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林李天鸿小说全文 杨林李天鸿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杨林李天鸿小说全文 杨林李天鸿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杨林李天鸿是作者柳青候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下面看精彩试读!睁开眼,杨林发现自己重生到了1999年,那个遍地为宝,古玩刚刚兴起的年代……秦砖汉瓦战国玉,两晋风流名士贴,唐刀宋画元青花,明清皇陵排排坐,古今上下五千年。凭借前世几十年的经历,捡漏,鉴宝,寻珍……他杨林,这一世就是古玩界的唯一至尊!

《重生捡漏大师》 第5章 免费试读

“你是博物馆馆长儿子,肯定对古玩很精通吧?”车上,女孩柔声提问。

杨林微微一愣,点头答道:“还可以,很少打眼。”

闻言,女孩秀眉微皱,没再说话。

美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鄙夷。

她虽然不是文博圈内人,但也经常听父亲说,古玩这行就没有人不打眼的。

哪怕是圈内泰斗,全国闻名的大人物,也不敢说不打眼。

这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竟然这么大言不惭,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低调,光吹牛了。

看来表面的气质,并不能代表内涵。

对这种嘴上跑马,说话高调的人,她连名字都没兴趣再问。

一路驶到院内主楼门口停下,才再次开口:“我爸就在楼上,走吧。”

两人开门下车。

脚还没站稳,便听大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李玟,真是巧啊,我刚来你就到了。”

紧接着,一名西装革履,头发打满摩丝的男子,面带谄媚迎了过来。

满含敌意朝杨林瞟了一眼。

女孩见到他,眼中露出厌恶之色,冷声说道:“张阳,我拜托你下次别再这么假行吗?”

“故意在这等我就等我,非得装成偶然碰上,恶不恶心你。”

男子被训的满脸通红,还得陪着笑道:“我来是有正事,这不正好李叔说他前两天刚得了宝,让我来掌掌眼。”

“真不是故意想烦你。”

“对了一会有空吗?我定了个餐厅,想请你吃顿饭。”

李玟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拒绝:“没空,我正好这个博物馆馆长儿子去见我爸。”

“你们俩个都对古玩感兴趣是吧,一起吧。”

“原来是博物馆馆长儿子,失敬失敬。”张阳闻言,假惺惺打了个招呼,眼中敌意更浓了。

什么博物馆馆长儿子,以前听都没听过,恐怕来这聊古玩是假,也是冲着李玟来的吧。

他苦苦追了李玟两三年,连手都没牵上。

这小子竟后来居上,跟她同乘一车。

刹那间,心里的妒忌就开始飞速膨胀。

于是暗下决心,得想办法让杨林在未来岳父面前,出个大丑。

五楼,总经理办公室。

装修的古色古香,墙面上用小叶紫檀做的博古架,里面放满了瓷器、玉器跟各式佛像。

虽不富丽堂皇,但却彰显品味。

不愧是浸淫古玩多年的大玩家,这一屋子东西,放到外面能馋死不少人。

李天鸿端坐在黄花梨大椅上,把玩着手里的五彩盖盒,眉眼闪着喜色。

咚咚咚……

这时,门被敲开,李玟带着杨林张阳二人,走了进来。

杨林一眼便瞅到李天鸿手里的盖盒,瞳孔微缩,心里暗道果然不假。

史正青之所以请人高仿,就是因为把真品卖给了李天鸿,又怕自己父亲看出来,干脆先下手为强来个栽赃嫁祸。

只要说动李天鸿,出面做证,谎言便不攻自破。

“这是?”李天鸿此颗也看到了杨林,满脸疑问。

“爸,你不认识他?他说自己是博物馆副馆长儿子,来跟你聊古玩的。”李玟美眸满是讶异:“我还当是你请他来掌眼的呢。”

“呵呵,无名鼠辈跑来跟李叔套近乎的吧?”张阳闻言立刻添油加醋讽刺道。

还以为是个竞争对手,结果却是个路人甲。

心里竟暗暗有些失望。

“原来是杨副馆长家的少爷,跟你爸长的还真有点像,来来来请坐请坐。”话音刚落,便听李天鸿客气说道。

这句话,无疑是记无形的巴掌,狠狠扇在张阳脸上。

让他脸上的得意,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李总无论是事业还是兴趣,在秦远市都是鼎鼎大名的存在,我爸也经常提起你。”杨林看都不看张阳一眼,走到李天鸿对面坐了下来,大方回应道:“我叫杨林,今天来是想找李总谈笔生意的。”

“哦?找我谈生意?你快说说。”李天鸿闻言两眼放光。

他两天前刚从史正青手里收了这个五彩盖盒,现在博馆长的公子就找上门要做生意。

除了古玩,还能有什么生意?

这些年,市面上的好东西基本都被人捡光了,小漏偶尔捡上一两件,也都没太大意义。

倒是博物馆馆藏的珍品,样样都让他心痒难耐。

要是能再得几件……

想想都美。

“我这个生意,恐怕不宜有外人在。”杨林这才回头瞟了眼张阳。

李天鸿立刻心领神会,脸色一正,对李玟吩咐道:“丫头,你先替我带张阳在厂里逛逛。”

“等我们聊完了再回来。”

张阳一听这话,没有半点不乐意,反而眼里掩不住的欣喜。

能跟李玟单独逛逛,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可惜,李玟压根就不想跟他逛,当场拒绝:“爸,我让助理带他逛,我想听听你们的生意。”

说完从包里拿出MOTOA6188手机,叫来助理。

张阳的脸立刻就塌了下去。

咬牙切齿瞪着杨林,恨不得抽他两个耳光。

本可以跟李玟共处一室,却被杨林一句话给打发走了。

心头恼怒,暗骂道:“小杂种,你坏我好事,给我等着!”

表面上却只能任由助理带着,离开办公室。

“说吧,要跟我做什么生意,这里现在都没外人。”李天鸿等张阳离开,让女儿给杨林泡了杯茶,压抑着兴奋,缓缓问道。

他是个热爱古玩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在秦远文博圈以玩家身份打出名气。

只要一沾到古玩,心态立刻就恢复成了一个纯青少年。

“我知道桌上这件五彩盖盒是史正青卖给你的,我想用东西换它。”杨林开门见山,直接了当说道:“这件盖盒,是市博物馆的,不是私人的。”

“任何人私自出售都是违法,卖给了你就是在害你。”

“一旦公安局查出来,你必会受到牵连。”

“于你于我,都是好事。”

李天鸿是个生意人,家产在整个秦远市都能排进前五。

跟史正青又是朋友,想要让他直接出面作证是不可能的事。

谁也不会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亲口说出盖盒来历,并且从他手里把盖盒拿回来。

为此,他在到达厂门口开始,就把在学校借的同学的录音笔已经打开了。

有备而来!

李天鸿本来满脸笑容,但听到这话,笑容立刻就消失了。

慢慢变的难看起来:“我当你要跟我做什么生意,原来是打我宝贝的主意。”

“刚才那些话,是你爸让你说的吧?”

“不好意思,不换。”

“请回吧,小玟送客!”

几句话,斩钉截铁,毫无顾忌。

这一刻李天鸿展现出来的才是真正纵横商场的气势,根本不给杨林半点机会。