搞清楚之前,就这样交出去,她实在不甘心!

“陈祸,既然婚事还没说清楚,婚约就还在!等你什么时候登门,把事情了了,我自然会把东西退还给你!”

“真麻烦!”陈祸撇撇嘴,叹了口气。

还以为顺便可以把陈锦绣这门婚事退了,拿到子玉,结果白搭。

还是得亲自跑一趟!

算了算了,反正中州市除了陈锦熙,还有另外两个未婚妻。

先把她们搞定再说!

“气死了,气死我了!”另一边,李绣儿差点没炸毛,“陈统领,我就不明白了,这小子如此张狂,还当众羞辱你,你怎么就轻而易举的放过他了!”

“像他这样的,不让他脱层皮,我都咽不下这口气!”

“绣儿,记住,将君有剑,不斩苍蝇!无赖小民,有什么可计较的?”陈锦熙摇头教训道,“更何况,他不是扬言要登门休了我吗?有机会的!”

“是哦,只要他敢登门,我们有一百种方法,让他怀疑人生!”李绣儿眼睛一亮,恍然大悟。

“行了,快到站了,该办正事了!”陈锦绣打断道。

可不知为何,原本始终平静无波的心绪,却夹杂着一丝不忿。

是因为陈祸的挑衅吗?

大概吧!

……

中州市。

地处中东,在母亲河的孕育下,不知道诞生了多少名流。

其中周家的周老爷子,就属其一。

周老爷子出身寒门,却凭一己之力,白手起家。

最巅峰的时候,财富几乎占据了中州的半片江山。

所以也被人称为周半城。

只可惜,早在十年前,周老爷子突发大病,险些丧命,后遇到高人,才勉强捡回了一条命。

也正是因为那次大病,导致周家失利。

从原本的顶流家族,逐渐衰落。

如今只能勉强跻身一流,甚至连很多二流家族都比不上。

而就在前不久,周老爷子旧病复发,再次陷入险境。

以至于整个周家大院,都是愁云惨淡,神色匆匆。

“小姐,外面有个叫陈祸的,说是找老爷子有事!”这时候,一个下人快步走到了周家大小姐周沐清跟前,说道。

“陈祸?”周沐清柳眉一皱,“怎么没听过这么个人?难道是来给爷爷看病的?先叫他进来吧!”

很快,一道身影,就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打补丁的裤衩,发白的T恤,以及那略带玩世不恭的年轻面孔,让周沐清顿时俏脸一沉。

就这?

该不会是走错门了吧?

“你确定,你能给我爷爷治病?”

“治病?”周沐清打量陈祸的同时,陈祸自然也在打量她。

一袭白色的长裙,气质脱俗。

肌肤如雪,五官精致。

好一个小仙女!

该不会这就是和自己有婚约的周家大小姐吧?

不过,还没来得及都想,陈祸就被周沐清的话给问住了,一脸懵比道:“治什么病?给谁治病?”

周沐清闻言,脸色更难看:“你不是找周老爷子有事吗?难道不知道他病了?”

“周老爷子病了?我不知道啊!”陈祸摇头。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周沐清没好气道。

“是这样,我手里有份婚约,想找周老爷子……”

“什么?婚书?”

这回轮到周沐清懵逼了,她接过婚书,打开一看,肺都要气炸了。

上面的的确确写了一份婚约,可却是她的名字。

而且,落款还是爷爷的签名!

开玩笑,这怎么可能!

她从小到大,连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谈过一次,就冒出个婚约来?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愤怒的同时,周沐清算是明白了。

眼前这人,压根就是个骗子!

啪!

她一把将婚书甩了回去,黑着脸道:“死骗子,要是换做平常,本小姐非得让你吃点苦头!但我现在没心情,马上给我滚!”

“都现代社会了,居然还用这种老掉牙的方式行骗!”

“你以为,本小姐是傻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